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邓布利多是白毛少女 > 第一章 众所周知孤儿院盛产反派
    在德国梅尔斯堡一处远离城市的无名小镇中,一家孤儿院正在缓缓飘着做饭时升起的炊烟,这所孤儿院并不大,与其他的孤儿院相比更是无比狭小.....仅是一栋二层的占地约莫四五百平米的小型楼阁。

    藤蔓早已缠绕在了孤儿院的铁门与门牌之上,唯独‘奥西里斯’几个字却没被遮掩,可见此处虽然有些破旧,但院长却是一个相当细心的人。

    慈蔼的院长尤塔奶奶正在准备着午饭,十余个三四岁到十四五岁不等的孩童已被这香气吸引得围在厨房的门口,唯有一顿丰盛的大餐的‘过路费’才能使这些小土匪让路。

    尤塔奶奶如今已是八十四岁的高龄了,她平日里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在一个晴日的午后,在院后打开逝世丈夫赠与自己的收音机,给这些孩子织过冬用的衣服与毛巾。

    孤儿院平日里运作的资金来源全靠尤塔奶奶另外经营的一家饼干店,尤塔奶奶每天夜里会在安顿好每个孩子睡下之后烤一些饼干,次日再托那些大一点的孩子去饼干店里售卖来维持生计。

    说来也奇怪,一群孩子和一个老人经营的饼干店却从未遭到那些流氓恶霸的骚扰。

    尤塔奶奶将围裙解下,挂在厨房旁的挂钩之上,一群孩童们便将尤塔奶奶团团围住“尤塔奶奶,尤塔奶奶,今天吃什么啊?”

    这群小贪吃鬼们的嘴边早已流满了口水。

    “土豆炖牛肉,番茄汤,还有你们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尤塔奶奶的脸上始终挂着那抹浅浅的但又幸福的微笑“今天轮到谁去叫格林德沃吃饭了?今天可是他11岁的生日!”

    这些孩子被放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一同放着一些物品,或是一些补贴的孤儿院运转的费用,或是一封信,或是一些衣物......但唯独格林德沃不同,与其一同放在孤儿院的门口是一本记载着中二语句的书籍....以及一本记载着其生日的纸条。

    【署名:盖勒特·格林德沃】

    几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在一阵稀稀疏疏的小声讨论之后一个年龄稍小的男孩被推了出来“今天轮到汤姆去叫格林德沃吃饭了!”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道,就仿佛去叫那个名叫格林德沃的孩子吃饭是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

    七岁的汤姆有着一头褐色而又杂乱的头发,小胖子的身材加上此时挂在脸上的鼻涕与眼泪显得甚是滑稽“我.....我怕格林德沃的黑魔法.....”看来汤姆在奥利西斯孤儿院的这两年里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巫术,在这个科技还没完全普及的偏僻小镇里就像是瘟疫一般令人恐惧,被暴怒的群众挂在十字架烧死的也不在少数。

    尤塔奶奶取下了挂在一旁的缝满补丁的毛巾一边替汤姆擦拭眼泪一边说道“在外边可不能提魔法这几个字,这是我们很早前就约定好了的。”尤塔奶奶收齐了那副慈蔼的笑容,神情也微微严肃了起来。

    唯独在‘魔法’这件事上,尤塔奶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汤姆在啜泣了几声之后逐渐冷静了下来“好的.....尤塔奶奶.....”

    格林德沃的房间与其他人都要不同,大多数孤儿院的孩子都是两两成对有着自己的房间,唯独格林德沃特立独行一个人住在阴冷的地下室里.....时不时还会从中穿来一些小型啮齿类哺乳动物的惨叫声。

    格林德沃气愤地将手中魔力传导能力几乎为负数的魔杖折断“可恶,这已经是第七十八次失败了。”这样废物的魔杖甚至都不如不要。

    格林德沃那头耀眼的金发此时已经因为长时间的没有搭理而变得灰暗,两边的眼窝也变得如同熊猫般的深黑色.....格林德沃已经靠着提神的魔药强撑着进行了足足一周的实验了。

    “咚咚咚”

