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五章 敌袭
    又是几网撒下,虽说都没网到太多的鱼,可这连续几网,也让木桶里积攒了不少的小鱼,全都是小鱼,没有一条大鱼。

    “可否劳烦晚上用这些鱼做些鱼汤?”

    赵小欢笑着,准备把渔网收起来,旁边的护卫看了,赶紧抢了过去,自家公子和这位赵公子正在说话,若是他连着点眼力见都没,还怎么做护卫?

    “吩咐下去,晚上做了鱼汤给赵公子送过去。”

    周辉点了点头,这是小事一件。

    “如此多谢了。”

    赵小欢点头,又和周辉闲聊了几句之后,两人就各自回了各自的房内。

    大船虽然大,可也只是和小船相比罢了,其实也没多少空间的,在外面呆一会,还不如回去躺床上休息,或坐在椅子上看书。

    这也是很多人不喜欢走水路的原因之一,若是骑马而行,虽说赶路麻烦,可毕竟可随时脚踩大地,心里面觉得稳当。

    晚上赵小欢喝了一大碗的鱼汤,美滋滋的靠在床上,不过并没有急着睡觉,远处,虽无灯光,可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阴影在飘荡。

    这可是通天江,江面宽阔,哪来的那么多密密麻麻的阴影?

    这分明就是那暗中跟踪的敌人实在忍不住了,开始准备动手了。

    “有水匪。”

    不过片刻,船上值守的护卫已经开始大喊,不过片刻,船上已经火把无数,照亮了附近的江面。

    而远处密密麻麻的阴影靠近,是一艘艘不大的小船,此时也都点燃了火把。

    小船在大船跟前不算什么,只用那么稍微撞过去,就能把小船撞的四分五裂,而大船定然是毫发无损。

    可那只是正常情况。

    如今这可并非是平常能比的,这么多小船在江面飘荡,上面的人即使不通水性,也肯定有不错的身手。

    小船撞坏了没事,他们怕是原本就不在意小船。

    只要大船靠近了,这些人恐怕是第一时间就要往大船上跃。

    大船才是他们的目的。

    “真是胆大啊,真敢来拦截咱们周家的船只。”

    周辉穿戴整齐,站在船前,脸色阴沉,他们商队是临时改道的,提前没有人知道,所以自然不存在什么消息泄露被盯上。

    而且,昨晚没动手,今晚才动手,分明是有人暗中盯着商队,只是商队临时走了水路,这暗中盯梢的人在筹集船只。

    所以才会今晚动手。

    若是今晚在不动手,明天白日里若是动手,那就等于是和周家彻底撕破面皮了。

    夜晚动手,日后若是双方各退一步,外界还能传言是认错了船只等等借口,双方都有借口下台,可若白天动手,绝无回旋余地。

    这些细节,只不过片刻间,周辉就已经想的明白了。

    “想动手还不想彻底撕破脸面,如此胆量都没有,也敢来拦截咱们周家船只。”

    “真是可笑之极。”

    “周叔,对他们喊话,让他们散开。”

    周辉开口,声音阴沉,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的客套了,习惯性的称呼周辉为周叔。

    “喊话,告诉他们这是咱们周家……。”

    周辉冷声冲着旁边的护卫吩咐,喊话,其实是怕误伤,同时也是影响对方士气的一种方法。

    但如今这种情况,明显不会是误伤,只能是看周家的名头能不能让对方其中一些人心生胆怯。

    若是心生胆怯,动手的时候自然会拖累他人,到时候周家的胜算就又多几分。

    “我们是南淮城周家的……敢问对面是哪家的好汉?”

    护卫开口大喊:“此地离南淮城不愿,诸位不妨行个方面,我等自有些银子奉上,诸位拿去买酒就是了。”

    遇到拦路的,给些银子打发对方散掉,这并不丢人。

    很多商队都会这么做的,若是银子能解决,自然不用动手,毕竟和气生财。

    “原来是南淮城周家啊。”

    “是个大户人家,是好人家。”

    “只是咱们人多,还望周家的能多赏些银子让兄弟们买酒喝,如何?”

    几十艘小船仍旧没有散开,中间小船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个怪异的面具,并未露出真容。

    “你们想要多少?”

    “你们船上一半的货物,若是答应,我这就让兄弟们过去搬走,之后咱们各走各的,如何?”

    “荒唐,荒唐,真是当吃定了咱们不成?”

    周辉气的在船头大骂,一半的货物,真是敢要,这是明摆着今天的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若是单给些买酒的银子,传出去没人会说什么,可若是敢交出去一半的货物,哪怕对方真的退走了,周家的脸面也彻底没了。

    最主要的是他周辉在周家的地位也必将一落千丈。

    “准备。”

    “等会杀无赦。”

    “倒要让他们瞧瞧,敢打咱们周家主意的下场。”

    周辉冷笑,刚才那番问话,其实也不过是想要探探对方的口风,可惜,对方是铁了心要落周家面子了。

    “把他们全都扔江里喂王八。”

    “等回去以后,自有奖赏。”

    周雄大吼,这些护卫随行出来肯定都是有月俸等的,可若是遇到劫匪等,只要胜了,回去以后还会有另外的一些奖赏的。

    “周家已经恼了。”

    “恼了好,这样或能失了分寸。”

    “呆会别和大船硬碰,咱们小船四散开来,围拢大船,从四面登船,只要有人登上船,其他人在想上船就容易多了。”

    “周家的护卫虽多,可也不能真在船边站着,一个挨一个不成?”

    黑衣人冷哼,小船和大船对战,自然是不占优势的,大船易守难攻,他们又不能用火攻,若是用了火攻,就算是赢了,大船上的东西也全都沉江了。

    所以,他们就要靠人去堆,只要有人率先上了大船,引起混乱,其他人在上大船就容易的多。

    至于正面和大船硬碰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是那些固执之辈才会如此行事,可他不会,他讲究的是最终结果,只要能胜就行,至于用的什么方法,不用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