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砂隐村的窘境
    看着千代泪流满面的样子,石磊再次懵了。

    “我被封印……不是,我失踪了十年?”

    因为太过震惊,他差点说漏嘴,而看着千代这个样子,又不太像和自己开玩笑……

    “难道不是本人?还是说其实是我在做梦?”

    想到这里,他缓缓曲起手指,在泪流满面的千代脑门上“咚”的弹个一个脑瓜崩。

    千代:“╭(°A°`)╮”

    猿飞日斩:“╭(°A°`)╮”

    十年未见,见面就给老师一个脑瓜崩是什么操作?

    看着两人震惊的样子,石磊顿时露出了一脸的羞涩,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嘿嘿,我就是看看老师是不是别人假扮的,毕竟变身术这种东西又不是什么秘密,对吧?哈哈……哈哈哈哈……”

    “……”

    看到他这个样子,猿飞日斩顿时露出了一脸无语的表情,而千代则是“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了。

    一边笑一边就伸手捏了捏石磊的脸。

    “虽然长大了这么多,但是这个不着调的样子,却是一点都没变呢,嗯……比老师都高了!”

    “额……”

    听到千代这话,石磊这才意识到,原本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千代,此时却只达到了自己的下巴。

    “额……难道真的已经过了十年?”

    想到这里,石磊连忙朝着千代问道:“老师你带镜子了吗?”

    “没有!”千代摇了摇头,“我一个老太婆带镜子做什么?”

    “额……好吧!”

    听到千代的话,石磊只好看向一旁的猿飞日斩。

    “火影大人您带镜子了吗?”

    猿飞日斩:“……”

    我特么看上去像是那么臭美的人吗?

    看着石磊一脸正经的样子,猿飞日斩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无奈,然后朝着身边的木叶暗部问道:

    “你们谁带了镜子?”

    “报告火影大人,我带了!”

    猿飞日斩的话音刚落,一个带着面具的紫发女性暗部就走上前来,从怀里取出一面镜子交给猿飞日斩。

    “嗯!”

    猿飞日斩点了点头,然后从她手里接过镜子转交给石磊。

    “谢谢!”石磊道了声谢,这才镜子从猿飞日斩的手里接过来,照向自己的脸。

    这一招之下,他顿时面色大变。

    “这是我?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

    “蜥……”

    看着石磊一脸震惊的样子,千代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当即就想出言安慰。

    不过还没等她把剩下的话说出来,石磊那带着一丝惊叹的声音就再次传到了她的耳中:

    “我怎么会长得这么帅啊?”

    千代:“╭(°A°`)╮”

    你刚才准备说的是这个?

    看着石磊一脸陶醉的样子,千代感觉自己刚才白担心了。

    不过随后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石磊的目光中满是宠溺,并笑骂了一句。

    “这个贪财好色又自恋的小混球!”

    而石磊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依旧一脸痴迷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你果然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不愧是风之国第一帅气小王子,忍界颜值的担当,佩服!佩服!”

    “……”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众人同时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不过对于这些石磊当然是不在乎的。

    照完了镜子之后,他就顺手将镜子塞进了自己的后腰,并朝着那个借镜子出来的紫发木叶女暗部扬了扬下巴。

    “谢谢你送我的镜子,这个人情我以后还你!”

    女暗部:“……”

    我什么时候把镜子送你的?况且你丫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还我人情?

    表脸!

    当然,这话她只是在心里想想,因为从猿飞日斩对石磊的态度来看,她知道对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对方可是连三代火影的外套都系在腰上了,拿他一块普通的镜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她听到石磊的话之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着猿飞日斩低头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石磊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就转头看向一旁的千代。

    “看来真的已经过了十年了,抱歉啊老师,我也是身不由己。”

    “我知道!”

    听到石磊的话,千代立刻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不善的看向猿飞日斩。

    “这事应该和木叶脱不开关系,三代火影是否可以给我一个解释?”

    “嗯……”

    面对千代的质问,猿飞日斩顿时拿起烟斗吸了一口,然后看向石磊。

    “这事我觉得你应该问石磊阁下,他应该是最清楚这件事的。”

    “三代火影说的没错,这事的确不能怪木叶!”

    猿飞日斩话音刚落,石磊就一脸无奈的摊开了手。

    “因为这事他们根本不知道,所以就老师你也不用追究这些了,还是跟我说说您吧,这些年你还好吗?”

    “哎……”

    听到石磊问起自己的情况,千代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一丝欣慰,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好不好倒是无所谓,就是砂隐村的情况不太好。”

    “呃……砂隐村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

    看着石磊一脸疑惑的样子,千代顿时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因为你的失踪,大名将这件事归咎到了火之国的身上,砂隐村和木叶也在边境产生了一些冲突。”

    “额……输了?”

    “……”

    听到石磊一口猜出真相,千代顿时沉默了一下,然后一脸苦涩的点了点头。

    “是的,因为砂隐村的失败,让大名非常不满,所以极大的缩减了砂隐村的军费。

    甚至就连原本应该发布给砂隐村的任务,都转交给了木叶村,现在的砂隐村已经大不如前了。”

    “额……那还真是惨!”

    看着千代一脸失落的样子,石磊连忙安慰她。

    “哎呀,老师你也不用太难过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军费的事不用担心,大名那里我去跟他说,不过就是几圈麻将的事嘛,小事而已!”

    “……”

    听到石磊这话,千代的面色顿时就变得古怪起来。

    倒不是因为他不相信石磊的话,而是因为困扰了砂隐村近十年的问题,结果到了石磊这里,就成了几圈麻将的小事。

    这一对比之下,她感觉他们这些砂隐村的高层,简直就是废物。

    石磊不知道她的想法,看到她面色古怪的样子,还以为她不知道麻将是什么,连忙和她解释起来。

    “老师您不知道麻将是什么吧?就是一种可以娱乐的棋牌,主要的作用……嗯……是赌钱!”

    “我知道!”

    听到石磊的话,千代就再次一脸无奈点了点头。

    “这东西起初在风之国贵族之中盛行,如今已经风靡整个忍界了,砂隐村就是靠着罗砂制作的砂金麻将,才好不容易支撑到现在的。”

    “额……砂金麻将?”

    听到这个词语,石磊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堆金光闪闪麻将,当即就朝着千代竖起了大拇指。

    “好创意,回头让他给我弄一副定制的,麻将背面都印上我英俊帅气的头像,老师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