    这样的敲门声在此时的格林德沃听来更是显得格外的令人烦躁。

    格林德沃强压着自己的怒火,用尽可能平和的声音说道“把饭从小门放进来,我会吃的。”在格林德沃说的同时房间里的东西也仿佛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尤塔奶奶.....说....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还给你准备了蛋糕.....”汤姆那极具标志性的啜泣声从门外传来,看样子还是被格林德沃方才的语气给吓到了。

    格林德沃听此,脸上的怒意也逐渐消退了下去“11岁了吗.....”走到门前打开了紧闭了足足七天的房门“话说这周好像你是第三次来叫我吃饭了吧?不是说好轮流的吗?”

    格林德沃比汤姆高了一个头多的身躯正好挡住了汤姆向地下室看去的目光。

    “他们.....他们说我是最晚来的,这是规矩.....”

    格林德沃听此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也没说什么。排挤,这样的事情在孤儿院这种小集体可是相当常见的。

    格林德沃手一抬,一团清澈水流出现将汤姆的脑袋包裹住,不到一秒的时间这团就带着鼻涕眼泪和一堆其他的污物自行飞向了屋外。

    这感觉对汤姆来说可比被大人拿着毛巾强行洗脸还要难受.....毕竟水流从鼻腔灌入那种窒息感可没有几个人能适应。

    随即格林德沃便走向了大厅的位置,但格林德沃走的却意外的慢,似乎是在等汤姆跟上一般。

    大厅也如孤儿院外表一般的简陋,正门进来就是一排长长的木质餐桌与零星几张同样材质的木椅,除了角落的火炉外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别的什么装饰物了。

    就连大厅中仅剩的桌椅也充满了经历长久岁月的腐朽感.....

    ‘去霍格沃茨上学前得用魔法把这里的东西全都修理一遍。’

    书中记载着每个有巫师天赋的孩子在11岁生日的那天都会有一只神奇的猫头鹰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交到每个小巫师的手中。

    倘若书中记载着的那些黑魔法是真的,那这条记载肯定也是真的,格林德沃如此相信着。依仗着自己如此年纪便能不依靠魔杖和咒语施放魔法,格林德沃有着相当的信心自己能够成为一代黑魔王‘盖略特·格林德沃’那样的传奇,而这也便是其给自己取名‘格林德沃’的缘由。

    “格林德沃,可别让大家久等了。”尤塔奶奶那股总能温暖人心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形成股无形的力量推着格林德沃与汤姆前行。

    一向冷漠专心于魔法的格林德沃也只有面对尤塔奶奶会露出温柔的神色“来了。”却还是那么惜字如金。

    一大锅土豆炖牛肉放在餐桌的正中央,这是奥利西斯孤儿院只有在过节之类的日子里才会品尝到的‘佳肴’。

    原本还在叫嚷着的孩子们在格林德沃来到餐桌旁后一个个便立马都安静了下来,就连那几个比格林德沃稍年长几岁的‘哥哥姐姐’也都带着些许敬畏的眼神看向了格林德沃。

    除了尤塔奶奶,神秘而又冷静的格林德沃便是这群孩子中话语权最重的人了.....结合这些孩子们对魔法的向往和对黑魔王的恐惧,在些许时候格林德沃说的话比尤塔奶奶还更有分量。

    在尤塔奶奶的示意下,包括格林德沃在内的所有孩子都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微微低头。

    “感谢神赐给我们如此丰盛的食物.....”

    没错,尤塔奶奶是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而尤塔奶奶也深信‘主’会祝福这些可怜的孩子,故而这段餐前祷告是每日进餐前必不可少的活动。

    “孩子们吃吧,不过可要给你们的小肚子留点空间,一会还有蛋糕和饼干哟!”

    “尤塔奶奶万岁!!!”随着尤塔奶奶的准许,这群小家伙们个个都如同数顿没吃一样的疯狂向自己嘴中塞着平日里几乎吃不到的肉食。

    就连格林德沃相比以往的进食速度也加快了几分,但动作中却依旧透露出一股贵族的优雅,血脉中的高贵可不允许他像这些麻瓜一般粗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