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四十四章 目标南淮城
    “只是一座普通小塔,难不成还有隐匿不成?”

    赵小欢沉吟,已经打开了盒子,把巴掌大小的宝塔托在了手心,他如今神念已经能够散出周身丈余的距离。

    虽说离一念间百里外音容笑貌可知、虫鸣可闻这种境界还很远,可也是个不错的突破了。

    只是,神念感应虽好,可宝物自晦,神念扫过,未必能够发现。

    或有专门遮拦神念的阵法,也是可以让神念无功而返。

    “有些意思。”

    “是有收妖之用么?”

    “只可惜,已经破损。”

    赵小欢看着手心这座不大的宝塔,嘴角含笑,这座宝塔应该是一件法器,可以摄取妖物的法器。

    将妖物摄于宝塔当中,或是炼化、或是关押,至于具体是何功能,宝塔已经破损,赵小欢亦看不出来。

    可唯有一点,这宝塔绝对是件法器。

    之前的螳螂妖应该就是被关在这宝塔内不知多少岁月了。

    “还真是个人缘法,该有此劫啊!”

    赵小欢叹了口气,法器破损,自是有可能的,但法器破损之时,恰巧在李元的手中,除非是有人特意算计好的,若不然就是该有此劫了。

    “先生,可是看出了什么?”

    李大德在旁边开口,离的有些远。

    “那螳螂妖应该是曾经被摄进此塔的妖物,只是,此宝塔如今损坏,螳螂妖逃了出来。”

    “该不是有人故意谋害你家。”

    “能有此宝,且故意掐算好此宝破损时辰,甚至毁了此宝。”

    “说句不中听的话,你李家于这等人眼中,算不得什么,用不得如此麻烦。”

    赵小欢最后这句话虽然有些贬低李家的意思,可听在李大德耳中,却是欣喜无比,这等祸事,如今已经解开,若是意外这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若真是被这么一位高人在暗中盯上了李家,那才是李家的天大祸事。

    两人拿着宝塔,去了李元的卧房。

    “如此,还真是收了个祸端。”

    李元满脸苦涩,当初还以为是收了个小巧的宝贝,被他拿在手里,满眼的喜欢,这才带了回来放在书房,谁想竟是个催命的东西。

    “此塔赵先生带走吧。”

    李元开口,冲着赵小欢拱手:“这等东西,在我等手中指不定哪天会招来大祸,还请先生带走处置了吧。”

    “老夫感激不尽。”

    赵小欢刚想开口拒绝,可双目微凝,反倒是点头应了下来:“如此,赵某却之不恭了。”

    其实这宝塔如今已经破损,或许有功效,但是功效微乎其微,而且,不知宝塔驱使法门,如何使用?

    这宝塔在赵小欢的手中,也是废物一件。

    至多是日后若能碰到能够炼制法器的高人,可否将此塔重新炼制。

    此塔为法器,自身定然不会是等闲之物。

    可炼制法器之人,怕是不好寻,更何况,这原本就是李家之物。

    只是,看李元的脸色,赵小欢已经明白了些缘由,他若是不收,怕是李元心中不安。

    刚被妖物所害,此时李元心中定然十分恐惧忐忑,不管是这塔真是罪魁祸首或是单纯他赵小欢看上了此塔,此塔都不能留。

    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些,赵小欢才会点头的。

    人心复杂,哪怕是城内有名的善人也是如此。

    原本李家是想留赵小欢住宿的,只可惜赵小欢不肯,他在客栈有房间,没必要住在李家,和李家牵扯过多。

    虽说最后收了李家的这座宝塔,可若是以他救了李元一命而言,这又不算什么。

    不过对于李家奉送的纹银,赵小欢一概没要。

    他是出门游历的,纹银太多,根本就没法带,至于须弥芥子等术法,他尚未修成。

    天罡三十六术、地煞七十二法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并非是同为天罡地煞,修成难度就一模一样了。

    如今这个年代,更没有银票等的说法,流通最广的,就是金银,其次才是铜板。

    所以出远门很多商人随行就是几辆马车,运送的就是钱财。

    “可以先去南淮城走一遭,不急着去中州上国。”

    回了客栈,赵小欢把宝塔放在桌子上,自言自语的开口,刚下山的时候,他着急去中州上国涨见识。

    可现在看来,并非要去中州上国才行,燕国也照样有他所不知的诸多事情,也有鬼神等存在。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赵小欢突然想起了后世的这么一句话。

    客栈内也因见了李家公子亲自来请赵小欢,而对他客气了许多。

    又在客栈停留了一日,赵小欢才退了客房,准备前去南淮城。

    “老伯,咱们去南淮城还要几日啊?”

    赵小欢躺在马车内,晃悠悠的开口,这并非是他租的马车,而是跟的商队。

    远距离的出行,很是不安全,所以就有不少人若是单独出行,会喜欢跟着商队。

    毕竟商队都会请很多好手做护卫的,若是能跟着商队,肯定是会安全的多,只是,想要跟着商队也不容易。

    必须是商队答应了才成,而且还要缴一定的银钱给商队。

    商队肯定不能凭白被这些人占了便宜的,所以干脆就是让他们跟着,保护他们,但收银子,也当是多一份银钱。

    “咱们已经走了两日了,还有三五天该到了。”

    “毕竟咱们商队这次人多,走的慢,而且大主顾小心,从不赶夜路。”

    赶车的车夫挥舞着马鞭,这么赶路虽然安全了许多,可也慢了许多,有时候刚过正午,算时间若是继续赶路,夜里就要露宿荒野,大主顾就不准在继续赶路,而是城池落脚,第二天一早在出发。

    这可不就耽误了半天的时间么,但这样无疑是安全了许多。

    若是不是有急事的,其实是很喜欢这种赶路方式的,毕竟出门在外,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三五天,也快了。”

    赵小欢在马车内坐了起来,他算是运气不错,独自分了一辆马车,只不过这马车内还放了不少的货物,可就算如此,能独自乘坐一辆马车,在商队内也算是占了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