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二十章 深潜者占卜师
    格林德沃从博金-博客魔法店出来时,相较于之前只是多了一块挂在上衣口袋处,做装饰用的挂坠时钟罢了。

    而就是这个小小的时钟,就让格林德沃从坐拥数万金加隆的小土豪再次回到了最开始那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格林德沃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钱财的流失,只是一边在小巷中走着一边在反复思考,店长所说的那个无法描述的雕像到底是什么。

    所幸因格林德沃近些日子高调的处事风格,使得‘小魔王’这个名声已经在翻倒巷内传播开来,省去了不少被打扰的时间....

    就在翻倒巷所有人见格林德沃都远远避开的时候,一个身披斗篷,将自己整张脸都遮盖在兜帽下的老妇人忽然从拐角处冒了出来。

    老妇人一把抓住格林德沃的胳膊,将格林德沃拉入拐角中。

    而随着格林德沃的进入,那个拐角也随之消失不见.....

    ‘黏滑的触感?’

    格林德沃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老妇‘人’,在短暂的思考后选择放下了手中的魔杖。

    在格林德沃的感知中,此时眼前这个老妇人周围散发着浓烈到如同实质的,让自己充满强烈熟悉感的气息....

    而随着那股气息的加剧,格林德沃能感到自己破碎的灵魂开始止不住的共鸣了起来....

    不论是属于‘人类’的那部分理智,还是属于‘怪物’的那部分疯狂,此时都在渴求着那股气息。

    此时那个老妇人忽然松开了拽住格林德沃的手,低着头转过了身来。

    不知何时起,老妇人此时手中已怀抱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

    老妇人忽然没来由地询问道:“您知道占卜和预言的区别吗?”

    老妇人的声音十分的粘稠和低沉,就像是沼泽中不断冒出的气泡一般,让人感到不适与诡异....

    格林德沃摸了摸下巴后,嘴角微微上扬。

    “宏观和微观的区别吧。”

    格林德沃在‘看’着眼前的老妇人,而老妇人此时也在‘看’着水晶球的格林德沃....这是一场挑战,占卜师对预言家的挑战。

    各种毫无关联的景象在格林德沃眼前闪过....

    深海中宏伟的城堡,海边残破不堪的渔村,一个妙曼的少女,一个有着腮与鱼鳞的怪物....

    突然一个景象从格林德沃的面前闪过,那是一根魔杖,一根没有完成的魔杖,一根接骨木材质的魔杖.....

    “您的预言能力实在令我感到佩服,尊敬的前任黑魔王盖略特·格林德沃先生。”

    老妇人脱下了那个兜帽....那是一张令人作呕的面孔,如同鱼一般没有眼睑并向外凸起的眼球,扁平且蔓延到耳朵根部的嘴唇,向外不断冒着半透明粘稠液体的鱼鳞皮肤....

    ‘深潜者?’

    不知为何,这类生物的名字就这样无端地出现在了格林德沃的脑海中....

    “是你偷走了那个雕像吗?”格林德沃皱着眉头问道,一想到刚才是这样的生物抓着自己的手臂,格林德沃就感到胃里一阵翻滚。

    老妇人连忙一阵摇头,生怕自己因一时的误会而冒犯到眼前之人,赶忙解释道:“格林德沃先生,我只是一个即将归乡的占卜师罢了。”

    说着还将自己的头低下去了几公分,以显示自己的谦卑与尊敬。

    “归乡?”不知为何,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格林德沃的脑海中本能的再次浮现起了罗德脑海中的那片平静的大海。

    “您过些日子便会明白的,而我只是想要在归乡前,为一个传奇的诞生做一次占卜罢了。”老妇人的眼中尽是狂热之色,有对即将回归家乡的兴奋,也有在为这次占卜而感到狂喜。

    随着黏着在水晶球上的黏液愈发浓厚,老妇人脸上的狂热之色也愈发的浓烈....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老妇人此时突然松手,水晶球摔落在地上化作了一地的玻璃碎屑,鱼鳍状的手掌不断地在脸上抓挠着...

    “好恶心....”格林德沃一脸嫌弃地朝后退了几步,甚至心中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来到这个小巷子里。

    “您在寻找一个东西,一个原本属于您的东西,一个与您有着相同本源的东西....”老妇人的手指开始朝着眼球刺去,绿色的血液结合着半透明的液体流出。

    老妇人似乎是感觉不到眼球被刺破时的疼痛,语速愈发加快着“您现在被错误的诱饵引向了错误的方向,但请放心,这条错误的道路依然会将您引向正确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那个雕像不是我要找的东西?”

    老妇人并没有理会格林德沃,而是在原地愣神了片刻,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然后忽然朝着格林德沃扑去。

    “另一个寻找者!你要小心,还有人和你一样在找寻这些物品!”

    就在格林德沃本能的要掏出魔杖反击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忽然开始扭曲了起来....

    一眨眼,格林德沃便来到了人群密集的街道上,四周的人此时正用着诧异的眼神看着格林德沃....显然,从周围人看来,格林德沃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格林德沃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后重新将魔杖放回了口袋,融入了不断流动的人群内,但思绪仍旧沉浸在方才的那番对话之中....

    ‘也有别的人在寻找魂器....要除掉我的人?可能性不高....’

    突然格林德沃似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猛地停下了脚步。

    ‘是别的已经复活的魂器!’

    但这样的消息对于此时的格林德沃来说却是雪上加霜,毕竟....融合其余的魂器的本质便是‘吞噬’,也就是说,一场不清楚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的狩猎正在悄然上演着。

    ‘不论复活的那部分是魔力还是记忆,对于只有着天赋的我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格林德沃咬着下嘴唇不断思考着对策,血液不断地从嘴唇边流出。

    突然,格林德沃忽然一个踉跄,有人从后边撞到了格林德沃...是一个戴着眼镜,气质有着些许怯懦的小男孩....头上还有着一道闪电状的疤痕。

    小男孩的眼镜已经因为刚才那一下碰击摔在了地上,布满了裂痕。

    但就算是这样那个小男孩仍是一副充满歉意的样子“对不起,先生。是我走路的时候没看清楚....”

    “没事。”说着格林德沃还用魔杖轻轻点了一下小男孩的眼镜。

    “谢....”就在小男孩刚要道谢的时候,便发现眼前的人早已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对了,我这次出来是要出来找邓布利多校长的!邓布利多校长怎么会突然逃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