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八六喵:切磋
    魔铃教演武场。

    防护大阵开启,花九同夏枯蝉相对而站。

    魔铃教内弟子闻讯而来,三三两两的聚在防护阵外围观,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已经被魔铃教招募的元婴中期高手。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名叫花婆子,乃是元婴中期鬼修,莹白的头发盘得整整齐齐,戴一朵艳红如血般的红花,盘坐在头骨聚成的坐垫上,正慢悠悠的饮着一盏绿莹莹的茶水。

    另一个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修从远处御剑而来,剑鸣如厉鬼咆哮,也是元婴中期修为,同花九一样是个剑修。

    “花婆子,你倒是来得早啊。”

    “老婆子闲着无事就来凑凑热闹,嗯?盘山,几天不见你修为精进不少啊。”

    盘山爽朗大笑,“哈哈哈,小有所得不算什么,不过今日要是让我再跟夏长老战上一场,百招之内我必胜。”

    “呸!”花婆子啐了一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若非魔铃教人手不够,夏长老一人不足以支撑到十强之内,否则哪里有我们的事。”

    “花婆子你莫要瞧不起人,我……”

    “好了好了,莫要说了,仔细观战,看起来夏长老这次找了个硬点子。”

    盘山悻悻闭嘴,朝下方演武场看去。

    场中,夏枯蝉一出手就是杀招,祭出本命灵器‘戮神幡’,顿时万鬼咆哮而出,鬼气森森,滔滔如浪,全然一副罗森地狱般的情景。

    鬼气夹着撕破云霄之势,瞬间汇成巨大刀刃对着花九劈斩而下。

    劲风袭面,花九后撤半步伸手握剑,爪子下面却握了个空。

    “别闹了狸花,我错了还不行吗。”

    花九无奈默叹,黑白游鱼化作剑罡护身,她施展踏雪无痕接连闪避,但那巨刃始终如影随形。

    长剑铮鸣,花九扬唇一笑,握住突然出现在她爪下的舍生剑横扫一剑。

    剑芒强劲,顿时分化万千黑色游鱼,在傲然的铮鸣声中迎上巨刃。

    凄厉的鬼泣声中,巨刃像是深陷蚁群中的虫子,被疯狂蚕食殆尽。两股强劲的力量带起一阵阵煞风,震得防护结界剧烈波动。

    “居然是带有‘吞噬’之力的剑意,这下夏长老可要吃瘪了哈哈哈。”

    盘山御剑在空,笑声响彻云霄,引得魔铃教弟子频频皱眉,若非打不过,他们真想把盘山嘴巴塞上。

    场中,夏枯蝉眉头微皱,全力操纵‘戮神幡’,奈何那黑鱼生猛,巨刃光华越发暗淡,最终消散无踪。

    剑芒所化黑鱼回游,纷纷撞进花九身体。

    “咯~”花九揉揉肚肚打了个饱嗝。

    “不错,接下来,我会认真跟你打。”

    话音一落,淡淡的黑雾瞬间弥漫在演武场的每个角落,雾气阴冷,无数淡若无物的鬼影夹着阴森冷笑,飞绕在花九周围,层层逼近,压抑而冰冷,具有干扰神识和视线的作用。

    而夏枯蝉的身影,也在黑雾中消失不见。

    这时,一只鬼爪破风而来,花九侧身闪躲同时一剑斩下,却只斩断一团雾气。

    雾气一分为二,又化作两只鬼爪冲花九面门抓来。

    与此同时,无数鬼爪撕破空气从四面八方围攻而上,不断撞击在花九周身的剑罡之上,化作一团团黑雾爆开。

    花九扯了扯耳朵,除了令人头痛的鬼嚎声,她再听不到任何其他响动。

    双瞳之中闪过一抹冷光,太极瞳之下,花九终于在黑雾之中捕捉到夏枯蝉那如同鬼魅般的身影。

    除此之外,还有五个跟她气息相当的鬼将,以及数不清的游魂野鬼,正以特殊的阵形包围着她。

    那些看似不堪一击的游魂野鬼,在这特殊阵法之下,竟然也能爆发出不俗的威力。

    “鬼阵之道吗?”

