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七章 献祭与交易
    格林德沃感觉自己不断地向上漂浮着,眼前被一片浓厚无比的灰雾所遮盖着。这个地方并没有重力,就连‘向上’这个感觉都是十分的朦胧。

    “这是....梦?”

    格林德沃依稀地能感觉到自己是处在梦境之中.....一股直觉不断地提醒着格林德沃:这似乎,不是自己的梦?

    在这片区域并没有时间的概念,可能是一瞬间,也可能是数百年数万年。

    格林德沃的眼前就像是幻灯片一般不断播放着自己这一生的记忆片段:被尤塔奶奶从孤儿院门口捡起的那天,第一次完成书中魔法的那天,明白了自己在周围人眼中是个‘怪物’的那天.....

    但也有无数的片段,就像是那片雾一般,格林德沃明明清楚地记下了每个片段,但就仿佛是‘无法识别’的一段乱码一般,格林德沃完全无法理解那到底是什么时候的记忆。

    终于,一股穿过门扉的感觉穿透了格林德沃的全身,周围的迷雾在一瞬间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片看不见边际的平原.....

    ‘这似乎不是平原,而是在什么的上面....’

    这个念头在出现的瞬间便被格林德沃本能的掐断了,那是身为意识体的‘生物本能’,再思考下去必定会发生极其恐怖的事情....

    在那片平原的中心,一群披盖着黄色长袍的人正围着一个巨大石制祭台咏唱着什么...祭台上似乎刻着什么图案,一个格林德沃无法用任何人类词汇去描述的图案。

    格林德沃看不清每个人的面孔,或是说无法‘理解’,就和刚刚那些记忆片段一样,明明就连是否是双眼皮都看得一清二楚,但就是无法将那五官组合在一起。

    格林德沃仍不死心,向着那群人飞去想要弄清楚这个诡异的梦到底是什么,而就在这时,就像是暂停的音乐忽然播放了起来,他们所吟唱的歌声传入了格林德沃的灵魂。

    并非是声音由远及近的的变大,而是十分突兀地直接出现在了耳旁.....而那音乐,正是贝蒂妇人所唱安眠曲的后半段。

    星耀且灼热沸腾并颤动

    预示末日到来

    恐怖恐怖恐怖至极

    极度极度恐怖至极

    ....

    而这时格林德沃也看清了祭台上所放祭品究竟是为何物.....而那祭品,正是格林德沃自身。

    就像是游戏的第三视角一般,格林德沃从始至终移动的也只有‘视野’,身体从一开始就在那个祭台上没有挪动丝毫。

    格林德沃试图通过咏唱苏醒咒语使自己苏醒过来,但什么都没有发生.....格林德沃完全感知不到身体的存在,更何况念咒?

    一个笼罩了整片‘天空’的漩涡逐渐凝聚,那片漩涡的庞大已经超出了格林德沃对于‘空间’的认知。

    这似乎是一个...‘眼睛’?仅仅是一个这样的一个认知,格林德沃就感到自己的意识像是被丢进了洗衣机里了一般模糊不清,就差那么一点,格林德沃就失去‘自我’的概念。

    在格林德沃踏进乔治夫妇家中的那股被窥视感再次传来,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那种感知被放大了无数倍,就仿佛是已经被蟒蛇活吞入腹中的小白鼠一般,格林德沃此时已经无法思考了。

    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祭台周围的小人全都拜倒在了地上,血液不断地从小人兜帽下流出向祭台汇集。这些人在此时不约而同地为了这场仪式献祭出了自己的生命。

    【你的愿望,是什么?”】

    这股‘声音’所用的并不是人类已知的任何一门的语言,甚至都无法用人类的发声器官去发出这样的声音。其中所表达的含义就像是刻印一般。

    如果格林德沃此时还能思考便能意识到,这股声音询问的并非是自己,而是执行这场仪式的人。

    “我们奢望想成为您的眷属,为您的降临做好准备,伟大的黄衣之王。”

    声音在格林德沃耳边响起,此时的仪式正以格林德沃的灵魂为载体传递着讯息,如若此时再不将这段讯息截断下来,格林德沃的灵魂就会彻底成为这个名为‘黄衣之王’存在的一部分....

    但此时格林德沃的意识已经....

    格林德沃的在祭台上的‘身体’迅速‘增长’着,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便从一个一个十岁出头的金发孩童,转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

    岁月并没有带走男子的魅力,相反此时的格林德沃相比之前的‘稚嫩’,此时更散发着一种名为‘自信’的气质。

    格林德沃的手一伸,食指和中指掐住了某种像是丝线般的半透明物体“这一觉睡得可真长啊,就是这起床方式有点意外。”格林德沃的手指一用力,那缕连接着被献祭者与献祭对象的丝线就这样被格林德沃轻描淡写的掐断了。

    【祭品】

    那个存在并没有生气或是不悦,一股‘疑惑’的情绪传达到了格林德沃的脑中。

    格林德沃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拂过脑袋,将那头杂乱的长发变成了精短干练的小背头,随即便单手支撑着翻下了祭台。

    “他们不就可以吗?”

    没有使用魔杖,也没有念动咒语,仅仅是手一挥,乔治夫妇的灵魂便出现在了祭台的中央。

    就像是方才的格林德沃一般,乔治夫妇也是在祭台上完全不能控制躯体,但他们的双眼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他们的双眸中充满了对那个存在的‘狂热’。

    【....】

    似是在为一个完美的‘容器’和‘甜点’权衡....

    “就算都是蝼蚁,子弹蚁和普通蚂蚁咬人时所产生的痛感也是不一样的不是吗?”格林德沃此时那自信而又傲慢的笑容重新挂在了脸上,心中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对眼前这个村子的畏惧。

    【....】

    “成交!”

    ......(下边原小说主线无关,主要作用是让主角性格变得立体和让作者自嗨,可跳)

    乡下完全没有被污染的星空总是那么的绚丽而又令人神往....大大小小的钻石镶嵌在这最完美的画布上,形成了世界上最美之一的风景

    在一处小山丘顶端的大树下,夜晚凉爽的微风缓缓拂过树下情侣的脸庞

    “盖略特,还记得我们之前聊过的关于如何掌控麻瓜的话题吗....我觉得恐惧并不能使所有人屈服...”少女依靠在树下,看着远处麻瓜世界城市发出的光火缓缓出神着

    少年则是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嘴中吊着一根狗尾巴草不屑地说道“那还有欲望,阿不思。欲望是所用生命的本能之一,只要有欲望,不论是谁都可以为我们所用。”

    少女看着少年那副自信的样子微微一笑“但也有一些东西是想要,他人却无法给予的....”

    “比如?”

    “一个人的爱。”少女此时看着少年,就如同少年此时在凝望麻瓜世界一般....是那般的向往却又遥不可及

    “或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