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五章?奇怪的女人
    书生指挥着弓弩手逃跑,刚推开大门一轮齐射过来,瞬间射穿两位弓弩手的身子。书生慌张的指挥着弓弩手关门,又是一轮齐射飞来拦住正欲关门的弓弩手。

    书生半蹲在墙下,水灵的眼珠不停的转动,他在思考逃离的方法,突然眼前一黑……

    书生倒在了地上。

    杨曦带着一群衙役偷爬至墙上,一箭将书生射个透心凉。墙上的衙役一轮齐射,地面的弓弩手七七八八的死了不少,杨曦提刀跳下去收割着剩余的人头。

    夜幕降临,大宅子的火已被扑灭,经过一天的激战宅子内的人贩子全被杀死,杨曦不动声色的将书生的袖弩放进了自己的衣袖内,赵留根和李捕头都装着没看见这种行为。

    赵留根尴尬的来到杨曦身边:“今天上午的事我冲动了,还真没想到这里有埋伏。”

    “没事,你看事情不也解决了吗。”

    “你从哪里来的情报?”

    “我猜的。”

    “狗屁!”赵留根不相信,他认为杨曦还在生气。

    杨曦没有生气,他在思考复活这件事,根据今天发生的种种迹象来看,他的确是复活了,可是和一般的复活又不一样,时间线往前移了。

    按照普通的复活来讲,他在被书生射死后要么当场复活,要么等一段时间复活,无论怎样复活,时间线要往前走呀,怎么会回到了前一天?

    这种回到了前一天,前几年应该叫重生才对,不应该是复活。

    “你在想什么?”

    赵留根打断了杨曦的思绪,杨曦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如果他会复活我们该怎么办?”

    “这好办嘛,把尸体给他烧成灰,看他怎么复活!”

    对,赵留根说在了点子上,复活应该是死去的尸体重新拥有生命,不应该是他这种回到前一天,怪事!

    不知道他尸体被烧成灰后还能不能复活。

    “大人,屋内只发现了一位被拐卖的姑娘!”

    有衙役上前报告屋内的检查情况,李捕头问道:“姑娘呢?”

    “死了!”衙役指着往外抬的尸体,眉间有些遗憾。

    赵留根很疑惑:“只有一位被拐卖的姑娘?”

    他很怀疑,线报明明有七八位姑娘,怎么只有一位,不过想起刘五那二五仔,顿时有些生气,妈的!拿假情报骗老子。

    李捕头开心的劝道:“赵大人不必担忧,这里这么多……”他指了指地上的弓弩继续说道:“这都是功劳啊。”

    “是啊。”赵留根点点头,刘五的事改天在算,他见姑娘的尸体被人抬过来,于是好奇的望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

    美人,绝世美人!

    不仅仅是赵留根,连李捕头和一众衙役都被姑娘安详的面容所吸引,太美了,他们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难怪刚才那衙役谈及姑娘的死亡会流露出遗憾之色。

    赵留根忍不住的上前抚摸着姑娘的脸庞:“可惜了!可惜了!可恶的人贩子。”

    “别骚扰尸体。”

    杨曦才不相信赵留根是单纯的遗憾。

    “为什么这么平呢?”

    果然赵留根用手朝姑娘的胸部摸去。

    “你干什么?住手。”

    杨曦有些怒意,这家伙越来越放荡,他冲过去抓拿赵留根,却被赵留根躲闪开来。

    赵留根一把撕开姑娘的衣服笑道:“你以为殓房那群人很文明,这么娇滴滴的姑娘送过去搞不好会发生些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当赵留根撕开姑娘的衣裳露出姑娘的胸膛时,众人突然皱眉。

    李捕头捂着嘴道:“恶心。”

    赵留根奇怪众人的反应,低头一看,这哪是什么姑娘,那粗糙结实的胸肌,明显是汉子。

    赵留根皱眉道:“原来是男人,真恶心!”

    他不服气的将衣物全撕开,果然是男人。

    这时李捕头笑道:“你们别好奇,我听上任县太爷讲过一件奇案。彭县某独居的夫人竟然怀孕了,大家都怀疑他偷汉子,可是这位夫人从来不出门,家里全是丫鬟,那个家也不会让男人进屋,连送米的工人都不准进屋。所以大家就奇怪为什么夫人会怀孕?

    难不成真如夫人所言是梦见白龙,是梦中交配所致。后来你们猜怎么着?彭县的师爷发现夫人的贴身丫鬟有喉结,结果一审,果然丫鬟是男人装扮的。县太爷谈及这案子时始终搞不懂,天底下会有这么像女人的男人吗?当初我是不信,现在信了。”

    “这有什么,现在变态多得很!”赵留根吐了口浓痰在地:“晦气!”

    “这个人没有喉结!”

    杨曦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个男人没有喉结,同时脖子上有处红色的伤痕,他抬起尸体的头观察到这条伤痕绕了脖子一圈。

    “等等,你们将火把拿过来。”

    杨曦吩咐衙役将火把靠近尸体,他仔细的检查着这具奇异的尸体:“你们看这个人的双手双腿是不是白嫩如玉?你们再看看她的身体是不是粗壮的庄稼汉身体?”

    众人随着杨曦的手望去,果然这具尸体的四肢和身体不搭配,四肢如同脸庞那般是绝世美女,可身体又是男人的身体。

    同时杨曦也发现四肢和身体的连接部位也有一圈伤口,就如同被连接上去的。

    杨曦指着尸体说道:“我怀疑这个人的头部和四肢属于女性,身子属于男性,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是某位女性换上了男人的身体。你们看他没有喉结,而喉结是男人的特征;同时四肢和身体不搭调,四肢明显是没干过重活的人,而身体有胸肌有腹肌,这又明显是经常锻炼的人。你们将尸体翻过来。”

    衙役将尸体翻了过来,这下在场的众人同时发现了异常,尸体的背部肌肉也训练过,有厚实的背部肌肉。

    杨曦的推断没错,很有可能是女人换上了男人的身体。这具尸体由两个人组成,女人的头和四肢加上男人的躯干。

    一道冷风传来,赵留根双手抱胸感到有些冷:“大晚上的你不要讲鬼故事好不好?”

    “这是事实,你们也看见了,抬回去让仵作验尸。”

    “啥事实?这不符合常理啊,我看干脆一把火烧了!”

    李捕头也有此意,这事太怪,首先弓弩不是一般人能获取,接着这群贼人宁可死也不投降,其次这具奇怪的尸体又透露着不寒而栗的诡异。

    不符合常理吗?杨曦想到自己的复活,那更不符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