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九十九章?消耗十年寿命
    ?梅机子回忆道:“二十年前贫道初来江北县身无分文,连在街上算个命也遭到同行的驱赶,讨口饭也遭到乞丐的打骂,说老子占了他们的地盘!若不是粮船帮和一些歹人阻止了丐帮入驻江北县,导致江北县没有丐帮,在街上的乞丐是无组织的真乞丐,如果有丐帮在,老子若不加入丐帮,连乞讨的资格都不会有!”

    梅机子想起当年在街头流浪,在街头被人羞辱打骂的岁月,渐渐爆起粗口,“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王善人给了一顿饭,一套衣,一份工作,贫道才有了今日的成就。王善人,听闻你三代之前是贫民,全靠爷爷辈辛苦劳动积攒家产越做越强吧?”

    “是我的曾祖父。”王善人摸着胡须回忆道:“我的曾祖父是江北县上横街卖豆腐的小贩,卖豆腐赚不了什么钱,不过我的曾祖父特别的勤劳,除了卖豆腐还做点其他的小活路。

    后来曾祖父的隔壁赌钱输了家产,将田地卖给了曾祖父,曾祖父从此又卖豆腐又种田,而我的爷爷主要负责种田,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到我这代家中积攒了几分资产。

    曾祖父教育我们做人首先得勤奋,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出身我决定不了,天赋我决定不了,但努力干活赚温饱还是可以;其次得讲信誉,不能乘人之危,若不是那些买件见隔壁欠了赌资故意压价,曾祖父怕是买不了那块地,原因无他,就因为曾祖父出的实在价,没有故意压价。

    我王家也因此有了发达的基础,后来经过辛勤劳动,存钱买地,一步步做大。至今不忘祖训,勤劳致富,诚信立人,至于鬼神之事向来敬而远之,我更愿意相信自己这双手。”

    梅机子望着远方道:“贫道未成想到精神能够传承。诚信,很不错的精神追求,很美好。可是你有没有想到,你的善良,你的恻隐之心会为你带来灭族之祸?”

    梅机子话锋一转,转身盯着王善人,目光中包含数不尽的郑重,“贫道未欺骗你。最近善事什么的就别做了,小心有血光之灾,不是你王善人一人,而是你的全家!这是我消耗寿命,运用神通所得到的结局!”

    梅机子神情肃穆,王善人心里还是有点怕,很快他下定了决心:“通常算命的道士会劝人做好事获得福报来抵消祸事,而梅道长却劝人不做好事来抵消祸事,实属罕见。

    行善是我们王家的祖训,穷时独善其身,富则达济天下,说句掏心窝的话,捐这么多钱粮出去不会伤及王家的根本,但我出门看见那群灾民,看见饿死,冻死街头的孩子,妇孺,我的心拔凉拔凉的难受,与其说我是在拯救他们,还不如说我是在拯救自己。”

    梅机子道:“既然你这么善良,难道你愿意让你家人因你的行为而导致灾祸?”

    “道长无需多劝,哪怕我今天死去,我的家人也会将这份善良保持,以前我的曾祖父以及他的爸爸在卖豆腐的时候,也会帮扶邻里,更何况如今?”

    “哎!”梅机子摇摇头,“王善人,该讲的我已经讲了,既然你执意如此最终只会带着你的家人走向死亡!道讲缘分,你的心情我已明白,你我缘分已尽,当你蒙受灾难的时候别怪我不能前来相救,告辞。”

    “道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善良是我们王家的根本。道长好走。”

    梅机子转过身,提气运转轻功,纵身一跃跳到树叶间,一步,两步,犹如飞在空中的仙人飞向密林深处,直至不见踪影。

    偏安一隅的唐地主那里见过这种世面,他惊讶的指向梅机子远去的方向呼道:“梅道长该不会真是仙人?”

    王善人轻声道:“梅道长已入地仙之境,我们走吧。”

    “那他口中的灾祸?”

    “善恶有报,若真因为做善事而导致灭族,简直荒唐!”

    “鬼神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呀,又不是让你花钱,是让你省钱!”

    唐地主摇头道,他见王善人不置可否,也不继续这个话题,他带着下人埋头往山上走,走了一会儿又响起欢声笑语。

    夜晚,月亮当空,预示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唐地主搂着小妾,咿呀,咿呀的唱着小曲,唱了一会儿有点口干,小妾会意的端起酒杯喂了唐地主一口酒。

    唐地主嬉笑的搂着小妾亲了一口,这时屋外传来稀稀拉拉的人声。

    突然有人喊道:“走水了,走水了。”

    唐地主什么人?久经商场的老油条,他当下想到梅机子,难道是他?

