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七章 出手
    “不能烧,不能烧啊。”

    黑衣人大吼,面色惨白,真若是把周家这一船护卫连同周辉全部烧死或是淹死在这通天江上,他绝对是要背井离乡了,绝无回旋的余地。

    甚至,若是周家下了悬赏,银子足够多,到时候就算是他远走他国也可能被人盯上。

    这个年头就是如此,不仅官府能下通缉令,就是普通人,也能下追杀令,只是这个追杀令肯定不能让朝廷不满意。

    也就是说,只能是追杀大奸大恶之徒。

    哪怕对方是良善之辈,追杀令肯定也要把对方形容成无恶不作的恶人。

    “烧死他们。”

    “烧死他们。”

    黑衣人虽然在大吼,可那些匪首们可不是好相与的,他们能聚在这,是因为共同的利益,现在一时恼怒,眼看在这么拼下去他们带来的人全都要折损在这,根本攻不下大船,与其如此,总不能就这么退去吧?

    自己吃亏了,总是要让周家也掉一层皮才行。

    至于什么追杀与否,他们不担心,他们又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认识他们?

    就算是真要追杀,也轮不到他们被追杀。

    一时间,火把纷纷,从大船之上落下,在从小船上被捡起扔回大船。

    局势很是可笑,可没人笑的出来,这可是生死之战,大船真的被烧了,没几个人能活着逃走,同样的,小船也是如此。

    “拦住火把。”

    周辉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用火烧船,自己可以烧船,那是因为自己只想灭了这些水匪。

    可这些水匪不同,他们是想要船上的货物,不管他们会不会赶尽杀绝,肯定不会烧船,若不然他们的努力就是白费。

    哪怕这些水匪是被人花了大把银子请来的,可这船上的货物也绝对会让他们动心,而不会想着单纯灭了自己这边。

    可没想到,局势图标,果然是一群匪类,发狂之后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竟然放火烧船,这是失去了理智了啊。

    “哎。”

    “退去吧。”

    周辉正在惊恐之时,只听身后有叹息声传出,虽然厮杀声镇彻了整个江面,可这叹息声仍旧轻飘飘传进了他的耳朵。

    不仅是周辉听到了叹息声,所有厮杀之人都听到了叹息声,紧随而来的那声退去吧,更是让所有人愣了一下。

    只见得原本落在大船上的火把,全都从船上飘荡了起来,在空中摇晃,怪异瘆人。

    “是何方高人?”

    黑衣人双目撕裂一般,露出惊恐之色,火把凭空而立,这是何等高人才能做到?

    不,这非人力能为。

    就是顶尖的武林中人怕也做不到如此。

    “若是想要厮杀,堂堂正正厮杀较量就是,何必在江面之上拦截?”

    “污了这清澈的江面。”

    “速速退去。”

    赵小欢在房间内叹了口气,若非必要,他是不愿出手的,倒不是畏惧因果,求仙之人虽然畏惧因果,可也并非真的就因此太过胆小,不敢出手,若真是遇事不敢出手,那还修的哪门子仙?

    所谓因果,其实并非是佛家的说法,仙人也有因果一说,只是后来这两字归到了佛家罢了。

    除非是天大的因果,若不然,些许小的因果,其实对求仙之人没什么影响的,至多是日积月累罢了。

    可这种积累其实就是功德和业力的积累。

    他最初不愿意出手,只是不想插手凡俗之事罢了,可他毕竟是乘坐周家的船只,而且,对方是水匪,或是有意隐瞒了身份,但于目前而言,善在周家而恶在这些水匪。

    “是赵公子?”

    周辉已经听出了声音的来源,而且他之前和赵小欢有过交流,自然能听出声音的。

    “是仙人?”

    “是妖法。”

    “周家有妖术。”

    小船这边猜测不断,嘀咕声连连,虽未有人喊着撤退,可是已经有边缘的小船开始偷偷的往来时方向划去。

    他们这些人又不是死士,更不是谁家的护卫,他们是土匪,这次来是为了财。

    现在财没得到,损失更是惨重,若是在这么继续下去,连他们的小命都要留在这,这种情况下,谁还不走?

    难不成真要这么上去送死么?

    周家可是有妖术啊,虽然不知为何最开始的时候没用妖法,可现在既然用了,惹不起,赶紧躲。

    谁也不知周家的妖法能有多厉害,或是还有无其他后手。

    “装神弄鬼的东西,给老子滚出来。”

    正和周雄对立的黑衣人大吼,他在武林当中也算是有名有姓的高手,可还真未碰到过如果诡异之事。

    “快退。”

    后面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大吼,时不可为,就趁着现在赶紧退走。

    至于这是不是周家在故弄玄虚,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这边人心已乱,根本没法在战了。

    “滚出来,让老子瞧瞧是什么狗东西。”

    前面站着的黑衣人大吼,眼中甚至有兴奋之色闪过,他自认已经到了瓶颈,在想更进一步很难,可若是能得了周家这个底蕴。

    若是那说话之人早已出来,他定然二话不说,现在就退走,可既然那人只敢藏在暗处,定然实力不强,只是用了某种秘法。

    若是能斩杀了周雄,得了秘法,日后他定然能一飞冲天。

    念及此,黑衣人满脸兴奋。

    后面同意黑衣戴面具之人叹了口气,不在管他,乘船离去,这个时候留下来就是赌命,他们都是惜命之人,自然不肯赌命的。

    至于这位执意不走的高手,他的结果如何,看天意了,若是周家真是虚张声势,这整船东西都给他,又有何妨?

    “拦住他。”

    周辉面色变动,也猜出了黑衣人的心思,赶紧冲着周雄吩咐。

    他白天和赵小欢搭话的时候也看过他的手掌,根本就没有老茧,不像是习武之人,估摸着是学了些术法之流,用来唬人可以,可真要动手,恐怕要遭。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让这黑衣人把赵小欢给逼出来,少年人面皮薄,这黑衣人如此出言不逊,周辉真怕他把赵小欢给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