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六十三章?凤凰波动拳
    ?杨曦嘴上说着爷爷的葬礼很忙,其实他并不着急此事,因为他也不清楚老爷子到底死透没有,这种奇异他无法对任何人述说,他见此时无事,便在范姜安的指导下修炼内力。

    修炼一整天除了想睡觉,完全没有修炼出一丝内力,就这样渡过了一天,次日清晨当他起床走出卧房的时候见到院子内站着一位中年人,此人他认识,是地皮的心腹武大头。

    当初他无限重生帮赵留根解决困局时,此人还陪着他聊过一整天。

    杨曦拱手道:“大武哥,你怎么来了,等久了吧,你怎么不喊一声呢,请进屋坐。”

    武大头尬笑道:“不敢,不敢,小的也是刚到。”

    “刚到个屁,他站了一个时辰。”

    开口的是李周,此刻的武大头更尴尬了。

    杨曦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地皮的事他不能大意,这关系到蜀锦案和奇异的人贩案。

    武大头开口道:“杨大人让认的尸体有结果了。”

    杨曦心里一惊,“什么结果?”

    “死去的十几名汉子,全是两岸三地的人,有江北县的,有对岸江州城的,有隔岸弹子石驿的,其中有位吴哥我在他面前还说得上话。”

    看来城防和县衙没有问题,果然如地皮之前推断很有可能是当地人,这说明这群人在此地埋伏了数十年。

    杨曦问道:“吴哥今年多大?你能介绍此人的生平吗?”

    “哪有什么生平,吴哥是弹子石驿的码头工人,他和我有相同的爱好,之前聊过几句,此人单身,收入不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在来之前还去打探了一番,他住在弹子石的贫民窟,当然那个地方的人都穷。

    据他邻居说吴哥很早就住在那里了,比他们还早。大人你也知道,两江三地是长江上游最重要的水运码头,此地物流业发达,所以需要很多壮劳力,而当地的人口有数,许多壮劳力是从周边区县而来,毕竟下力干活比种庄稼赚钱。

    那吴哥的左邻右舍也是从各区县前来弹子石干活的区县人,他们来此地有十年了,但吴哥比他们还早,按这推算吴哥要么是老弹子石人,要么来此地有十几年了。”

    杨曦陷入沉思,埋伏这么多年,究竟是什么阴谋?

    他问道:“那怪异的女子你有没有见过?”

    大武头茫然道:“什么女子,死尸全是男人啊。”

    哦,对了,杨曦想起自己交代过李周不要让这群人见到诡异女尸的容颜,他怕出事,这时杨曦换了个提问的方式,“你生平遇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有多美?”

    “不瞒大人,曾经我以为是望江楼的花魁最美,哪晓得孤陋寡闻了。今天我途径上横街的时候遇见了生平最美的女人,那女人是彭同知的小妾苏苏。我都四十好几的人了,竟起了一见误终生的感慨,说来还挺惭愧的。”

    “苏苏不是彭同知的小妾吗?她怎么会出现在上横街。”

    大武头面露遗憾,仿佛被人偷取几百年积蓄般的难受,“苏苏姑娘偷汉子一事东窗事发,今天上午浸猪笼。”

    杨曦:“啊!!!”

    李周见杨曦不解,解释道:“正所谓皇权不下县,苏苏偷情这种关乎人伦之事除了县衙的判罚,还要经过宗老的判罚,若在下猜得没错,应是宗老一致同意浸猪笼。”

    李周见杨曦面有难色,继续道:“大人,若不是江北县属于县城,如果是村庄,此案就不该由县老爷来判,直接由村长和宗老决定。你也不要露苦瓜脸,此事一旦事发,除了浸猪笼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因为她是同知的女人,我们没有选,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无论覃少爷是强,还是苏苏主动勾引,当他们睡过后,苏苏已无活路。”

    “你说的道理我懂,只是……”

    大武头见杨曦脸色不好看,他以为杨曦是在怜惜苏苏那张绝世的脸庞,他劝道:“杨大人,其实偷情之事无论何地,不浸猪笼的情况很少,所以你也不要难过了,大人要不要去河边看看?他们选择在江北嘴两江交汇处浸猪笼。”

    还未等杨曦回答,李周惊喜道:“苏苏穿得多不多?是不是穿着白色的中衣,哎呦呦湿身诱惑,这样下水太伤风败俗,我要去讨伐他们,一群败俗之人。”

    话音刚落李周兴奋异常的跑出大院,杨曦长吁一声:“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你也想去观看,本官就不送了。”

    “在下先行告退。”

    大武头心急急的朝着江北嘴河边跑去,只留下杨曦倥立庭院,呆望天空,而范姜安陪伴一侧。

    “砸她,砸她。”

    “不要脸的烂货。”

    “死狐狸精。”

    按照风俗,浸猪笼前需游街,道路两旁围满了男女老少,而扔素菜砸苏苏之人全是女人。

    “哎!可惜。”

    有男人面露不舍,随便被媳妇扭了耳朵,他只能讨饶。

    苏苏蜷缩在猪笼内,一前一后有两名壮汉抬着她游街,身后还有有名望的宗老跟随。

    街道上热热闹闹的,苏苏浑然听不见人们在呼喊什么,她只感到世界很静,说书匠讲人临死前会出现人生走马灯,人的一生会一幕幕的回荡在眼前,可她除了涌动的人头什么都看不见。

    她本是村姑,还记得稍长大时,父母不准她在外玩耍,长期将她关在屋内,父母怕她的容颜闯祸,可哪成想到关在屋内少见阳光却使她的肌肤越来越白嫩。

    随着她十五六岁的时候,贫穷的家里越发养不起闲人,她只能在脸上敷泥巴,弄得脏兮兮的帮助母亲干些家务活。

    可不知怎么的美貌还是传了出去,先有小流氓上门捣乱,正当家人惊慌时来了大官安抚了父母,这大官正是彭同知,后来父亲拿着同知的钱,在小流氓的奉承下染上毒瘾。

    结局当然是倾家荡产,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父亲习惯了乡里的吹捧,习惯了随身几十两白银的日子,只得将她卖给彭同知。

    这对于父亲而言是喜事,她家终于攀上凤凰发迹,可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