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六十四章?河边的细雨
    ?她不被原配所喜。

    更可笑的是原配和其他小妾不和,自从苏苏进门后原配竟和其他小妾联合起来对付她,将她排挤。

    但这些她都不介意,总比苦寒的农家日子好,更何况彭同知还寻了别院让她搬了出去。

    这样的日子她能过,可惜好景不长,几乎没什么往来的覃少爷上门送礼,她只请了一杯茶便中计。

    哪有什么处心积虑的接近,哪有什么共述心声,只是一杯茶,只是覃少爷给彭同知送礼,她不知该怎么办,于是按照身边丫鬟的点拨请了一杯茶,就这么被强了。

    可这有什么用,她身为一方大员的女人,无主动还是被动,苏苏都给同知抹了黑,从那天开始她就死了。

    此事无论她报官,还是被人揭发,她只有死路一条。

    她怕死,也很疑惑,为什么美貌带来的是灾难?

    从那天起,生活对于她而言就是一出戏,和覃少爷逢场作戏,和彭同知逢场作戏,她不敢讲出来。

    她很感谢覃少爷让她渡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当她放下道德的束缚后才发现覃少爷蛮不错的,年轻,嘴笨,办事畏手畏脚,小心翼翼,但是很体贴,很温柔……

    难道自己真有这么美,会让如此胆小之人不顾一切也要来睡?

    我有这么美吗?苏苏埋头望着自己的双足,这双足覃少爷心疼的亲过,彭同知也把玩过,这不过就是一双臭脚而已!

    苏苏想起什么,她来了精神四处打望,没看见想见之人,彭同知她不怪,覃少爷她不怪,要怪就怪这张该死的脸。

    我不想被淹死,也不想被活埋;我决定不了生,也决定不了死;我拥有让人羡慕的容貌,也有让我心疼的悲催。

    苏苏双目空洞,这是一段很长久的游街路,但对于她却只有一瞬那么短。

    江北嘴河边,一群围观百姓围成一片,天空不争气的下起细雨,兴奋的人并没有因此而疏散,他们的衣服早已被打湿,更让他们激动的是苏苏的肚兜也显现出来。

    “婊子,还真是婊子,这个时候还勾引人。”

    “伤风败俗,露这么多有用吗?谁会救她?”

    随着宗老一声长喊,苏苏伴随着猪笼被两位汉子抛往空中,落在两江交汇处,这里水流喘急,十死无生。

    苏苏的头在江面起起伏伏,一群人在岸边兴奋的大呼小叫追着跑,她的身体飞快的朝下流飘去。

    不远处有一个拐弯,岸边的人追不上,他们目送起伏的脑袋飘向远方,接着又激动的朝河边的小桥处跑,打算绕过去。

    漂浮在冰冷江中的苏苏,一会儿见到光亮,一会是黑黢黢的河水,她不知吞了多少口水,只感到冷,很难受,她最怕的事终于来了,被淹死。

    无论怎样挣扎,哪怕扣破指甲,苏苏始终摆脱不了猪笼。

    当她再也吞不下冰冷的江水,特别难受胸闷,无法出气的时候,苏苏突然感到一股气提不上来,双眼一黑,尽是虚无……

    就在这时岸边的某颗大树上,响起几声轻微的机械声,三根弩箭朝苏苏飞了过去,正中咽喉,胸口,河面上先是浮起一股殷红,随后这股鲜血被江水掩埋,苏苏终于沉了下去。

    杨曦打量着袖中的袖弩,武器很棒,穿透力真强,那群人贩子拥有这么精良的装备,他们到底所图为何?

    难道真要造反?

    “大人。”

    一声呼唤惊起杨曦,原来是李周站在树下,“大人不要意淫武器了,苏苏的死因是飞镖。”

    随后李周笑嘻嘻的指了指近处的范姜安,“你这弩五十米之内能纠缠二流高手,可是这里有两百米远。”

    “有五十米也不错了。”杨曦收起武器,他还不死心的问范姜安:“你射了几个飞镖?”

    “两个,咽喉和胸口。”

    杨曦满头黑线,这时李周开口道:“其实大人不需要做这么多,以苏苏的情况,她迟早是死,胡管家讲述的苏苏的故事,结局是真,至于过程嘛,几乎是真,他是从自身立场在讲述此事。

    至于苏苏的立场嘛,谁知道呢?她什么都认了,也不对质。其实她无论反不反驳都没有用,她身为同知的小妾,无论被强,还是主动,只有唯一的下场。”

    “哎,我在想啊。这么一起闹剧,最后死的竟是两位女性,苏苏和小翠。你说这个冤伸不伸有何用呢?”

    杨曦的心口隐隐作痛,伸冤的结局就是这样?

    李周笑道:“至少冯木匠不会死。这件案子中唯一能喊冤的只有小翠和冯木匠,其他人皆有罪。难道大人不这么认为吗?”

    “我当然这么认为,否则我做这么多事干什么?”

    杨曦从树上跳了下来,这时李周却慌张道:“大人,别下来,你看那边,看那边。”

    杨曦随着李周的手望去,只见草丛中有人爬在地上不停的痛哭,他双手捂脸不敢发出痛心的声音,此等委婉的抽泣正显露了此人撕心裂肺的难受。

    杨曦问:“他是谁?”

    “覃少爷。”

    杨曦:“哈?”

    “花钱偷偷混出来呗!大人,今日一别不知天涯海角,覃少爷发配充军后再难回故土,你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打什么招呼?胡闹。”

    杨曦气冲冲的走远,只留下那忍耐着的痛哭声隐隐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