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二十一章 二月三十一日
    格林德沃在柜台边上擦拭着酒杯,目光不时会飘向门边,似是在等待着什么的样子....

    此时的飞蜥蜴酒馆空无一人,一片寂静的酒馆内只有着时钟指针跳动传出的咔嚓声.....

    【2月31日】

    ‘明明昨天还是十月份的....’格林德沃在内心中无力的吐槽着。

    忽然,一个白发少女从门口试探性的将脑袋伸了进来,在环顾一圈看到格林德沃的身形后立刻便露出了开朗的笑容,跳着欢快的舞步到了柜台的边上。

    格林德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闭着眼睛轻声说道:“这里可不是你一个小姑娘应该来的地方。”

    但就连格林德沃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语气头一次变得....‘温柔’了起来。

    少女朝着格林德沃吐了吐舌头“反正今天也不会有别的客人来的。”说着还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根魔杖调皮地戳着格林德沃脸颊。

    “我还以为会是个老太婆....是变形咒吗?”格林德沃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之后,轻轻拍开了魔杖。

    ‘所以说是来摧毁我这个魂器的吗?’

    “我可是听得到的!偷偷议论女孩子的年龄可是大忌,可爱的女孩子年龄永远是18岁!”少女叉着腰站在了座椅之上,鼻子高高扬起地说道。

    格林德沃的嘴角微微抽了抽,选择了双手交叉趴在柜台上仰视少女....

    “裙底看到了,是猫头鹰图案的。”

    “!!!”

    少女顿时羞红了脸,腿一软并排跪坐在了椅子上,手不断地摆弄着裙角....

    “你要是想看的话.....”

    格林德沃见此赶忙打住“你是来找这个东西的吧。”说着格林德沃从内衣口袋处将那本跟随了自己十余年的笔记本取了出来丢在了柜台上。

    随后便一副‘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的神情趴在了柜台上。

    ‘打不过的,直接投降吧,说不定还能被放一马。’

    少女在接过笔记本翻阅了几页后,一脸茫然地看向了格林德沃,一脸呆萌的问道:“这就是你们的菜单吗?怎么里边写的都是魔法笔记??”说着嘴角还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了一点。

    格林德沃就那样趴着和少女对视着....两人的眼中此时都充满了大大的‘?’。

    格林德沃在确认自己安全之后迅速将魔法笔记放回了内衣口袋之中,并用魔杖在上面下了N层的防护咒语,随后才一副‘活过来了’的神情长舒了一口气。

    “请随意点单,今天您的订单我请了。”格林德沃双手捧着菜单递到少女的面前,还90°鞠躬着....

    不知为何此时的格林德沃并没有舍弃尊严的羞辱感,反而觉得....有一点莫名的开心和怀念。

    “这还差不多....”

    少女接过菜单后,从第一页翻到了最后一页,又从最后一页翻到了第一页....

    如此反复了数遍之后,少女微微红着脸地说道“你给我推荐吧。”

    看来是看不懂那些鸡尾酒天马行空的名字....

    格林德沃在上下打量了少女一番后,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后....

    ‘嗯,平的。’

    “推荐牛奶...”

    少女额头青筋暴起,手掌拍打着柜台玻璃怒吼道:“鸡尾酒啊!我说的是鸡尾酒啊!还有你刚刚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说完还一脸生气的将手背到了身后....

    看来应该是拍疼了。

    “其实牛奶更好点才对....”在感知到某种若有若无的杀意后,格林德沃连忙制止了碎碎念,并在一番被迫严肃且认真的思考后说道“我觉得血腥玛丽不错。”

    “那寓意呢?不是说每个鸡尾酒背后都会有着自己的一道寓意吗?”少女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副准备好听故事的神情。

    在意识到自己作大死后的格林德沃咽了咽口水,但又迫于少女那期待的眼神....

    格林德沃的眼睛飘向了远方,一副心虚的样子“永葆青春的吸血鬼....”

    不出格林德沃意料的,菜单在视野中迅速放大着,随着‘啪’的一声砸到了自己的脸上留下红红的印记....

    格林德沃一副吃痛的样子不断摸着被菜单砸出的痕迹,但心里却在庆幸着:

    ‘苦肉计就是好用,要是刚刚放了防护咒语的话,飞来的可能就是阿瓦达之类的什么了。’

    “我说了多少遍少女的年龄是不能提的!”

    在少女叹了口气后,一副早就预料到的样子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小纸条丢在了桌子上,随后便一脸气愤第将头撇向了一边.....看来是提早做好功课了。

    【玛格丽特】

    格林德沃看到这个鸡尾酒的名字稍微愣了愣神,随后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向了少女....

    在得到了确认的眼神后,格林德沃将一杯,杯角处沾满了雪盐还散发着浓烈柠檬汁清香的淡蓝色鸡尾酒从柜台底下拿了出来....

    这是格林德沃某一天走神的时候无意间做出来的,在那之后便鬼使神差的保留到了现在....好在这里的柜台是有着永久保鲜的魔咒的。

    少女在轻抿了一口后,一副忧愁的神情,缓缓说道:“玛格丽特是为了纪念死于意外的爱人而发明的,盐代表了他的眼泪,柠檬汁代表他酸苦的心....”说着少女的眼角还泛起了一丝的泪光。

    “要是受不了柠檬汁的酸味你可以不用强逼着自己喝下去的。”

    就在少女羞愤地要将杯中的鸡尾酒泼到格林德沃身上的时候,却忽然停顿了手中的动作,然后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你果然还是和一百年前一样啊。”

    听此格林德沃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自己或许没有之前的记忆,但却并不能阻止自己意识到自己与身前之人曾经的关系。

    “我叫爱丽丝,你呢?”

    “格林德沃。”

    “噗嗤,只有姓氏没有名字,你好奇怪啊....”

    “你不也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吗?”

    至少在此时,在这个酒馆内,没有什么奴役人类的邪恶愿望,也没有守护世界的责任,有的只有一对曾经相爱的情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