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十五章 幽灵保罗
    此时的教堂没有了格里西斯神父的打理,已经变得满是灰尘,再加上前些日子还有些暴民来这里酗酒,此时的教堂已再也看不到往日的神圣。

    一团金沙从格林德沃的魔杖尖端喷出,弥漫在整个教堂的空气中。

    此时的教堂内部一切的物品都被镀上了那一层金色,显得无比的炫丽与富华。

    而随着金沙的不断融入,教堂的神像和圣水池开始散发出了阵阵金色的光芒....

    “看来就是这了。”

    格林德沃走到圣水池旁,利落地划开了自己的掌心,鲜血不断地滴入圣水池中,刹那间圣水池中的圣水便变得漆黑一片....

    但是周围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格林德沃微微皱了皱眉,将魔杖对准了自己的眉心,在一番思索后,一团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丝线被从格林德沃的脑袋中抽出。

    “这段记忆其实我还想留着反复品味来着。”格林德沃撇了撇嘴,将那团丝线置入了池中。

    格林德沃踩碎迪克头颅的画面出现在了圣水池中,圣水池中的圣水也随之逐渐恢复了清澈。

    一声巨响传来,神像缓慢地向着侧边滑动着,一个通道出现在了神像的后方。

    “还真是充满恶趣味的开启方式。”

    随着格林德沃的进入,神像也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位置,教堂也再度恢复了原本的神圣与不可侵犯.....

    穿过阴暗狭小的通道,格林德沃来到一个并不宽敞的空间内——仅有大概10X10X3的狭小空间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奇异植株,看来这里曾是个魔药学家的储藏室。

    虽然大部分植株都已因为无人照料死去,但植物的死亡,对一位巫师来说并不是什么让人头疼的问题。

    “怎么又是地下室....”

    就在格林德沃吐槽的时候,地下室中心的长椅却忽然摇摆了起来....

    “阿瓦达索命!”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格林德沃出手便是不可饶恕咒。

    在这种狭小的地方任何破坏性的咒语都可能导致自己和敌人的同归于尽,唯有无声无息还能直毁灵魂的阿瓦达索命能在这种狭小的战斗中起到作用。

    绿色的光芒闪过长椅瞬间便化作了一团朽木破碎在地上,长椅的后方并没有任何人影....

    忽然一阵大小声从长椅出传来

    一个半透明的老者凭空出现在了格林德沃的面前“很好,看来你不是那些追查到这的傲罗!”

    格林德沃又是一道阿瓦达索命,却直接穿了过去,看来并非是幽灵鬼怪一类,仅仅只是个魔法投影....

    “嘿嘿嘿,如此果断地使用阿瓦达索命,还能来到这里,你手上应该沾满了鲜血吧。”

    格林德沃并没有对这个投影过多的理会,而是直接穿了过去,任由那个投影在原地自顾自地讲解着。

    “如果你刚刚用的是除你武器,嘿嘿嘿,boom——你就会和我的那些宝贝们一起化作灰烬。”

    格林德沃将一个罗盘状的物品从地面上捡了起来,罗盘的12个指针对应着12个巫师界的常用魔法,而指针此时指着的正是——阿瓦达索命。

    ‘一个能吸收制定魔法,但其余魔法都会导致爆炸的小道具吗?挺有意思的。’

    “不过既然你是个心狠手辣的黑巫师,那很好,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只要你答应我,成为圣徒的一份子,我就会把我剩余的所有财产,全都交付给你。”

    听到‘圣徒’二字的时候格林德沃的瞳孔一阵收缩,那不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曾创建的组织吗?

    “我不相信格林德沃会死,他一定还活着,筹备着回归,为了巫师的自由再次掀起战争,所以现在.....回答我,你心中所想到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格林德沃轻轻叹了口气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这时,一个真正散发着淡蓝色能量的,腐烂尸体状的人影出现在了格林德沃身旁,这才是这个地下室,真正的主人。

    无论来的人是不是一位黑巫师,无论那个人能否说出口号,只要不是这个鬼魂想见之人,都会惨死在爆炸之中。

    “格林德沃大人.....是您吗?”

    格林德沃看着眼前的灵体没有任何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仅仅只是个无名小卒吧。

    格林德沃语气冰冷地说道“只是一部分。”

    格林德沃的魔杖从始至终都在紧握,对准着那个灵体,对另一个黑巫师的信任只可能加快自己的死亡。

    “您是....您是天赋的那部分吧!”

    灵体颤抖着想要去触摸着格林德沃的身躯,但看着格林德沃眼神中愈发凝练的杀意,最终还是选择了跪拜在了地上。

    “听你的意思,你知道其他魂器的下落?”格林德沃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眼前这个灵体。

    “小人在组织里并没有特别高的地位,仅仅是听说过,您曾将什么东西放在了德牧斯特朗学院和霍格沃茨学院.....”

    “霍格沃茨我已经收到退学申请了....再去难免会受到怀疑.....”

    不知为何,在想到‘邓布利多’的时候心中所涌起的并非是仇恨,而是别的什么异样的情感.....

    “大人,那个邓布利多将您欺负到如此地步,待到您重新恢复,我们必要让她....”

    鬼魂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一团由蓝色火焰组成的绳子勒住了脖子,额头紧紧贴在了地上。

    “就凭你也配提她的名字?现在.....向我证明你的用处。”

    在听到眼前这个鬼魂说要凌辱邓布利多的时候,格林德沃的内心止不住地燃起了一团名为愤怒的火焰....

    “大大大人,小的究竟做错了什么!?”鬼魂感受着脖子上那烧灼灵魂的疼痛,止不住地颤抖求饶了起来。

    “3”

    “小小小的可以为大人您培育魔药的植株!”

    “2....”

    勒住鬼魂的绳索上的火焰加剧,同时也出现了另外几条绳索将鬼魂的四肢都固定住。

    “小的可以给您看守这个密室!”

    “1....”

    格林德沃眉头紧皱,眼神中满是失望。

    “小的可以炼制魔药!只要您能说出来,所有魔药小的都可以炼制!”

    顿时,所有缠绕在鬼魂身上的绳索尽数消失。

    “你的名字?”

    “保....罗....”鬼魂虽已经因为灵魂的损伤变得忽明忽暗了起来,但却依然不敢对格林德沃的回答有着稍微片刻的迟疑。

    “深呼吸,保罗,深呼吸。”

    一团白色的能量从格林德沃的魔杖尖端飞出,融入了保罗体内,原本保罗随时都会消失的身体顿时凝练了起来。

    “大人,我还以为我刚刚就要死了.....”

    格林德沃则是蹲下了身,微笑着说道

    “那只是个试探,对伤到你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不过....欢迎你重新回到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