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十七章 ‘核善’.jpg(求收藏)
    飞蜥蜴酒馆位于翻倒巷内最危险最隐蔽的角落,这个地段是整个翻倒巷失踪率最高的‘死亡之地’,但唯独飞蜥蜴酒馆是个例外....

    无论你是在被追杀,被追捕,甚至据传说就连你将被死神所带走,只要来此处,便能获得暂时的安全。

    飞蜥蜴酒馆并非是像巫师界其他的酒吧或是酒馆那样充满汗臭味与吵闹声,出乎意料的,飞蜥蜴酒馆充满了麻瓜世界的.....‘现代风格’.....

    大多数来这的巫师都会选择点上一杯特制的鸡尾酒,在柜台边上或是一些角落的位置,独自饮上一杯来缓解心中的苦闷。

    格林德沃此时正穿着着一身修身款式的小西装,摇动着手中的调酒瓶....

    忽然这时飞蜥蜴酒馆的玻璃门却忽然被一个壮汉一脚踹开,网状的裂纹迅速蔓延开来,好在玻璃门守住了最后一丝底线,没有破碎在地上。

    显然,他是第一次来飞蜥蜴酒馆.....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那个壮汉一把拉开了一个坐在吧台边上的黑巫师,豪迈地喊道“给我来一杯啤酒!”

    在飞蜥蜴酒馆不得闹事,是这里客人中不成文的规矩,不论你是魔法部的调查人员,还是巫师界的通缉要犯在这里,皆是如此。

    而那个被拉下来的巫师此时正幽怨地看着把自己拉下来的壮汉,原本在品味的鸡尾酒也洒了自己一身。

    那个壮汉一脸凶狠地盯着那个巫师,指了指一旁墙上的通缉令。

    【彼尔德·考克:残忍地杀害了一个麻瓜家庭。1000金加隆。】

    “信不信我把你的头拧下来?”考克显然把那副通缉令当成自己的荣誉勋章一般的存在,耀武扬威着。

    那个黑巫师此时也只得灰溜溜地坐到离着稍远点的地方,目光却始终聚焦在考克的身上。

    格林德沃保持着服务人员那种特有的微笑,从始至终都只是在一旁围观着。

    “先生,一杯麦芽啤酒1金加隆3银可西。”格林德沃眼睛微眯,轻声说道。

    考克一巴掌拍在了玻璃柜台上,站起身怒吼道“**,这么贵!?”

    显然,这个柜台也和那个门一样承受不住考克的暴力,出现了蛛网状的裂纹.....

    “先生,我们酒馆因为地段特殊,进货成本居高,所以价格会稍贵,请您见谅。而且我就一新来的,价格这种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格林德沃的魔杖此时正不断摩擦着格林德沃背在身后的小臂,渴望着将眼前这个人撕成碎片。

    考克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金币摔在了柜台上“切,不用找了,多的给你当小费。”

    “先生,还差998枚金加隆。请您先支付损坏物品的费用。”

    格林德沃说着还故意将眼神撇向了一旁考克的通缉令,加起来正是1000金币。

    “你....那我自己修总行了吧!”直觉让考克并没有立刻爆发,而是选择掏出魔杖念动起了修复咒语。

    “咒立停。先生,请支付维修费用。”

    被打断魔咒的考克此时额头青筋暴起,起身一巴掌拍碎了柜台的玻璃,怒吼道:

    “你小子就是在找茬是吧!?”

    而此时酒馆内其他大部分巫师都以一种看热闹的眼神看着考克,议论的同时还在偷偷下着注....

    格林德沃还是那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微笑,礼貌地说道“先生,请问您是打算在这里闹事吗?”

    一条由蓝色火焰组成的毒蛇不知何时已经缠绕在了考克举起魔杖的那只手臂上,不断吐着舌芯发出嘶嘶的响声。

    事到如今考克哪能忍得下这种挑衅,不顾手臂上毒蛇的撕咬与灼烧,将魔杖对准了格林德沃....

    “粉身碎骨!”

    考克手臂上的毒蛇体型瞬间暴增,变成了一条体型在两米以上的巨蟒,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考克的手臂被以一种违反人体的姿势对折向了自己。

    蓝色的光芒从考克的魔杖尖端喷出,考克的右腿顿时就像是破碎的气球一样炸裂开来,血肉飞溅得到处都是....

    格林德沃蹲下身,揪住考克的头发将其整个人拎起,礼貌地询问道:

    “损坏物品共需赔偿1000金加隆,清洗费共需4000金加隆,外加上你袭击我个人的心理损失费5000金加隆,共计1w金加隆。刷古灵阁魔法卡还是现金?”

    “魔鬼....”考克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格林德沃用魔法封住了嘴巴,只能在地上无力地挣扎着。

    “萎缩的头颅500金加隆,枯萎的人手2个800金加隆....”

    就在这时,刚刚那个显得怯懦的黑巫师却站了出来....

    【沃特·罗德:多次使用人体器官以及活人使用黑魔法仪式,杀害3名前往调查的傲罗,极其危险。5w金加隆。】

    “不用算了,这里是15000金加隆的小费....我要活的。”

    说着,一张古灵阁的魔法卡便飞入了格林德沃的上衣口袋中.....

    “谢谢这位客人的小费,保证每一个飞蜥蜴酒馆的生命安全本就是我的职责之一,请这位客人放心....”

    说着,地上试图爬着逃走的考克就被一股透明的巨力拖着,关进了最角落不起眼的铁质衣柜中。血液不断地从抖动挣扎着的衣柜内流出.....

    而这样的衣柜,还有着9个....

    格林德沃对着酒馆内的其他客人充满歉意地微微一笑,说道:

    “各位客人,对于刚才的突发情况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为了补偿大家,大家手中的这杯酒都算在我头上吧。”

    要知道,大部分客人手中的那杯酒都有着不菲的价格,更有甚者炼制一个月魔药只为了来这里好好享受一次,而这样的情况当然也换来了酒馆内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格林德沃!”

    说着还隐有要和格林德沃碰杯庆祝的迹象....

    “咳咳咳。”格林德沃轻声咳嗽,打断了大家的欢呼声。

    蓝色的火焰将依附在地面与墙壁各处的血肉吞噬殆尽,蓝色的火光映衬着此时格林德沃此时和善的笑容,显得格外的诡异....

    “如果各位以后有什么仇家什么的呢,都可以带到飞蜥蜴酒馆来,有时候一杯酒往往能解决很多的问题。当然.....请别忘了我的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