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48 对抗 2
    此时的王一洋,既有源自希瑟的俊美英气,又有来自琴鬼妣霄的妩媚和惹人怜惜。

    再加上之前的洛伊也是美男子,其余几个身份的容貌也没有差的。

    综合影响下来,他如今的气质极其复杂,无论对男对女,都有种中性的难言魅力。

    两人本就对其好感大增,再加上此时酒后放开了,正是增进感情的时候。

    两个灵官在王一洋的诱导下,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到半个小时,两人连小时候尿几次床,考试不过关被爹妈暴揍之类的糗事都爆了出来。

    王一洋也了解到这群三灵宫的人为什么一点也不急,还有闲心跟他来吃饭喝酒。

    似乎完全不担心魔灵解封。

    按照宋司仪所说,污染体要想解封古代魔灵,除开准备足够的绿能水晶球外,还要至少两天的时间进行发酵。

    发酵过程中,魔灵的具体地点,才会精确的暴露出来。

    到时候他们只要按照暴露地点过去,处理好封印就行。

    至于魔灵万一真的解封了?

    那也是小事,三灵宫那边派几个封印大灵官过来,就能解决。

    古代魔灵空有一身力量,却一直被封印沉睡,相比较而言,三灵宫内的大神官们可是一直安安稳稳的不断转生重活,积累了无数知识和能力。

    两者之间简直是天地之差,强弱差距极大。

    所以古代魔灵在一般人眼里是强大无比,但在三灵宫内,也就那样吧。

    至于为什么不彻底灭掉古代魔灵。

    王一洋不用问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古代魔灵都灭掉了,那三灵宫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一时间两个官二代灵官和王一洋,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吹起牛来高谈阔论,豪气冲天。

    关于三灵宫,王一洋那是该知道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全知道了。

    只是两人喝得醉醺醺后,完全没注意到,王一洋虽然也喝得脸颊红晕丛生,但中途他便举杯的次数越来越少,喝酒时也只是浅浅的抿一口,然后假装拿起酒瓶往杯子倒,但每次都只倒一点点。

    “说起来,污染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主动加入,还不是因为可以延长寿命。”仪陇夹了一块卤肉送进嘴里。

    “延长寿命?”王一洋早就注意到之前的一些关键词,例如投胎转世,长生,无法杀死,等等。

    现在仪陇主动提起这个,他自然更感兴趣。

    人生在世,估计没几个人会对长生不感兴趣。

    “污染体能长生么?”王一洋睁大眼睛好奇问。

    “是啊,不光是污染体,还有影族,我们三灵宫,都有长生之法。”仪陇点头道,“污染体是因为被魔灵污染,身体被改造,所以获得长生。影族是独立族群,只能看遗传。

    而我们三灵宫,则是有一套完整的提升体系。”

    “这么说,外面的人,也是能加入三灵宫,修行提升寿命?”王一洋震动道。

    “没错。”仪陇看了眼一旁已经醉得趴在桌子上的宋司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你的举荐人。不过一开始进去,你还得从基础做起,一点点的等修为上来了,才能不断提高地位。”

    王一洋有些心动,但对于三灵宫他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定位和概念。贸然加入其中,也不利于他完成身份系统的各种任务。

    如果能不受约束的得到这种锻炼修行方法就好了。

    他心头暗中记下。

    看他迟迟没有决定,仪陇带着一丝深意笑道。

    “好好考虑下吧,当然,以你如今的地位,呆在外面比在宫内对三灵宫更有帮助。所以我估计你就算加入了,也大概率是留在外面驻扎。顶多就是上边把修行法传下来给你。”

    “原来如此。”王一洋对三灵宫一切所知,都是源自于面前两人,情报严重不足,他打算之后调查清楚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加入其中。

    在知道这个群体能长生后,他心头的思路也活络起来。

    一顿饭后,他将三灵宫的人安置好,交换了联系方式,仪陇拍着胸口承诺,要是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联系他,作为朋友,他和宋司仪都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临走前,他还送了王一洋一个自己修行用的小本子,上边记录了三灵宫的基础修行法,入门功法灵引法的第一层。

    惊喜之下,王一洋郑重的收起小本子,然后开始带人处理黑树地产和其余污染体。

    三灵宫的人不管一般人死活,打算等魔灵暴露踪迹后,再动手,但他不同。

    既然污染体已经打算对苏小小动手了,还可能对普通人造成威胁。

    既然动手了,就应该承担相对应的后果和代价。

    ..............

    ..............

    ..............

