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四十一章 地煞七十二术之剑术
    “我说,我说。”

    眼中只见赵小欢指尖金芒闪烁,螳螂精大声求饶,他不想死,只是天性使然,忍不住得瑟,这会眼见对方真动了杀机,他心里怕了。

    话语刚落,金芒闪过,螳螂精脑袋落地,绿色血液流了一地。

    “这……。”

    “怎么变这么快?”

    “阿弥陀佛!”

    “此事也怨不得施主,是这妖孽自寻死路。”

    赵小欢略显呆滞,他都没想到,这螳螂精改口这么快,刚才还一幅不畏死的模样,真到了关头,直接求饶了。

    刚才他指尖金芒闪烁,用的是地煞七十二术中的剑术,驱使剑芒杀敌。

    当初遇到灵青的时候,他一时紧张,都忘了他还会天罡地煞之术,后来在三边镇的时候,略微好了一些,能够静下心来对付邪魅。

    如今,第三次见妖,他心中更是平静如水,地煞七十二术虽不至于随手拈来,可也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也正因为此,剑芒于指尖吞吐,如此近的距离,原本就非是恐吓对方,出手无情,想要收手都来不及了。

    惠龙禅师自然也是看出了这点,才会开口安慰赵小欢的,毕竟没能寻出这螳螂精的跟脚。

    “这螳螂精应该就是本体了,只是其未能化为人形,却可大可小,又能依附人之地魂,着实厉害,是有些神通的。”

    “怕是受了重伤,才会如此虚弱。”

    赵小欢看着地上螳螂精的尸身,若非真身,而是一缕元神幻化,哪怕幻化之术如何高明,此时也会随着被斩杀而消散。

    “还是经验不足。”

    赵小欢猛的拍了下脑门,他有黄庭经在识海内沉浮,可看破诸多虚妄,可刚才竟然还在猜测螳螂精是一缕分身还是本体,着实是有些笨了。

    归根到底,还是他斩妖除魔的经验不足,虽说已经自认足够镇定,可其实还是有些紧张。

    “螳螂精已死,这就是他的本体,并非神魂所化,诸位该当安心了,自不会在有后患。”

    “只是若赵老爷子未曾出城,又如何被这螳螂精寻到。”

    “不妨等赵老爷子清醒之后,问上一问,看是否还有什么隐患。”

    赵小欢缓缓开口,这话是冲着李大德说的,其实刚才他亲自问李家老爷子这番话,只是刚才螳螂精附着于李元地魂之上,若是问话,螳螂精自然知道,若它不愿,恐生出其他事端。

    “我爹他?”

    李大德恐惧的看着地上已经死了螳螂精,如孩童般大小,恐怖无比,如此大小的螳螂精竟然能附着在地魂之上,实在可怕。

    若是这螳螂精在地上躺着,他不敢过去,这会早就去看他爹如何了。

    “李老爷子无恙,只是身体虚弱,地魂不稳,昏睡了过去,让大夫开心安稳心神的药,养一段时间,自然会逐渐恢复的。”

    赵小欢眼中闪过满意之色,这次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驱神效果超出了他的想象,螳螂精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拘了出来。

    李老爷子的地魂没有因此而造成什么损伤。

    “至于这螳螂精,用大火烧了吧。”

    赵小欢瞥了一眼螳螂精的尸身,没有任何的用处,凡人若是沾染时间长了,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麻烦。

    “看好了,别让不开眼的人偷着藏了什么,若不然惹出麻烦,到时候大祸临头,无人能救。”

    赵小欢这话说的严厉,有传言吃了妖精肉,可以强身健体,这其实就是胡扯,如螳螂精这般妖物,哪怕死了,体内仍旧有妖气不散,甚至肉身早已被妖气淬炼过无数次。

    凡人若是吃了如此妖物的肉,只怕妖气入体,不死也要大病一场。

    所谓吃了妖精肉可以强身健体,指的是灵兽或者是身上妖气已经被全部磨砺消散的妖物。

    好似灵青一样,若是数百年后,它身上的妖气尽数被道观香火磨砺消散,那时自然不能算是寻常妖物了。

    “好,好。”

    “先生放心,我亲自盯着他们,绝对不会有人偷着藏了什么。”

    “真谁敢偷藏,直接乱棍打了,逐出府去。”

    李大德发狠,这螳螂精可是差点把他爹的命都给害了,更是把整个李府给折腾的人人不安,如今好不容易将此妖物斩杀,若是谁敢这个时候不开眼,别看他平时待人温和,可也有雷霆之怒。

    “禅师,咱们两人先去你房间论法如何?”

    “赵某还想向禅师请教些事情。”

    赵小欢微微点头,转头看向惠龙禅师,面色平和,不居功,更无分毫自傲之色。

    “施主自谦了。”

    惠龙禅师微微顿首,对赵小欢的态度十分满意,如此心性的年轻人,不多见。

    “禅师,您常年做法事,可曾见过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去了惠龙禅师房内,赵小欢满脸好奇的开口,他此番游历,其实也是增长见识,惠龙禅师虽无道行在身,可其年迈,且有法器佛像,更是声名远扬,自是见多识广。

    “无非是些妖孽横行的事情。”

    “老僧做法事,常见妖气沾染人身,可不曾见有妖物。”

    “唯南淮城内,老僧曾见城隍。”

    惠龙禅师把念珠放在了桌子上,提起茶壶给自己和赵小欢各添了一杯茶水,方才缓缓开口,面带怀念:“那是老僧刚接掌寺院不久。”

    “南淮城有人寻到了寺庙,想请前任方丈前去做法事,可那时前任方丈已然坐化,最终老僧带着佛像和诸多弟子前去做的法事。”

    “南淮城距离颇远,怕是还要在走上三五日方能到。”

    “只是前任方丈曾为扩建寺庙化缘至南淮城,那位贵人的捐赠足够半个寺庙的扩建……。”

    “老僧之前都没想到,竟然会在南淮城遇到城隍。”

    “法事刚起,老僧我也染了佛气,有了些许神通,瞧见头戴乌纱帽翅,身穿蓝色袍服的城隍立于庭院上方,其侧有手持锁链勾魂鬼差听命。”

    “只是老僧不曾于城隍对话,只是匆匆一见罢了。“

    惠龙禅师今天说的这些,从未对旁人提起,若无道行在身,听得此话,亦是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