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女系战争 > 第七十五章 气阻富贵山
    赵大海吃了这顿很晚的午饭以后,无聊的环顾这间卧室。

    一床一桌四椅,一梳妆台一衣柜一衣架,笔墨纸而已。

    他特地照了照镜子,梳妆台的玻璃镜,后面贴着一层近海银梭鱼鳞熬制的胶质,清晰度几乎已经不下于赵大海记忆里的铝粉镀镜。

    “咔。”

    赵大海看了看镜子里面,这个有着一张英俊的脸的驼背。

    点起一支烟,站在窗前。

    看着雨打芭蕉,翻浪荷叶。

    发了一会儿呆。

    望着门边墙壁上面,挂着的乌色皮革雨衣,还有一把伞,就决定出去在雨中漫步,看一看这个内城。

    随即,赵大海拿着雨衣,开门,走出去,穿上雨衣,进入大雨。

    “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雨点,打在赵大海的雨衣上面。

    炸得直响。

    有着隐隐的推劲,从上往下使力。

    在赵大海的记忆里,地球雨滴的风阻系数是0.08,在这个星球即使大气近地密度大一些,估计区别也十分有限。

    所以雨点从1.5-2千米高度砸下来的动能,就非常可观。

    之前赵大海坐柳茳恒的悬浮车的时候,晶石能量输入几乎被推到极限,而且车速被压得只有6米每秒。

    更别提敢打开副翼,进行骚包的省晶能源的滑翔。

    对比着之前在拔剑望月楼,悬浮车的轻盈流畅,就可以知道在这个‘Ghost Farm’星球雨点的强悍。

    这个赵府的院子并不大,赵大海顺着青石小路出了这个偏院子,就来到了主院。

    居中一株苍天大树,笼罩着大半个院子。

    无数密集的雨水从树叶的间隙里,层层落下,最后从近十米高的底层树叶树枝,‘哗啦’而下。

    在院子的南头,就是大门,侧门,门楼。

    那父女三人,正在门楼里面说着话。

    “公子,您这是要去哪里?”

    那个看着近五十出头,一脸忠厚的门房,看到赵大海,满脸笑容的站起来。

    赵大海站得月亮门,距离大门门楼大约有40米。

    在磅礴的大雨里面,这并不大的声音,却如线一般的凝聚而来,清晰落在赵大海的耳朵。

    就像在静静的院子里,只离着赵大海一两米,恭敬的低声说话一样。

    “这是一个高手,难怪这么大的院子,就这三个人。”

    赵大海心里想着,下意识的也想运气说话,陌生而微微涩滞的气感瞬间从丹田一路上涌。

    “不能说。”

    这个念头在赵大海的脑袋里猛然醒悟,他要是也这样,岂不是暴露了他也是一个‘高高手’?

    虽然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怎么解释这些诡异的事情!

    “嘶——”

    然而,不等他散气,这股热流就来到了他的肩颈一带。

    被死死阻隔,撞击着猛然炸开。

    顿时如同捅了一竹竿的马蜂窝,无数剧烈的刺痛,在赵大海的驼背里面炸起。

    气感消失。

    然而只是这不到三秒的存留,就让赵大海疼得如同被敲骨榨髓,浑身汗湿透,全身肌肉簇簇发抖。

    牙齿‘嗒嗒’乱响。

    “你麻匹,你麻匹!”

    赵大海脸色卡白的暗骂咆哮:“你麻匹个孙子扒拉!”

    ——

    柳府,摘星楼。

    地下实验室。

    在一个近百平米的密闭房间里面,几台大功率的晶石驱动电扇,正在‘嗡嗡’的朝着地上抽风。

    同时负责把干净新鲜无毒的外部空气,等量置换进来。

    在房间里面,三排铁线蛛丝绳子上面。

    挂了几十片残破的龙鳞。

    这些龙鳞,都是这几天,在马鬃门废墟搜寻的收获。

    龙鳞下面,摆放着一个个石英坩埚(二氧化硅),瓷坩埚(氧化铝,二氧化硅),刚玉坩埚(氧化铝含量超过95%以上),石墨坩埚,碳化硅坩埚,——

    还有两个小小的镍坩埚,银坩埚。

    此时,这些龙鳞正被涂抹着各种不同的液体。

    有得液体还在燃烧。

    冒着五颜六色的烟,不断滴落在坩埚里面,被随即灭火。

    而且在旁边的一组白色长条桌子上面,也摆了十几个容器,里面都放着龙鳞的残片,浸泡着各种液体。

    有得还用树油灯加热。

    十几个黑马堡的研究人员,身穿全封闭的无尘服,带着气罩,正在对这些龙鳞进行燃烧剂附着,龙鳞化学溶剂浸泡熔蚀,物理破甲,等一系列各种实验测试。

    而在旁边的一个小休息室里面。

    柳茳恒,柳敬学,柳鹏年,柳鹏欢,以及实验室的负责人柳敬书。

    都在心急的等待。

    到现在为止,已经试验了十几种常规的燃烧凝固弹配方,却依然没有找到一种能够很好的对龙鳞实现有效黏连的浑浊液。

    也没有找到一种有效软化,甚至熔蚀龙鳞的化学药水。

    更没有得到一种能够轻易破甲的合金材料。

    “赵燕楚那一箭,究竟是什么?白绿蓝三种利刃都实现不了交换破甲,难不成这鳞片还能是紫色材质?”

    刘鹏欢发着牢骚。

    “就是紫质,一种中品紫质材质。”

    柳敬书突然开口:“当年赤龙山拿走了黑马堡仅有的几件紫色器具。所以一直没有对比的肯定,现在基本可以认定,这些龙鳞就是紫质材料。”

    柳茳恒,柳敬学,柳鹏年,柳鹏欢,四人都满脸震惊,火热的望着小屋水晶玻璃门外面,那些鳞片。

    “龙骨呢?”

    柳鹏欢早就想换一根拉风的拐杖,号取代他手里这根三百年废剑竹包铬镍钢合金龙头拐杖。

    “除了龙鳞,其余的都没有所得,有一些疑似骨屑,韧性很强,但是材质介于白绿之间。在发掘中,发现了极高温度的熔蚀岩石液化凝固现象,应该是龙鳞材质差层太大,所以保留了下来。”

    柳茳恒继续说道:“而且爆炸引起了巨大的膨胀气流,我们怀疑会有很多的龙鳞被风吹散到望月山各处山林,所以这几天一直命令大量自由民出城搜寻。不过还没有报告所得。”

    “这场大雨下来,形成山洪最终注入苜蓿花江,就更加的难寻了。”

    柳敬书一脸的遗憾。

    “别忘了,这只是一头撞击残破的龙;这样的龙,天上还有12头。”

    柳茳恒眼睛闪烁,说得一脸的火热。

    大有赵大海曾经的那个时空里面,赢了公馆姑娘,输了工地干活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