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一百二十章 扫墓
    看着那个主动站出来的男孩,石磊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宇智波带土!

    这个后期的大BOSS之一,一手促成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元凶,此时还只是一个十分青涩的少年。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一会家伙会搞出那么多事来,如果现在除掉他,那么以后是不是没那么多事了?”

    想到这里,石磊的眼中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杀意。

    不过就在下一刻,猿飞日斩就突然上前一步,挡在了石磊和带土之间。

    并朝着带土开口道:“好了带土,不要捣蛋了,把花给我吧!”

    “额……好的!”

    带土并不知道为什么猿飞日斩会突然和自己说话,所以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才将手里的鲜花递给他。

    “谢谢你,火影大人!”

    “嗯,下去吧!”

    猿飞日斩朝着他摆了摆手,等他带着野原琳离开之后,才转身将手里的鲜花递给石磊。

    并朝着他笑了起来。

    “呵呵,拿着吧,这可是一个好孩子的礼物呢!”

    “好孩子?”

    听到猿飞日斩这话,石磊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我可不这么认为,你说的好孩子,一年后会让木叶身受重创,将来还会给这个忍界带来巨大的灾难,你信吗?”

    “呵呵,是吗?”猿飞日斩再次微微一笑,“我举得不大可能呢!”

    “好吧,你开心就好!”

    石磊耸了耸肩膀,然后主动转移了话题。

    “好了,带土的事就先不说了,火影大人,我们想到木叶白牙灵前瞻仰一番,不知道是否可以?”

    “这……”

    听到石磊这话,猿飞日斩顿时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看向一旁的海老藏。

    “这是砂隐村的要求吗?”

    “不是!”

    海老藏先是摇了摇头,然后低头朝着猿飞日斩行了一礼。

    “这只是我们私人的要求,在上一次的战争中,我姐姐的儿子和儿媳都死于白牙之手,并一直耿耿于怀。

    但如今砂隐村和木叶结盟,也代表着旧时代恩怨的终结,所以我只是想去看看罢了,如果火影大人不同意也没关系!”

    “时代恩怨的终结吗?”

    听到海老藏这话,猿飞日斩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谢谢火影大人!”

    海老藏再次朝着猿飞日斩道了身谢,然后朝着身边的罗砂开了口。

    “罗砂,让大家散了吧,你也不用陪着我了,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返回砂隐村!”

    “是!”罗砂答应了一声,然后就下去安排砂隐村的忍者去了。

    而海老藏则和猿飞日斩一起,并肩朝着木叶的陵园走去。

    石磊本来不打算去的,但看着跟在猿飞日斩身边的几个暗部,他又有些不放心海老藏,干脆也带着叶仓跟了上去。

    很快,几个人就来的了木叶的陵园。

    木叶的陵园在村子外面,靠近训练场的位置,规模很大,如同一个巨大的足球场。

    在陵园的正前方,还竖立着一块巨大的慰灵碑,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

    看到这一幕,海老藏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踌躇。

    猿飞日斩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就朝着他开口道:“旗木朔茂在这边,跟我来吧!”

    说完,他就带着海老藏朝着墓园的边缘,最后在一个小土堆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

    “这里?”

    看着眼前这个不但没有墓碑,而且还十分不起眼的小土堆,海老藏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

    “这里就是木叶白牙的墓?”

    “嗯!”猿飞日斩似乎不愿意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但是海老藏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于是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石磊。

    石磊知道海老藏的意思,所以也点了点头。

    “没错,这里就是旗木朔茂的坟墓,我早就和你们说过了,他死的并不光彩,毕竟每个村子都有一些令人难以启齿的龌蹉!”

    “……”

    听到石磊这话,海老藏顿时沉默了,也猿飞日斩也没有说话,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暗部都低下了头。

    看着这一幕,石磊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无奈,当即走上前去,朝着旗木朔茂的坟墓吐了一口唾沫。

    “呸,旗木朔茂,这口唾沫,是我为我的老师千代吐的,你杀了她的儿子和儿媳,让她半生孤独悲痛,我一口唾沫,你受得不冤枉!”

    说完,他又将手里捧着花放在了坟墓前面。

    “这一束花,是我个人送给你的,因为我觉得你一个令人敬佩的忍者,愿你在极乐净土得到安息!”

    听到石磊的话,跟在他身边的叶仓,也上前将手里的花放在旗木朔茂的坟前,也朝着他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愿你得到安息!”

    说完,她又再次回到石磊的身后。

    海老藏的手里也有一束花,他想了想,也上前将其放在了旗木朔茂的坟墓前。

    看到这一幕,猿飞日斩和他身后的几个暗部,脸色都变得复杂起来。

    一个被自己村子逼死的忍者,居然被敌国的人这么敬佩,这让他们有些难以想象。

    而这个时候,海老藏已经转过了身来,并再次朝着猿飞日斩躬身行了一礼。

    “谢谢你火影大人,感谢你满足了我们这么无理的请求,那么我们这就回去吧,请!”

    “请!”

    两人相互客气了一番,然后就转身朝着陵园外面走去,石磊和叶仓也跟了上去。

    几人离开之后,陵园一侧的灌木丛里就钻出了三个人来。

    如果石磊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这三个人的身份——

    正是卡卡西、野原琳和带土!

    三人出来之后,带土看了一眼石磊他们放在坟墓前的三束花,脸上闪过一抹惊讶。

    “砂隐村的家伙居然专门跑来给这个人献花?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身边的卡卡西,并朝着他问了起来。

    “对了,他们刚才说这个人叫做旗木朔茂,好像卡卡西你也姓旗木吧?你认识这个人吗?”

    “一个破坏规则废物而已!”

    卡卡西冷冷吐出一句话,然后又淡淡的看了一眼坟墓前的三束花,直接转身离去。

    “哎……你等……”

    带土正准备叫住卡卡西,但是却被野原琳给拉了回来,然后有些责怪的瞪了他一眼。

    “带土,不要乱说话,旗木朔茂就是卡卡西的父亲!”

    带土:“╭(°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