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七十六章?化水的水灵灵
    ?范大龙突然发火,若谢近一提供的是完整版的内功心法,必定会改变江湖格局!他很清楚《苦叶心经》是什么样的秘籍,搞不好在十年内粮船帮会坐拥天榜一半的高手!

    这不是给锦衣卫添乱吗?

    “简直胡闹!”

    啪的一声响,范大龙一巴掌拍向桌面,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谢近一轻描淡写道:“有什么好胡闹的,在下以诚信立世,当然不能提供假货给别人。”

    “你……”范大龙气得站了起来,他质问道:“你知不知道粮船帮有多少人练了完整的心经?他们有没有将心经外传?”

    “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将心经外传,整个粮船帮只有帮主修炼了完整的心经,貌似有几名堂主知晓前两层的内容。”

    范大龙听说只有帮主才知晓完整的心经内容,顿时放心不少。

    汪正浩?他心中有了主意。

    其实谢近一说得对,汪正浩怎么可能将心经外传,此事好解决,不麻烦。

    范大龙道:“既然如此,本官先行告辞。”

    随后,他缓步朝大门走去,谢近一见状持剑后退两步,让范大龙走向卧房门口。

    当范大龙走向卧房大门的时候,突然停住身子,回头道:“瓦块刀这事你不要过多介入,有些事情凭你摆不平?”

    “在下摆不平?难道你们锦衣卫能摆平?”

    “谢近一,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样的目的,你是江湖高手不假,但床上的姑娘却是普通人。有些事哪怕是江湖高手也不能全身而退,请你不要连累姑娘,还是带着姑娘回老家吧。”

    范大龙神情肃穆,很严肃的提醒着谢近一此事的困难。

    谢近一淡淡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最重要的天理。更何况那两个鸡蛋我已经吃了,在下也吐不出来啊。”

    范大龙:“哈?”

    “本官听不懂,谢大侠请注意,本官要出手了。”

    刀光一闪绣春刀出动,剑光一闪胜负已分。

    刀剑相撞发出‘噹’的声响,只有快至极致的金属相撞才能发出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煞是好听。

    一招过后,范大龙收回绣春刀,紧盯谢近一几息时间,开口道:“听闻你天榜排名第十七八位?有意思……”

    “哈哈哈。”范大龙随即大笑:“你定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带邵红回家吧,哪怕如此也很困难。”

    “大人也不是一般的锦衣卫,不知手中的亡魂可否有怨言。”

    谢近一收回宝剑,望着范大龙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随后转身走向床边,他摸了摸邵红的脉搏,见邵红只是睡着,才放下心来。

    杨曦解决完丐帮丹宣朗的事后急冲冲的跑往敛尸房,想看看那具尸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当他来到敛尸房大院的时候,赵留根也在此办公务。杨曦上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赵留根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你怎么不待在家里办葬礼,跑往此地来闻什么臭气?”

    杨曦此刻才感到空中似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他当下反应过来应该和女尸有关。杨曦朝敛尸房大门走去,正准备推开紧闭的大门时,赵留根一个箭步冲上来拉住他:“大哥,千万别开门,里面那个味道太冲了。你努力嗅嗅,有没有闻到一股鲜味?”

    “鲜味没闻到,貌似有股淡淡的臭味。”

    “这就对了。”赵留根笑道:“上次我俩破的人贩子案你还记得不?那具水灵的尸体呀,可惜了,全化成水了。”

    赵留根满脸遗憾,他回头望着敛尸房的大门心中慷慨万千。

    看来地皮的情报是真的,至于尸体为何会化脓水需要仔细的调查。

    杨曦问:“你刚才进去过了?”

    “进去过了。你千万不要进去,里面那股味太难闻。尸体化作了富有水分的烂肉,比稀饭还稀,里面只留下一副骨架。”

    “此事仵作怎么说?”

    “仵作知道个锤子,我跟你讲……”赵留根将杨曦拉往偏僻处,“此事有蹊跷,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长生教?整件事和长生教有关,那是邪教,我怀疑这是邪术,你想嘛人世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美的妞,我猜应该是人造人。”

    “长生教?我还真没听说过。”

    “此案你就不要管了。哎,老子是下不了船,上面有人安排我调查此案,这种邪术我怎么搞得定?先不聊了,我要去买点糯米和符咒,用来防身。”

    “买什么符咒?你身为公职人员别搞这些封建迷信,我们只能信圣上。你倒是给我好生讲讲关于长生教的事?”

    “老子也不清楚,这不在查吗?先不跟你聊了,我是真有事,上面真有人安排我调查,老子先走了。”

    赵留根急冲冲的远去,此案他不能不查,这是千户交代下来的案子。

    杨曦见赵留根走远,于是走往别院寻问仵作,他来到别院没有见到老仵作,只有那位年轻的小仵作在干活。他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位老师傅呢?”

    “师傅前天心脏病去世了。”

    “心脏病?”

    “嗯,师傅的心脏不好,长期吃药,哪知前夜老毛病发作,没有救得回来,哎!”

    杨曦安慰道:“节哀。关于那女尸化水的事情你清楚吗?”

    “我知道,还是我最先发现。那夜我回来拿东西,突然问到一股难闻的异味,想问师傅究竟是何事,结果发现师傅倒在了大院内,后来我料理好师傅的事,推开敛尸房大门,看见那具女尸如泡水很久的浮尸那般炸裂开来,场面惨不忍睹。”

    小仵作见惯了各类尸体,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他回忆起上次女尸开口讲话之事,很惊慌失措,他想告诉杨曦可能是遇鬼了,但又怕杨曦训斥,故局促不安的站立一旁。

    杨曦思索道,女尸化水之事一定有什么阴谋,这是没跑的事。只是老仵作死得还真不是时候,太过凑巧定有古怪,他发现小仵作面色有异,问道:“有什么话你直说,不要怕。”

    小仵作想了想,终于忍不住道:“大人,我看此事是遇鬼了,恐怕大人不相信,很久前的某夜,女尸突然开口讲话,将我吓了一跳,我怀疑你们带回来的根本就不是女尸,而是鬼!”

    “哦。女尸开口讲话后又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被吓晕了。”

    女尸开口讲话之事是杨曦的安排,遇没遇鬼这事很好查嘛,将老仵作的灵魂召唤出来问问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