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一百一十章 底牌与试探
    此时石磊的阴封印里储存着103000MP,也可以说是查克拉。

    一旦解封,他就能直接调动这笔庞大的查克拉!

    届时,不但体术威力大增,最重要的,是可以使用【医疗禁术·创造再生】!

    【医疗禁术·创造再生:开启阴封印后可用,恢复全部生命值,移除一切流血及致死效果,并使肢体再生,每次消耗1000MP】

    PS:只要MP没有耗尽,我就是初代火影!

    103000MP,足够石磊使用103次创造再生。

    只要不被砍掉脑袋,无论受到多严重的伤,他都能立刻痊愈,恢复如初!

    这,就是他的底牌!

    “凭借这张底牌,我完全可以凭着受一次重伤,先把蛞蝓大仙人直接通灵出来,然后再想办法脱身!”

    和其他人的通灵术不一样,石磊的通灵术是技能,可以不用结印直接释放,这也是他的底牌之一。

    正常情况下他是不愿意暴露的,因为一旦把自己的底牌暴露了,不确定的危险也就增加了。

    而且一旦解开阴封印,他又要陷入长达数月的“虚弱期”,这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困扰。

    但是现在却不是考虑这个的是时候了,身处敌营,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石磊逐渐变得坚定的眼神,猿飞日斩却笑了起来。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有所依仗,只不过使用这个依仗你也要付出不少代价吧?所以……你其实并不愿意拼命?”

    “废话,没事谁会愿意拼命?”

    听到猿飞日斩这话,石磊顿时就一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老子好端端的睡觉,一睁眼就被你们抓来了,抓来了也就算了,还打算要我的命,难不成我要伸长脖子给你杀不成?凭什么?”

    “呵呵!”

    面对石磊的控诉,猿飞日斩再次咧嘴一笑,然后朝着他摆了摆手。

    “放心吧,我暂时不打算要你的命,如果我想要你的命,那么就算你使用底牌也没有用,因为我可是三代火影!”

    猿飞日斩这番话,可谓是软硬兼施,但是石磊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直接就轻哼了一声。

    “切,你有什么本事你以为我不知道?除非你使用尸鬼封尽,不然就别想奈何小爷我,可是你敢吗?你舍得死吗?”

    “嗯?你居然还知道尸鬼封尽?”

    听到石磊这话,猿飞日斩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

    “红色头发,能使用医疗忍术,还能召唤蛞蝓,又知道尸鬼封尽,你小子该不会是漩涡一族的吧?”

    “呵呵,你管得着吗?”

    面对猿飞日斩的问题,石磊再次回应了他一个不屑的笑容。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杀了我,但是我会反抗,造成的后果你自己承担,第二,放了我,改天咱们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不,我两个都不选!”

    听到石磊这话,猿飞日斩顿时摇了摇头,然后朝着一旁的水门扬了扬下巴。

    “水门,去把玖辛奈叫过来!”

    “是!”

    听到猿飞日斩的话,波风水门立刻答应了一声,然后就直接化为一道金色的光芒消失了。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随着一阵金光闪动,他再次出现在了帐篷之中,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着绿色木叶忍装,头戴木叶护额的红发女人。

    她出现之后,立刻就朝着猿飞日斩低头行了一礼。

    “三代火影大人!”

    “嗯!”

    猿飞日斩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被奈良鹿久用影子模仿术束缚的石磊。

    “玖辛奈,你看看这个是不是漩涡一族的人,你应该可以感受到他的查克拉的!”

    “嗯?”

    听到猿飞日斩这话,漩涡玖辛奈也注意到了石磊,目光很快就被石磊那一头红发给吸引了过去。

    “这样的红色头发,好像真的是漩涡一族的巴呢!”

    说着,她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什么。

    过了一会,当她再次重新睁开眼睛时,脸上的表情已经被激动代替了。

    “很强的查克拉,真的……真的是漩涡一族的巴呢,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巴呢!”

    石磊:“(′?ω?`)”

    的巴呢?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激动的红发口癖女,石磊就是再傻也知道他就是原著中鸣人的母亲——漩涡玖辛奈了。

    “不愧是鸣人的老妈,玖辛奈确实挺漂亮的,水门的眼光不错嘛!”

    想到这里,他又看向一旁的波风水门,并朝着他挤了挤眼睛,给了他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

    波风水门立马明白了,只能回应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两人的眼神交流并没有瞒过一旁的猿飞日斩,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再次朝着石磊开了口。

    “现在你相信了吗?我们木叶村一直都是漩涡一族的盟友,只要你没有做过伤害木叶的事,木叶也不会伤害你的!”

    “哦?是吗?”

    听到猿飞日斩这好,石磊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讥讽。

    “那照你这么说,以前我治疗了上百个木叶忍者,其实是对木叶的伤害,所以才招致了我现在的下场?”

    “当然不是!”

    猿飞日斩似乎没有注意到石磊语气上的问题,不急不缓的摇了摇头。

    “木叶从来都不会伤害无辜,但前提是你首先得证明你自己,比如先说出你的真实身份!”

    “呵呵……说得真好听!”

    对于猿飞日斩语言的试探,石磊也懒得和他啰嗦了,直接看向一旁的波风水门。

    “那个波风水门,我问你,你把我带来的时候,有没有伤害那个和我一起的女人?”

    “呃……你是说灼遁的叶仓吗?我……”

    波风水门正准备开口说话,猿飞日斩就突然抬手打断了他,然后再次朝着石磊开了口。

    “先说出你的身份,然后我再让水门告诉你灼遁的叶仓的消息,怎么样?”

    “好!”

    石磊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石磊,也叫做蜥,初代风影妻子千代唯一的弟子,三代风影亲口任命的上忍,砂隐村医疗部代理部长,砂隐村的高层之一!”

    “额……”

    听到石磊这话,在场的人中包括猿飞日斩在内,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而山中亥一,他的表情除了惊讶之外,还有几分震惊。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袭击了岩隐村,打伤了三代土影,还屠杀雾隐村数百人的‘火焰之蜥’吧?”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再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就连猿飞日斩的脸上都闪过一丝异色。

    显然,他们都没想到凶名赫赫的“火焰之蜥”,居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看着众人一脸诧异的样子,石磊顿时有些意外的看了山中亥一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我,不过‘火焰之蜥’这个名号俗了点,我更希望你们称我为——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一枝梨花压海棠的湿骨林蛞蝓小王子石磊大人!”

    “……”

    听完他这一番自我介绍,众人齐齐露出了无语的表情,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自来也。

    那表情似乎是说——原来这样的白痴不止一个!

    自来也:“(oД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