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九章 夜游神
    城隍庙不远处的客栈,赵小欢定了一间客房住了进去。

    这个客栈是离城隍庙最近的客栈,不仅如此,赵小欢定的客房,若是打开窗户,就能瞧见城隍庙这边的情形,这对赵小欢而言,自是最好不过的了。

    “香火之气聚而不散,甚至有神光点点,定然是有城隍无疑。”

    赵小欢在客栈内从窗户内看着城隍庙,眼中光芒流转,看破一切,只是,这话定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谁知道城隍会否有什么神异之处,若是说出了话,而且此地离城隍庙不远,被城隍感应到了,那就有些不妥。

    毕竟他还从未和鬼神有过接触。

    入夜,赵小欢没有躺下休息,到了他这个境界,连续数日不眠不休都没有任何的影响。

    城隍那边仍旧是香火之气聚而不散,直到深夜,才有香火缠身的鬼差从城隍庙内飘荡了出来,手持一面玉牌,顺着街道而去。

    这是夜游神。

    城隍庙内的夜游神,虽然道行不会过深,可巡查城池,防止一些妖邪混入城池,虽说作用不会太大,真敢进入城池的妖邪肯定道行高深,有隐藏妖气的手段,但这也是一种震慑。

    若是没有城隍庙的城池,周围的人类寿元大限到了以后,魂魄能顺着天地间的规则入那地府,重新转世投胎。

    可这只是正常情况,若是有妖邪作祟,摄取了这些人的魂魄,那这些魂魄就入不得地府,至于去往何处,这就全看这些妖邪的想法了。

    而若是城池内有了城隍,这等情况几乎不会发生,就算是有所发生,一旦被城隍觉察之后,定然会派鬼差查明清楚,让妖邪无所遁形。

    城隍的存在,其实就是一种威慑。

    不仅如此,若是有城隍在,死去的魂魄在城隍庙内就可对其生前的善恶进行决断,那些良善之人,甚至能得以鬼差的位置。

    鬼差的位置虽小,可却是一种福报。

    而且若是自家有仙人在城隍庙内任了鬼差,在某种程度上,对阳世的族人也会有一定的庇佑。

    赵小欢身形微动,已经出现在了夜游神的身后。

    只是,虽然离的不算太远,他能清楚的看到夜游神,可夜游神却感觉不到他,根本不知道被人跟踪了。

    城隍庙内一众鬼神的道行和香火有关。

    若是香火足够,他们的道行自然高深,可若是香火浅薄,甚至城隍的实力还未必会比那些化形的妖物要强。

    夜游神只是手持玉牌,在城内走动,哪怕是碰到有走夜路的行人,那些行人也是瞧不见的。

    “看来鬼神之间职责不同,不会随意插手。”

    经过一家哭声不断的宅院的时候,看着宅院内手持锁链的鬼差,赵小欢若有所思的点头。

    鬼差拿人,自是此人的阳寿已经到了,所以鬼差才会上门拿人。

    只是,也并非是所有阳寿尽了的人都要鬼差前去勾取魂魄,这虽是鬼差的职责,可并非必须。

    毕竟若是一些大城池,发生了意外,那么多人死于非命,鬼差怎么可能忙的过来?

    鬼差勾取魂魄,只是怕意外发生。

    常人若是死去,周边有城隍庙护佑的,在一定的范围内,魂魄会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前去城隍庙的。

    之所以鬼差勾取魂魄,是怕一些歹人为恶,或是有妖邪之术,将死之人的魂魄强行镇在体内等。

    夜游神经过鬼差勾取魂魄的院子,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仍旧保持着前行的速度,四处在街道上游荡。

    这些鬼差和夜游神生前都是良善之人,其生前的善功足以在城隍内任一个鬼差的职位,所以才会没有转世投胎而去。

    所以,他们自然是和生前一般,拥有灵智的,只是,这会没有沟通罢了。

    若是鬼差都是一群没有灵智的鬼神,那也就没人盼着死后为鬼差了。

    “鬼差比起夜游神要差不少的道行。”

    “十个鬼差联手,怕也不是夜游神的对手。”

    赵小欢只是看了一眼这些勾魂鬼差,就明白了这些鬼差和夜游神的差距。

    香火能够让这些鬼神提升实力,可香火肯定是有限的,所以这些香火就会按照鬼神的地位来划分。

    虽这是第一次见到夜游神和鬼差,可有些事情,并不算是什么隐秘,就如同夜游神一般,若是那些大城池,日夜游神也是有数位的,而非是固定的一位。

    只有城隍不管是城池大小,定然只有一位。

    “夜游神。”

    赵小欢看了眼已经泛白的天色,快步上前,喊了一声准备返回城隍庙的夜游神。

    “谁?”

    原本手持玉牌在游荡的夜游神玉牌紧握,双目凌厉,胡须更是无风自动,他竟然不知是何人在喊他。

    “夜游神。”

    赵小欢又喊了一声,由远到近,出现在了夜游神的跟前。

    “凡人?”

    “不,仙人?”

    夜游神惊疑不定的看着赵小欢,他竟然感觉不到跟前这人的分毫气息,不知其跟脚,到底是人还是妖亦或者是仙人?

    只是,仙人怕是不能,这世上如今也就他们这些鬼神尚在,仙人早已不显仙踪,这是城隍大人亲口说的。

    “你是何人?”

    虽然心中惊疑不定,可夜游神仍旧强自镇定的看着赵小欢,不知对方是何意,这可是在城内,他倒不怕对方有些许的心思。

    “赵某自远处云游而来。”

    “惊闻此地有城隍,特来一见。”

    “不想竟先遇到尊驾了。”

    赵小欢笑呵呵的拱手,他也是看这个夜游神并非是什么凶神恶煞之辈,倒是像极了那种心性随性的人,所以才会出来打招呼的。

    “云游而来的?”

    夜游神打量着赵小欢,见他说话知礼,也手拿玉牌,拱手一礼:“尊驾想见我城隍大人可是有何要事?”

    城隍可并非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可跟前这位不同,定然是有些道行的高人,对此类人,夜游神不愿得罪。

    甚至,城隍也不愿得罪此类人。

    若无恩怨,何必相互敌视?城隍是为了香火,镇守一方城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