    次日。

    米斯特连锁医院,洁白的高级病房内。

    苏小小慢慢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窗边静静坐着的王一洋。

    阳光透过窗棂,斜射在他锐利俊美的面容上。映照出别样的柔和。

    “你醒了?”王一洋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苏小小醒来。

    “我.....我怎么了?”苏小小收回偷看的眼神,害羞的将杯子拉上来一些,遮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

    “你刚才晕倒了,医生检查说是有点贫血。好好休息补血就好。”王一洋起身走近,轻轻坐到她床边笑道。

    “晕倒?”苏小小最后的记忆,只记得当时她看到王一洋从电梯里走出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啊....平时还是要多休息才行。”王一洋伸手轻轻揉着苏小小的头发。

    “菲菲和克丽丝她们呢?”苏小小脸红的小声问。

    真是个善良的孩子。自己都晕倒了还第一时间关心好朋友。

    王一洋脸上的微笑更加柔和了。

    “她们也没事,放心吧。”

    “你安心在这里休息,这边很安全,谢菲那边已经报警了,有警察处理,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王一洋仔细安慰。

    “可是.....菲菲她.....”苏小小还想说些什么。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王一洋脸颊靠近,眼瞳中隐隐有奇异光泽闪动。

    “嗯.....”苏小小面容慢慢柔和下来,眼神陷入茫然,一阵浓浓的困意涌上心头。

    “睡吧.....等你醒来,一切就没事了....”王一洋放开手,站起身。看着渐渐陷入梦乡的苏小小。

    直到她彻底睡熟了,他才转身放轻脚步,走出病房。

    门外一名全身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已经站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男子戴着黑色宽檐帽,低垂着脸,看不清面容。

    “莫尔斯正在执行任务,暂时分不开身,所以我先及时回来了。”中年男子低沉道。

    “足够了。去狼吻山。”王一洋率先朝外面走去。“我定制的成品带来了么?”

    “已经带来了。”男子回答道。“虽然时间有些仓促,不过基本质量还是能保证。”

    “那就足够了。”

    .............

    .............

    .............

    狼吻山。

    原本的山上郁郁葱葱,树木草丛随处可见,山石溪流时隐时现。

    但此时的狼吻山却有些不同。

    明明是清晨八点多。山上应该冷清没有人烟才是。

    此时山腰处一个位置,却不断冒着丝丝黑烟。

    看上去像是失火一般。

    黑烟的所在位置,是一处隐蔽深邃的山洞。

    洞内,塑像前方。

    赵杰明神色郑重,手里第二十颗水晶球被他高高举起,任由其中的绿烟被牵引而出,流入塑像。

    他已经坚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忽然一阵细碎而有节奏的声音,从洞外隐约传来。

    “什么声音?”赵杰明侧头露出疑惑之色。

    洞内的其余污染体也纷纷扭头看向洞外。

    “我记得我吩咐过,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里吧?”赵杰明不满道。

    “不好了!是轰炸机!!”

    忽然洞外传来一声尖叫。

    “啥!?”

    轰炸机!!?

    赵杰明面容凝固,没回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轰炸机!好多!好多轰炸机!!”外面瞬间嘈杂喧哗起来,全是属下们的惊恐大叫。

    洞内的其余人也都纷纷变色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一旁的马库斯快步冲出洞口,第一眼吸引他注意的,不是外面一片乱糟糟的情况,而是头顶上正飞速接近的一队队巨大黑色轰炸机。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是轰炸机,而不是战斗机。

    看那一串串正在落下来的黑色炸弹就知道了。

    “卧倒!!!”马库斯面色扭曲,曾经服役过的经验让他条件反射的往地上一扑。

    轰!轰轰!!!

    大片的暗红色火焰从狼吻山上爆炸开来。瞬间吞没了周围一切的树林山石溪流。

    噗噗噗噗噗!!

    远处忽然传来一连串的沉闷喷发声。

    嘭嘭嘭嘭嘭嘭!!!

    紧接着整个山体正中再度爆开一连串火光。

    巨大爆炸宛如炸雷,将山体炸得火星飞溅,泥土碎石伴随着大量灰尘飞起。

    .....

    .....

    .....

    山下一公里外。

    一片宽阔的空地上。

    王一洋手扶着四米高的黑神三型重装坦克,在他前面两米处,整齐的排列了两排粗大火神炮。

    密密麻麻的黑色炮管,宛如树林,全部瞄准着狼吻山的方向。

    “王处长,全部换成高压燃烧弹,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这样整个狼吻山都会被彻底烧毁...”一旁的武装兵团团长迈尔担心道。

    “没关系,我们米斯特集团已经把整个这片山区都买下来了,准备烧掉所有树木,改种梯田,在附近建一个粮食生产基地,响应联邦的粮食鼓励政策。”

    王一洋随意道,面带欣赏的望着远处冲天的火光。

    “而且这样顺便带着军事演习一下,试试新配置的武器威力,不是也挺好的么?”

    团长迈尔脸上全是汗,但却一点擦拭的意思也没。

    他感觉自己真的是色迷心窍了,被面前这个漂亮的王处长忽悠过头,一时间晕晕乎乎就答应了这次行动。

    可他没想到这位王处长敢玩这么大啊!?

    “果然我妈说得没错,女人都是老虎,漂亮女人都是大老虎,吃人不吐骨头!不对,这王一洋不是女的啊.....卧槽我居然被一个男的....”

    迈尔忽然感觉一阵心酸。

    望着远处大火包围着的狼吻山,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和米斯特集团,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