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六章 怒了烧船
    “只管冲杀,别让他们上了船。”

    “分几个人,等他们靠近,点火,烧了他们的船。”

    周辉冷笑着,同样在布置,之所以转走水路,就是因为猜到可能有人在暗中打商队的主意。

    虽说转走水路了,可照样是要小心行事的。

    “些许智谋不足的蠢货,真想能在这江面上把咱们拦截了?”

    “若是直接之前在路上把咱们拦截了,不比现在在江面上强?”

    周辉从心里是看不起对方的,若是真有足够的计谋,就该一击毙命,而非是先来个试探。他在看来,之前在到达临江城之前的攻击,其实就是试探。

    可这种试探,是最没计谋的行为,这可不是两军交战的时候,还拍人前去试探对方的虚实。

    一个试探,就已经暴漏了目的,让自己这边有了防备。

    若是以有心算无心,他们周家就算是护卫强悍,肯定也会吃一个大亏的,可如今,对方早就已经暴漏,只是他这边没在家族罢了,可这也不耽误他做些准备。

    “杀。”

    “杀上船,抢了货物。”

    “大家一起发财,到时候金盆洗手。”

    “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上船。”

    喊杀声一片,响彻方圆数里的江面,就连附近的江岸之上,都能听到喊杀声。

    “扔火把。”

    大船上有人嘶吼,特制的火把被点燃扔向小船。

    小船上的人虽不至于各个都是武林高手,可也都身手不错,若不然不会让他们乘船过来,火把还未落在小船上,就被刀剑拦住了。

    只可惜,小船太多,挤在大船周围。

    火把虽然没落在目标小船上,可最终还是落在了其他船上,火把是特制的,不那么容易熄灭,就是雨天,也能燃那么一会,更何况是遇到木船。

    火把纷纷落下,一时间,火光冲天,把大船周围全部照亮了。

    甚至岸上数十里的地方,都能看到通天江这个位置火光冲天。

    只是,岸上的人虽然能看到,可没一个人过来看热闹,甚至江边有的船只还看到这幅情景,赶紧把小船靠岸停放之后,跑回家去了。

    这幅模样,一看就是有人在打斗,而且规模肯定不会小,寻常人哪敢搀和进这种事情,别说是搀和进去了,指不定稍微多看那么一眼,都要落个身首异处。

    “多少人要葬身于这通天江上。”

    赵小欢在屋内叹了口气,窗户虽然关着,可窗外通红一片,喊杀声不断,让屋内也是充满了危机。

    厮杀已经持续了一刻钟还多,期间虽有水匪攻上了大船,可架不住商队护卫的拼命反击,最终也只是制造了瞬间的混乱,就被击杀了。

    至如今,一刻钟即将过去,仍旧没有水匪能够攻上大船。

    由此可见,周家的实力的确非同一般,连早就有所准备,针对商队而来的敌人都能给拦在船上,其本家实力只会更强。

    虽说商队转走水路是猜到了些什么,肯定也有准备,可这个准备时间不多,而且还是在外乡,准备有限。

    相比之下,这群劫匪早就有所准备,可如今还是这副模样,也可以说是周家实力强悍,出现的商队护卫武力惊人,也可以说是这群劫匪就是群白痴。

    “杀。”

    周雄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挽出数个剑花,剑花带起朵朵血花,血花飞扬,才有惨叫声连连。

    快剑的名头并非空穴来风。

    之所以被称为快剑,就是因为他的剑快如风,剑出风动,剑入鞘,风依旧未停。

    这就是快剑。

    比风还要快,甚至常人只看到一道亮光衫起,他的剑已经出鞘入鞘。

    “快,周雄出手了。”

    “快拦住他。”

    “周雄。”

    “你以大欺小,还要脸不?”

    小船这边也是有人能抵挡周雄的,若是没人能抵挡快剑周雄,他们又何必来送死?只是刚才一时疏忽,没想到周雄会对那些普通劫匪下手罢了。

    一般高手,都是要面子的,除非关键时候,若不然只会找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

    “你们这些劫匪还想有脸?”

    “被人拿银子收买来截取我周家货物,也配说出脸面二字?”

    周雄嘴上不留情,手中剑更快,话落地,他身边已经在没一个劫匪敢上前,只有黑衣人手持长刀遥遥和他相望。

    只是黑衣人明显不想动手,而周雄在无战胜对方把握之下,也不想贸然出手,若是胜了自然好说,若是败了,他们这一方哪怕不直接溃败,也会一阵慌乱。

    尤其是黑衣人,他是来拿好处的,是来赚银子的,不是真的来拼命,他的目的就是拖住周雄。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去管了。

    而如今,厮杀惨烈,至多一刻钟,结果如何就能分的清楚,他至多在拖延一刻钟就好。

    “用火烧了大船。”

    “大爷的,他们想烧死咱们。”

    “也别让他们好过了,他们船大,起火了看他们怎么死。”

    “烧死他们。”

    黑夜里,有着火的小船上气急败坏的声音暴躁传出,当即迎来了一片附和。

    “烧了,烧了。”

    “不要东西了,烧了。”

    这群劫匪原本就不是单什么小喽啰,而是一些劫匪中的好手甚至是头领聚集带人而来,平日里根本就没什么规矩可言。

    刚开始的时候,虽有死伤,可还想着若是能抢了货物,这些死伤不算什么。

    可如今,他们手底下的喽啰死伤惨重,他们也快被烧死了,甚至有的已经从这条船上跳到那条船上,在从那条船上,跳到另外一条船上。

    如此跳来跳去的,把他们当成猴子了不成?

    货物不要了,也要出一口胸中恶气。

    “不能烧。”

    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大吼,面具之下脸色陡变,不管成败,都不能烧了大船,一旦船上的人全都死了,到时候周家非要发狂不可。

    之所以挑在夜间劫持,就是想留个缓和的余地,可若是真把大船烧了,船上人包括周辉落水而亡,这就不是白天或者夜间打劫可比了,而是不死不休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