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四十三章 镶宝珠的小塔
    “李老爷子可曾清醒?”

    席间,赵小欢开口询问,之前螳螂精附于地魂之上,他怕出了差错,有些话没敢问,如今螳螂精已除,有些怀疑是该问一问了。

    例如螳螂精一介妖身,如何能依附于人的三魂七魄之上,这等能耐很是罕见。

    “已经醒了,只是仍旧有些许的不适,还在卧床修养。”

    “家父特意交代让李某拜谢禅师和赵先生的大恩。”

    李大德起身,以茶代酒,敬了赵小欢和惠龙禅师。

    赵小欢虽有大能耐,可毕竟年幼,且惠龙禅师更是僧人,所以今日的宴席上并无好酒,也无荤腥。

    只虽为素食,可以李家在城内的身份,仍旧是请来了厨艺高超的厨子,把一顿素宴做的美味无比。

    “若非是赵先生和禅师法力通玄,家父恐是熬不过几日,到时我整个李家也可能被这螳螂妖盯上,死于非命。”

    “此恩,我李家没齿难忘,日后二位但有所求,我李家定竭力相助。”

    说完这话,李大德把手中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若是换成酒水,倒是有几分豪迈气息。

    “李公子客气了。”

    “在城外李公子能让赵某乘坐马车,免去了淋雨,如今也算是赵某的回报了。”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他斩妖除魔,可并非是图的李家的报答。

    斩妖除魔,能够磨砺自身,而且有功德积攒,哪怕微不足道,若持之以恒,总是有不少的。

    自开天之后,功德由最初的容易降下,至封神大劫截止,如今功德难以获得,几乎都只能是积攒成多。

    “世间万事皆有缘法。”

    “没想到李施主和赵施主竟然有如此缘法,也是难得。”

    惠龙禅师面容慈善:“老僧乃出家之人,岂能苛求太多回报?”

    李家这次请惠龙禅师的确是捐了不少的香火钱,这也算是一种交易,可僧人也要吃饭,也要过活,所以,这算不得什么。

    惠龙禅师这话虽然说的十分清雅,可含义颇深。

    一桌酒席,主客尽兴。

    看了眼外面昏暗的天色,赵小欢想了想,看向了后宅的位置:“可否让赵某问李老爷子几句话?”

    “非是其他,赵某对此事还有些好奇之心。”

    “不知可否?”

    这话虽然是在询问,可赵小欢此时在李家人心中,已经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他的话,肯定是不能回绝的。

    而且,若是能弄清此事根源,李家人心里也能安定不少。

    毕竟李元只是在城内走动,根本就没出城,怎就被妖物附在地魂之上?是无意还是被人所害?

    “自是可以。”

    “李先生、禅师,请!”

    李大德头前带路,已经有人去通知李元了。

    赵小欢和惠龙禅师到的时候,李元已经被扶着靠在被褥上,半坐着,面色虽然仍旧苍白,可眼神已经多了些许的神采。

    这倒不是地魂的不稳已经恢复,而是少了妖物附着在地魂之上,残留在他身上的妖气只会逐渐减少,而非之前那般,体外妖气减少,可魂魄仍有妖气缠绕。

    而且,已经知道妖物被除,自身无碍,内心自然也会提起几分精气神。

    “此番还要多谢李先生、多谢惠龙禅师。”

    “若非两位高人所救,老夫怕是活不过这几天了。”

    李元靠在被褥上,苍老的脸上挤出几丝笑意,这笑意并不牵强。

    “这也是李施主福源深厚。”

    惠龙禅师唱了一声佛号,这种场景,他最能应对,一句佛家的客套话,双方都能心情舒畅。

    “李老爷之前可是去过什么地方?”

    “或是见过什么新奇的东西?”

    “怎会突然被这邪物给附着于地魂之上了。”

    赵小欢缓声开口,满脸的疑惑之色:“不知李老爷可否有印象?”

    赵小欢的疑惑,其实李元也很迷茫,甚至他卧床的时候已经想过很多次,没招惹过什么人,也没去过什么地方,就是如往常一样在城内各家铺子巡视了一番。

    至于其他城池的铺子,他年纪大了,自然是不可能东奔西走,平时都有府上管事的巡视,或是自家儿子巡视,至多是年底这些掌柜的来府上对账时候,他才会见他们一面。

    所以,李元这是没想出什么的。

    可刚才赵小欢的这番话,又让他想起了一件事:“倒是没去过什么别的地方,只是有见了一样新奇的东西。”

    “若非赵先生提起此,老夫都略过此物了。”

    “何种物件?”

    赵小欢追问,若真是如此物件让李元被妖物附身,那就有些意思了。

    “不能算是新奇物件,是一尊常见的宝塔。”

    “此塔方寸大小,算不得什么,可其上镶着数十颗小巧剔透的宝石,光芒闪烁,塔顶是一颗略大些的宝石。”

    “此塔不大,材质不明,可做工精细,宝石大小更是如一,实在难得,是前些日子有人在铺子里以千两白银死当了的。”

    李元回忆的时候,语气里仍旧充满了对这座小塔做工的赞叹。

    若非今日赵小欢提起新奇的东西,他怎么也不会把被妖物附身和宝塔联系在一起。

    “塔在何处?可否让赵某一观?”

    赵小欢好奇开口。

    “德儿,去我书房,把第三个架子上黑色盒子拿来。”

    “慢着。”

    李元开口,话刚落地,想起了什么,赶紧喊了一声。

    “赵先生,若不然,劳烦您大驾,让小儿陪您前去取此物?”

    “您法力通玄,若真是此塔有邪异之处,您也能将此物直接处置了。”

    李元这是担心,万一真是此塔有问题,别在把他大儿子给搭进去了,他刚才死里逃生,若是在把大儿子搭进去,那才是李家之祸。

    “自无不可。”

    赵小欢点头,由李大德领着去了李元的书房。

    “就是这个盒子了,先生,您小心些。”

    书房内,李大德指着架子上的黑子盒子不敢靠近,他只是一介凡夫俗子,若这盒子内的塔有问题,他怕遭了不测。

    神识散开,扫过盒子内,正如李元所说,是一个不大的小塔。

    大小、样式等等,都如李元所说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