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三十八章?不一样的地方
    要死了吗,卢正卿只感呼吸困难,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特里维迪的身前出现一片片密密麻的独自旋转的飞叶,他指着被捆绑在空中的卢正卿,喊道:“用华夏人来祭祀华夏法术,正合我意。”

    法术:参.井谷射鲋。

    随后,特里维迪望向远方:“还有一群人,来得正好。”

    他用手一指,飞叶并没有攻击昏迷的卢正卿,反而飞快的攻向密林,就在这时,空中泛起阵阵火花,瓦块肉从空中跳了下来,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一把柴刀耍得虎虎生威,碰触在绿叶上泛起一朵朵涟漪。

    瓦块肉左躲右闪,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特里维迪,草鞋用力的踩在地面发起摩擦声,密密麻麻的古树枝贴着地面如同游蛇般奔向瓦块肉,欲将他缠绕起来。

    瓦块肉见状跳上空中,砍断飞来的枯木,脚蹬向就近的树枝,借势一跃,狠狠的朝特里维迪砍去。

    特里维迪面对持刀来袭的瓦块肉也不慌张,双掌用力,生出更多的飞叶,猛的攻向瓦块肉。

    特里维迪很自信,这么多密集的树叶攻向你,我看你不防守后退。

    刺啦一声响,瓦块肉先防后攻,任凭树叶砸在身上,咬牙一砍。

    连孙静都反应不过来的速度,特里维迪更无办法。

    哗,鲜血喷上天空,下水洒了一地,特里维迪呻吟道:“若不是灵气枯竭,你今天……”

    一段时间以后……

    卢正卿缓缓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瓦块肉蹲在一旁紧张的望着他。

    “坏人呢?”

    瓦块肉见卢正卿欲起身赶紧上前去扶,待卢正卿靠着树干坐好后,他指了指不远处。

    两具尸体,一具拦腰……

    “哎,你怎么把两个人都杀了,我还要问口供呢。”话毕,卢正卿自嘲的笑笑,就凭当时那凶险哪能思考这么多。

    卢正卿发现瓦块肉的衣物上粘有鲜血,他急问:“你受伤了?伤及骨头没有?让我瞧瞧。”

    瓦块肉脱掉衣物,露出流线性的精瘦身材,身上有许多密密麻麻的血点,卢正卿摸着瓦块肉的身子不停的问:“这里痛不痛?这里呢?”

    “看不出来你瘦是瘦有肌肉,没伤及骨头和内脏,全是皮外伤……”卢正卿脸色卡白,叹了口气,他的身子隐隐作痛,多半是肋骨断了,他无力坚持,大口的踹着粗气,“我怀内有个白色的瓶子,你取出来,里面是上好的白药,你擦在身上,三天可好。这次的事情感谢你了,若不是你我怕明年今日是我的忌日。”

    瓦块肉点点头,凑近卢正卿,在他的胸口处不停的摸,卢正卿闭着眼继续道:“你将里面的东西全取出来吧,都拿走,全是些野外用的佐料,药品。”

    瓦块肉将卢正卿怀内的物品一一取出来,将几个瓶子放进自己怀里揣好,又将摸到的银票放回卢正卿的怀中。

    卢正卿笑道:“这银票送你了,拿回村过个饱年。”

    “谢谢大人。”瓦块肉感激道:“今年终于不会饿死人了,谢谢!”

    “哎!等我休息一会儿后,你再扶我走。大红柱她们没事吧?”

    “没事。”

    瓦块肉见卢正卿靠着大树很吃力,于是靠坐在一起,用手当做枕头放在卢正卿的头下,半抱着卢正卿。

    “谢谢。”卢正卿的声音很低,“若我死了,麻烦你将尸体带往康县卫所。”

    卢正卿木然的望着漆黑的深林,他感到生命渐渐流逝,他快支撑不下去了。

    不一会儿,密林中响起人声,范大龙带着人马突然出现在眼前,他望着偎依在一块的两个纯爷们支吾道:“我去,小卢!你个人渣,之前竟敢和老子一起洗澡,老子要砍死你,你还我清白。”

    “别闹了。”马冲急冲冲的跑到卢正卿身旁,他摸着脉说道:“小卢受伤了,重伤。”

    “你们瞧瞧,这家伙真是郎中出身吗?”范大龙走来指着卢正卿大声对同伴说道:“小卢脸色卡白,半昏迷中,身上有血迹,有伤口,能用眼睛就能看出来的事,这小子竟然还要把脉!把锤子,骗子大夫。老子回去就申请换人!”

    卢正卿听见声响,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讨厌的范大龙竟有些心喜。范大龙见卢正卿醒了指着瓦块肉问:“这家伙是谁?山民?你该不会跑去抓张家湾的私盐贩子了吧?”

    范大龙哈哈大笑起来:“你若是抓了,这千里大山里面的山民就没盐吃啰。”

    “哈哈哈。”其他锦衣卫也跟着笑了起来,马冲笑道:“不知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我们分别后就探查到莫卧儿接头人和莫卧儿头领的下落,于是便寻了过来,哪晓得竟被你抢了先。倒是这人是谁?”

    马冲指着瓦块肉,其余锦衣卫也注视着瓦块肉。

    此刻前来追击的锦衣卫有许多是康县卫所的人,他们身着制服,威风凛凛的架势,瓦块肉那看见过这么多当官的,当即吓得紧靠着卢正卿,说不出话来。

    卢正卿说道:“别吓人家,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随后他回头对瓦块肉说道:“你若怕就回去吧,谢谢你了。”

    瓦块肉想走,他抬头望向其余锦衣卫,这些人围在一起没有间隙,他不敢跑。这时,眼前的锦衣卫让出一条路,瓦块肉风一阵似的跑了。

    范大龙望着远去的背影问道:“这人真是山民?”

    卢正卿点点头。

    “我看他的身手很强吧!”

    “很强。就是不爱说话,胆子小。”

    “嘿,有些山民一辈子都没出过大山,又恶又怕当官的,我们有这么多身着官服的人,不把他吓死才怪。”

    “是啊!”五十好几的卢正卿坐在酒桌上,“当初碰见他们三人的时候,我若不先自报身份,恐怕会被瓦块刀砍死。”

    赵留根问道:“卢大人,你这个故事不对吧?”

    “哪里不对?”

    “我怎么见故事中的你像只无头的苍蝇似的。”

    卢正卿拱手朝北,“那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当时我依仗的是满腔热血以及对民族对国家的忠心。”

    赵留根埋汰道:“简称中二。”

    “你小子……”

    “卢大人,故事里面是有不对。”

    杨曦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