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岁月锦衣卫 > 第六十二章?需求派的逻辑推理
    “不是我主意。”覃少爷慌忙的摇头,随后他又激动的点头道:“是我的主意,是我的主意。”

    覃少爷周而复始的承认,否认引起了公堂上所有人的好奇,这时胡管家道:“覃少爷素来胆小,大家也清楚,可当他知道事发后会连累家族,他一个人抗了,没有告知家族,反而默认我买凶杀人,我建议大家得表扬覃少爷,明知是死也要跳下去,此乃大勇。”

    “啪啪啪”胡管家的掌声如同巴掌扇在同知的脸上,覃少爷的脸上……

    彭同知问道:“既然你知道会连累家人,为何还要对苏苏下手?”

    彭同知很好奇,覃家全靠依附他才能崛起成为富豪之家,既然覃少爷能站在家族的利益上思考行事,为何要这么做。

    覃少爷哆嗦着,“我没有下手,她主动的!”

    “我想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

    彭同知转而问苏苏:“此事是否属实?”

    苏苏凄然一笑,她没有回答,反而对上覃少爷的双眸,“覃郎,你还记得当初花前月下的誓言吗?你说如果偷情一事被人发现,你会跳出来保护我左右,今天你保护得很好,妾身心领了。”

    随后她对贺同知道:“我自愿的,是我勾引了他。”

    彭同知红脸怒吼:“苏苏,你知道认罪后会有什么结果吗?”

    “妾身勾引了覃少爷,事发后胡管家提议买凶杀人,覃少爷默认了,于是他们谋害了小翠,诬陷了冯木匠,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

    彭同知双目中有火红的火焰,他激动的待在那里,大脑中一片空白。

    贺知县也不知该如何审,明明该他审案,彭同知在旁观看,现在彭同知拿了主导权就算了,关键是你继续啊,我能怎么办啊。

    贺知县不知不觉间鬓角处有冷汗划过。

    杨曦顿时发现在这件事中起推动作用的竟然是胡管家,他问道:“提议追苏苏的是你?下药的是你?计划买凶的是你?我怎么感觉你才是主谋?”

    “回大人,在下不是主谋。在下只是完美的做了狗腿子该做的事,就算没有我,你认为从那惊鸿一见后事情会走往何处?覃少爷家财万贯连喝花酒的胆子都没有,我可以向这样说,他这辈子只经历了两位女人,其一是他妻子,其二是苏苏。

    就这么一个人,会因为我的只言片语而勾引姨娘,这是什么行为?不说人伦上面的事,当他下吊之时,他们覃家就是无根之浮萍。多少公子哥邀约他喝花酒,他不去;如今却主动将家族推往绝路,主动将姨娘套路。请大人评理,我究竟是主谋,还是将主子想要说的话讲出来,想要做的事帮忙做?”

    无论胡管家是不是主谋,讨论这事已没多大的意义,胡管家死了,和死人讨论这些有意义吗?

    杨曦见公堂之上的两位大人沉默不言,他拱手问道:“知县大人,如今人证物证具在,你看小翠一案是否得重审?我发现的疑点没错吧?”

    现在不正在重审吗?知县胸闷发泄不出火气。他看着杨曦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最近有小饭馆的编排锦衣卫的故事,说杨曦是什么疾风神捕,他之前还不信,此时心里不免起波澜,这小子真有这么厉害?

    传闻中的疾风神捕杨曦不是善于发现不为人知的证据吗?怎么在本官这里上演一出集体自首的故事?

    怪哉,怪哉!

    如今此案不仅仅影响到他的政绩,更影响到同知的名声,其实说来如果他经过一番运作,或许还能在官场留下秉公执法的美名,可同知却……

    知县问道:“你们将如何收买刀疤,如何收买证人,如何陷害冯木匠一事一一道来,不可作假。”

    “回大人……”

    胡管家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完完整整的讲述一遍。贺知县越听越心惊,胡管家的每一个字都在哭诉他是昏官,每一个字都在讲述他智不如人……

    随着证人的抓捕,坦白,小翠一案的真相终于大白天下。

    “本官宣判,覃状通奸苏苏,谋害小翠成立,仗90,发配边疆充军……”

    “胡有仁谋害小翠成立,发配边疆充军……”

    “苏苏通奸成立,仗90,随后交于宗老处置……”

    “……”

    “打板子还是算了!”

    彭同知轻飘飘的留下这么一句话,面无表情的大步离开公堂。

    杨曦向贺知县拱手道:“贺大人不愧青天父母官,终于还了冯木匠一个清白,若没有他事,下官就此告辞。”

    “你以后别来了。”

    杨曦知道知县大人不喜他,他也不计较,冯木匠没有冤死,这一趟很值,于是他在赵留根的陪同下离开了衙门。

    刚踏出衙门就见到范姜安和李周在外等待,他将两人介绍给赵留根后,说道:“对岸江州城的老冯在上夜班的时候……”

    杨曦将地皮送他的案子又转送给赵留根,赵留根当即一愣,“你怎么不去抓人?”

    “爷爷的墓地还未找到,忙得很。”

    “我看你不忙嘛,大老远跑来给贺同知戴绿帽,你真闲!这下好了,老子本欲前来找刘五的麻烦,现在人家连大门都不让我们进啰!”

    “救人一命,不寒酸。你也别诉苦了!”

    “行行行,爷去抓人啰。”

    赵留根心想蚊子也是肉,犯人抓得越多越好。

    杨曦辞别赵留根,带着范姜安回到家,他很意外李周竟也跟着回到了家,他问:“怎么了,街上不好玩?想家了?”

    “我在想啊,你以后会受到如何的排挤,但我想不到破局的方法。不过大人怎么知道今天苏苏会和覃少爷偷情。”

    “胡管家说过不出意外今天是覃少爷偷情的日子。”

    “大人,你真敢赌,在下佩服!”

    “没什么好赌的,我不是大脑发热的猛汉,我知道计划不如变化,更何况偷情一事随机性太大,但覃少爷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苏苏也不过十八岁姑娘,他俩的生理需求导致无法拒绝毒苹果的滋味,决定偷情的不是计划,而是荷尔蒙。”

    李周拱手道:“大人,你这种推理法在下真没听说过,故此不懂。”

    “我是生理需求派,我认为人的一切行为都和生理相关,不是他喜欢,而是他馋人家的身子。”

    “不懂,不懂。”

    杨曦望着远去的李周自嘲道你当然不懂,难道告诉你我会复活?我已经埋伏过一次覃少爷!

    当然不能这么说嘛,所以才扯一些我自己都不明白的道理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