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八章 黄金雕像
    灰蒙蒙的雾遮盖住了视野,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周....

    一辆红色的老式吉普车正在狭窄的林路上行驶着,就算老式吉普车已经将远光灯开到最大,可能见范围也还是不超过十米。

    尤塔奶奶抱着一盒刚烤好的饼干坐在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似是晕车或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尤塔奶奶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开车的则是一个样貌约在三十出头的男子,留着一脸杂乱的大胡子,给人一种十分老实和亲切的感觉。

    “真是麻烦你了。”

    奥利西斯孤儿院每个被领养走的孩子,尤塔奶奶都会在一周后带着这样一盒热乎的饼干去看望。

    萨姆则是大气地笑了笑“没事,这样的天气让尤塔奶奶您一个人去看望我也不放心。”

    萨姆在二十多年前,也同样收到过这样一盒热腾腾的饼干.....

    “不知道格林德沃那孩子有没有给那家人添麻烦....”尤塔奶奶在提到格林德沃的时候嘴角先是不自知的上扬了一点,随后略带担心的看向了雾蒙蒙的窗外。

    “放心,尤塔奶奶你带出来的孩子哪个不是乖巧懂事的!”

    尤塔奶奶看向了萨姆,随后翻了一个白眼“当年就数你最会闹腾了,还大半夜自己离家出走跑回孤儿院。”话虽这么说,尤塔奶奶的脸色却也没有任何责怪的意味,反而是充满了怀念。

    萨姆挠了挠后脑勺试图缓解尴尬“那不是想您和大家了吗....”随后就像是转移话题般的“话说最近我家那小崽子不知道上哪撒野去了,两三天没看见人。”

    “那还不赶紧去找,剩下这点路我自己走回去吧!”说着尤塔奶奶就伸手去解安全带,带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尤塔奶奶最清楚孩子失踪时候的那种焦虑感了。

    萨姆则是赶忙摁住了尤塔奶奶的手,说道“那小子都这样好几回了,铁定和其他几个孩子又跑城里撒野去了。他回来看我不揍他.....尤塔奶奶,到了,应该就是这里了。”

    说着说着,一个极其模糊的二层楼房的黑影就出现在了迷雾中。好在是在湖边,要是在山上这种天气还真是不好找.....

    “我下去就行了,真是辛苦你了。”

    “那我就在车里等着吧。”萨姆则是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示意尤塔奶奶赶紧去,一会饼干该凉了。

    在尤塔奶奶消失在雾中后,萨姆打开了车窗点上了一根烟。

    “那臭小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

    尤塔奶奶缓缓地走到了房屋前,这时才看清了这栋屋子的全貌.....

    屋子有些破旧,一些难以打扫的地方长满了青苔与蘑菇,天花板的角落结满了蜘蛛网。看上去许久未打扫的样子.....

    不过所幸屋内的灯光是亮着的,门旁边也晾晒着几张未知动物的皮与一些肉干,由此看来至少那对夫妇给自己的地址不是虚构的。

    ‘看来那对夫妇是猎人,不过从穿着上来看不像啊.....’

    疑惑地尤塔奶奶试着轻轻敲了几下门,门却一声吱呀着被打开了.....

    “有人吗?”尤塔奶奶试着朝屋内叫喊了几声,但屋内去安静得诡异,就仿佛是个黑洞般连声音的回响都没有传来。

    一股风似是回应般从屋内吹来,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与腐臭味.....

    尤塔奶奶颤颤巍巍地向屋内走去,恐惧使她不断产生逃跑的念头,但却有着另一股力量支撑着她前进着。

    餐厅,无数的苍蝇环绕着餐桌飞舞着,一具女性孩童的死尸被切了块地摆放在餐桌之上,墙壁上挂着十余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孩童头颅壮的黄金雕像。

    那些苍蝇就像是被某种力量束缚了一般,不断地撞击着餐厅与走廊那片区域的空气。

    “.....”尤塔奶奶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好让那惊叫声不传出来,双眸中满是惊恐。那些头颅中有几个,正是近几年被领养走的孩子.....

    而格林德沃,正趴在餐桌的位置上,胸膛随着呼吸不断地起伏着,身前的盘子中正摆放着一条未知动物的小腿,看样子已经被吃过好几口了。而乔治夫妇此时正胸腔炸裂地仰面倒在了地上,血液溅得餐厅到处都是,脸上尽是欣喜与疯狂,四肢也化作了数条交缠在一起的粘稠的触须。

    尤塔奶奶双腿颤抖着穿过那道空气墙,一股极强的被窥视感笼罩了尤塔奶奶全身,这种不可名状的恐惧让人随时都有可能进入癫狂的状态。尤塔奶奶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好让自己保持清醒,鲜血不断地从牙齿与嘴唇间流出。

    尤塔奶奶屏住呼吸走到了格林德沃的身旁,竟一把将格林德沃抱起,要知道尤塔奶奶平日里连搬个十多斤的东西都会累得直喊腰痛,更别提近一百斤的孩子了.....

    在抱起格林德沃后尤塔奶奶的身子也不再颤抖,眼神中满是坚毅,双脚一步一步地朝着走廊走去。直觉告诉尤塔奶奶,只要离开这个餐厅就暂时安全了。

    在穿过那层就如同沼泽般粘稠的透明墙体逃到屋外后,尤塔奶奶立马瘫坐在了地上,劫后余生般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冒出。

    明明什么都没看到,仅仅是那种被眼角余光撇过的感觉就让人的理智几近崩溃....那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尤塔奶奶看着格林德沃身上的血迹,罕见的面露愁色地皱了皱眉头,随后狠心地在格林德沃的眼窝处打了几拳,再用指甲在格林德沃的胳膊处划开了几道伤口。

    随后仿佛下定决心了般地扶起了格林德沃的身子向吉普车走去“救命啊,快救救这个孩子啊!”

    萨姆大叔听到尤塔奶奶的呼救声后赶忙从车中跑了出来,在看到格林德沃那浑身的伤后顿时气得胡子都炸裂开来“又一家虐待孩子的畜生,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说着就撸起袖子要往屋内走。

    “他们今天都不在家,这孩子的伤要紧,赶紧先把孩子送回去吧!”尤塔奶奶说着说着眼泪就从眼角不断流出,隐隐有决堤的迹象。

    “这家畜生!下次我看见他们不得削了他们!”

    尤塔奶奶这次并没有选择副驾驶的位置,而是选择了后座这个更容易晕车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