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八戒你又调皮了
    听到花树说要把妹妹嫁给自己,石磊瞬间又是一大嘴口水喷到了他的脸上,同时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咳咳……抱歉啊花树,我这人就是口水特别多,你别介意啊,刚才我好像听你说你要把妹妹嫁给我?”

    “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花树一边擦这脸上的口水,一边抽搐着嘴角。

    “我怕妹妹嫁给你之后会被你的口水淹死!”

    石磊:“(′?ω?`)”

    淹你妹啊,老子喷出来的是瀑布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花树改变主意也确实让石磊松了口气。

    毕竟他已经决定了,以后只会娶叶仓一个人。

    至于其他的女人,他只会严格遵守“三个不”的原则,既——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誓做忍界第一渣男!

    让所有女人服下他藏好的毒,然后被彻底征服,最后伤心流泪!

    造孽啊!

    想到这里,石磊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闭上眼睛深情的唱了起来。

    “终于找到一个方式分出了胜负,输赢的代价是你粉身碎骨。

    外表健康的你心里伤痕无数,最后成这场战役的俘虏……就这样把你征服,让你躲在墙角里哭……”

    花树:“╭(°A°`)╮”

    又来?

    看着一言不合就尬歌的石磊,花树嘴角抽了抽,然后带着刚买到手的转生傀儡【雾鬼】,离开了屋子。

    走到门口时候,还顺手揪住了正躲在墙角偷听的小丫头花名,直接把她带走了,只留下两个仆役负责照顾石磊的起居。

    等到石磊把歌唱完的时候,就发现屋子里只剩他一个人了。

    “额……花树呢?”

    他挠了挠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不是说请我保护他的吗?人呢?”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一个仆役就端着菜饭走了进来,然后恭恭敬敬的朝着他开了口。

    “石磊大人,这是您的午饭,殿下让我转告你,他现在已经有了雾鬼大人的保护,所以您可以安心休息了!”

    “雾鬼大人?”

    听到仆役对雾鬼的称呼,石磊顿时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才朝着他摆摆手。

    “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仆役答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而石磊则开始吃饭。

    他吃得很认真,每一口都细嚼慢咽,这是他来到忍界后养成的习惯。

    因为在绝大多数日子里,他都是与兵粮丸为伴,能吃上一口热乎饭真的不容易。

    所以他很珍惜。

    虽然现在他已经离开了砂隐村,来到了风之国的都城,以后也不用再过那种风餐露宿的生活了,但是他却不会抛弃过去。

    活在当下很重要,但忆苦思甜同样不能扔。

    半个小时之后,石磊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然后连忙托盘一起送到门外,并朝着仆役说了一句。

    “多谢款待!”

    “不不不……”

    听到他的话,仆役连忙朝着他躬身行礼。

    “款待您的是殿下,我们只是奴仆而已,大人太客气了,大人且先休息,我等先告退了!”

    说完,两个仆役就神色匆匆的退下了。

    看到这一幕,石磊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到院子里的水池边坐下,脱掉鞋子把脚伸进水里。

    感受着脚底的凉意,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脸上也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舒服吗?”

    一个轻灵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他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谁了,所以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嗯,挺舒服的!”

    说着,他就睁开了眼睛,朝着身边的小丫头花名微微一笑。

    “你要不要试试?”

    “嗯!”

    花名立刻点了点头,立刻脱掉鞋子,然后学着石磊的样子坐到水池边,把脚伸进水里。

    “咦?”她轻呼了一声,然后一脸惊讶的看着石磊,“真的很舒服呢!”

    “呵呵!”

    看着小丫头一惊一乍的样子,石磊再次笑了笑,然后抬起头看向天空,目光开始变得深远。

    这个时候,花名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想妈妈?”

    “嗯?”听到她这话,石磊顿时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想妈妈的时候,就会这样看着天空。”

    说着,她就抬起头看向天空,脸上闪过一丝回忆。

    “妈妈长什么样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看着天空的时候,又好像会想起一些,妈妈在天上也会看到我吧?”

    “也许吧!”

    石磊感叹了一声,就把脚从水里提了起来,然后开始穿鞋子。

    看到这一幕,花名顿时露出了一丝诧异,连忙问道:“你要去哪?”

    “去抓几只小老鼠!”

    石磊一边穿鞋子一边开口道:“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跑,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他就使出了瞬身术,“嗖”的一声就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花名顿时歪了歪头,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小老鼠?”

    她不知道,石磊口中的小老鼠,可不是真正的老鼠,而是几个越墙而入的忍者!

    他们的动作十分隐秘,进来之后就换上了仆役的衣服,就连花树府中的护卫也没有发现。

    但是对于将整座府邸都纳入感知范围的石磊来说,他们的行动,就好像黑夜里的灯笼一样显眼。

    所以还没有等他们有所行动,就被石磊挨个逮住,并封印了全身的查克拉。

    接下来的处理方式就简单多了,石磊直接把他们用绳索一捆,然后就扔给巡逻的护卫。

    至于他们怎么处置,就不关石磊的事了。

    原本石磊以为这一波就算完了,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之后的十数个小时之内,接连来了好几波人,弄得他不胜其烦。

    最后他干脆也不抓人了,直接把四个水铁炮傀儡放了出来,让它们守在花树府邸的四个方向。

    凡是越墙而入的——杀!

    这个命令一下,接下来石磊确实省心了。

    不仅当天晚上睡了个好觉,就连接下来的一周里,也再没有离开过他所在的小院。

    每天不是吃饭睡觉,就是陪花树的小妹花名聊天,听她讲述心里的小故事。

    这一天早上,花名也如同往常一样,来到了石磊的小院,准备给他说说自己刚才遇到的趣事。

    但是令她没想的是,石磊根本不在院子里,就连屋子里也是空空如也。

    最后她在的院子的水池边,找到了一张用石头压着的字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

    “谢谢款待,有缘再见。”

    “呜……”

    看到这几个字,小姑娘的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抓着字条一路泪奔而去。

    看到这一幕,站在屋顶上的石磊顿时长叹了一声。

    “唉,又让一个女孩子为我伤心流泪了,我真是罪孽深重,猴哥你说呢!”

    “八戒,你又调皮了!”

    石磊:“(′?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