    唐地主目露凶光大喊道:“死道人,看老子不弄死你。”

    他这一呼将小妾吓个不停,小妾惊得从唐地主的怀中跳起,站在一旁惊慌道:“出了什么事?外面失火了,我们还是跑吧?”

    “失火也得看天灾和人为,狗屁道士,为了你的名声谋害老子!火灾,火灾,是你放的火吧!老子家里有人在朝廷当官,我怕你!”

    “老爷!”屋外童管家轻轻敲着门:“隔壁陈老板的宅子起火了,老爷,要不要暂且回避一下?”

    原来是陈老板家?

    唐地主转念一想不对啊,陈老板的宅子是庭院挨着他家,就算是燃起来了,也烧不到自己头上吧。

    “走,出去瞧瞧。”

    唐地主见不是自家被烧,涌起一股得意,他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走到厨房的后院,望着对面的浓烟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可惜啊!”唐地主望向不远处高大的小楼,遗憾道:“陈老板的仙水楼怕不是要遭殃哦。”

    “是呀,据说花了好几万。”身旁的童管家附和道。

    此时唐地主看见地面摆满许多装满水的水桶,问道:“你们的速度还快也,该赏。”

    童管家老脸上的褶子挤到一块,媚笑道:“哪里是我们这些下人的功劳,还不是全靠老爷英明,今天老爷登山回家后叮嘱我们这群下人注意防火患,所以才准备了这么多水。”

    “原来如此。”唐老板摸着胡须想起了梅机子,他问:“看对面的火势应该烧了一会儿吧,你有没有打听到是怎样烧起来的?”

    “打听到了,打听到了。隔壁的厨房伙计小五失手将厨房点燃了,结果火势越来越大,顺着风就将宅子烧了。”

    “嗯!”

    唐地主点点头,看来他错怪了梅机子道长。

    富人区的大火影响了周边的人,连不少平民也走向此地,离宅子远远的指着火势议论纷纷。

    就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梅机子和小五站在一块,对,就是失手点燃厨房的小五。

    小五道:“你娘的天才,算命算到自己动手,你怎么不将唐地主的宅子烧了呢?偏要烧他的隔壁。”

    这哪是小五,此人是刘五才对。

    梅机子道:“我的目的不是要烧唐地主的宅子,也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算得准,而是为了让唐地主,让王善人相信我算得准,进而让唐地主去劝王善人,让他相信我的话。

    反正是火患,自己家着火和隔壁着火都属于火患嘛!至于为何选择烧陈老板的家,没有烧另一位邻居的家,是因为风势在这里,陈老板的家更容易被点燃。”

    “陈老板到了大霉哦。”刘五呵呵一笑:“你看我为了帮你放这把火,又消耗了许多法力,血液的事嘛……”

    “杨曦的血液我分文不取!”梅机子回头冷冷的看着刘五:“这样你满意了吧?”

    刘五后退一步,他是开玩笑,哪会想到梅机子突然认真起来,连连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有我的难处嘛!”

    “走!去杨曦府,忙完了我有其他事要办。”

    刘五道:“等等,等我换个面容。”

    他见梅机子疑惑,解释道:“你就没想想我为什么会用杨曦的面容去见你?据我打探他身边一直有高手,除了杀我的那位,他身边还有位能杀掉青城派一流水平的高手,如果我们硬闯,拿下是能拿下,受伤了该怎么办?

    当然我是怕你受伤。说实话,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和一流高手在伯仲之间,再加上杨曦从旁相助,恐怕又会和上次一样。还不如我使计将高手骗出来,你去偷袭杨曦,这样一来轻松又愉快,你看如何?”

    “无所谓,无论你如何折腾,此次杀害杨曦之事,无惊无险!就跟饮茶吃饭一样的简单。”

    “哦?”

    刘五很惊讶。

    梅机子道:“当你将此事告知贫道的时候,贫道运用《玄空大卦挨星密旨术》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很吉利。”

    “你这个卦不准吧?如果准你为何要亲自上场放火?”

    “无论是不是我亲自放火,你就说说结局准不准!”

    “嘿,我跟王善人的意见一样。别人算卦是劝人行善挡灾,你算卦是劝人不行善挡灾,你什么什么术有问题,是邪术!你以前用过没有啊,到底准不准?”

    “《玄空大卦挨星密旨术》不是邪术。此术只能算结局,无法预料过程。这是我第一次用……”梅机子看着刘五问道:“你愿不愿意消耗十年寿命了解一个结局?”

    刘五大惊失色:“你消耗了十年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