    花九嘀咕一声,身形灵动长剑挥舞,宛如杀神一般在雾气之中杀进杀出。

    阴风四起,厉鬼惨嚎。

    浓雾在这凄厉的吼叫声中逐渐淡去,数不尽的游魂野鬼被斩于花九剑下,化作青烟消散。

    消散前那恐怖的鬼脸上还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之色,令人触目惊心。

    但是那些游魂野鬼非但没有因此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不断干扰花九进攻。

    锵!

    其中一个鬼将利爪扣在花九肩头,那只连上品法宝都能碾碎的鬼爪却伤不到花九分毫,甚至还发出撞击在金属上的声音。

    花九扬唇一笑,“就等你呢!”

    一剑上挑,鬼将手臂被齐根斩断。

    “好!”

    盘山忍不住喝彩,上次他就是在这鬼阵之中败下阵来。

    演武场中,夏枯蝉愣了下,那只鬼将是她的主力,也是五只鬼将之中最强的一只,先前跟盘山打的时候,就那一只鬼将便可将盘山完全牵制。

    可现在,她五只鬼将起齐出,竟然只是稍稍牵制住她而已,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寻到这么一个偷袭的机会。

    可是非但没有偷袭成功,反而让鬼将折了一臂,这猫妖不是剑修吗?怎的身体强度比武修还强,简直……变态!

    “喂,愣什么呢!”

    花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夏枯蝉身后,巨大的恐惧瞬间笼罩下来,夏枯蝉惊慌失措的催动身边鬼将挡上来。

    花九长剑势如破竹,刺穿鬼将身体,剑尖刚点在夏枯蝉后背,就被夏枯蝉躲闪开来。

    夏枯蝉停在远处,“你的身法很快,不过还差……”

    夏枯蝉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整个人突然单膝跪地,猛然抬头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花九,“你对我做了什么?”

    演武场外同样一片哗然之声,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盘山茫然挠头。

    花婆子放下茶盏,一双鬼目中闪过幽光,“被封了穴道,这种剑术,老婆子倒是闻所未闻,不过对我等鬼修却是无甚大用。”

    “封穴?嘶——”盘山倒抽一口凉气。

    场中,百鬼停歇,花九站在原地没动,“我封了你一穴。”

    夏枯蝉眼底闪过一丝慌张,赶忙催动魔气冲穴,立刻发现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盘桓在她后背那处大穴之中,让她全身魔气运行不畅,无法自如操纵身体。

    夏枯蝉不由重新认真打量了花九一番,暗叹她确实低估了花九这个猫妖,她的剑法诡谲,剑意独特,就连剑气都这么特别。

    只是被她的剑轻轻点到而已,就能造成她半边身体瘫痪这样的结果。

    吞噬和封印,这两种特殊的能力,简直就是修士克星。

    “怎么样,你认输吗?”花九提着剑没有动,等待夏枯蝉的回答。

    夏枯蝉冷冷一笑,眼神桀骜不驯,“认输,还早呢!”

    封穴之法对活物有效,但对死物,却没有任何作用!

    “喂,你干什么?切磋而已,用不着这么认真吧。”

    只见夏枯蝉闷哼一声,突然喷出大量鲜血,被封住的穴道被她强行冲开,她抽身离开鬼阵范围一把握住‘戮神幡’,五只鬼将连同万千野鬼立刻变换阵形。

    “五鬼戮神阵,去!我看你这次能撑多久!”

    只见五道血光从五只鬼将身上冲天而起,形成血色风暴,鬼将手中,无数厉鬼幻化成刀枪剑戟斧五种武器,武器上血雾浓重,翻滚不休。

    夹着刺耳的鬼啸之声,五只鬼将飞身而起,将花九围得密不透风,手中武器对着花九狠狠劈下。

    见此情景,演武场外魔铃教弟子全都兴奋起来。

    戮神幡因五鬼戮神阵成名,夏长老最强杀招之下,这猫妖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