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五章 法事
    李府的驱妖法事足足准备了三天才算准备妥当,赵小欢被李大德派人请了过去,不过是以他朋友的身份请过去的。

    李大德是李府的长子,为人实诚,人缘颇好朋友极多,有几个面生的朋友并不算什么。

    更何况,难不成他李大德的朋友要府里其他人认识才成?

    虽说有朋友而来观看这场法事似乎是不恰当,但也没人说什么,或者说,根本没谁注意赵小欢。

    今天法事的成败,可是关乎着李老爷子的身体,其余的,没人关心。

    李家宅子前院靠近屋子的部位,一个巨大的法台搭建而成,法台上供奉着赵小欢叫不出名字的佛像,更是摆放有其他各种寺庙内僧侣用的一些法器。

    这种法器,除非是经常去寺庙的人,若不然真没几个能认出来。

    赵小欢就更是如此了,虽然看着这些法器眼熟,可叫不出名字。

    出了李大德他们请来的惠龙禅师外,还有四位僧人先上了法台,在法台两侧的蒲团上盘膝而坐,手中敲着木鱼,低声念着佛经。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身穿袈裟的惠龙禅师才缓缓踏步而来,手中握着一把禅杖,单掌竖于胸前,宝相庄严。

    “不像是修行之人。”

    赵小欢在角落里看着惠龙禅师,岁数已经不小,且该是久居上位,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是位得到高僧。

    这一点,比起之前赵小欢在三边镇遇到的那几位故作仙风道骨模样打扮的人要强上许多。

    只是,虽然看上去像是得道高僧,但这只是外表如此,若是一个人被人当成高僧供奉十几年,自然会养成如此的气势。

    最起码赵小欢用了望气之术,仍旧看不出惠龙禅师周身有法力流转的痕迹。

    如此,也就只剩下两种可能了,其一就是惠龙禅师本身就是凡人,偌大的名声不过是被人给吹捧吹来,外加适逢其会等等积攒的。

    其二,则是惠龙禅师修为高深,所以赵小欢看不透。

    修仙之人虽没有返璞归真这一说辞,可修为低下之人,自然是看不透修为高深之人。

    “云何降伏其心……。”

    惠龙禅师登上法台,把禅杖放于一旁,跪拜在佛像前的蒲团上,先是手捧清香,插在了香炉里,之后拿起木鱼,敲了起来。

    惠龙禅师的木鱼声响和周边四位僧人的声音合拢在一起,噔噔响彻心底。

    同时,一句句经文从惠龙禅师嘴里念了出来。

    赵小欢虽两世为人,听说过法会,可从未见过法会,甚至,这原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世界,法会的规矩也肯定有所不同。

    焚香、经文。

    持续了一刻钟之后,整个小院内所有人都是神情肃穆,就连府上的仆人也是如此,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之色。

    “有些意思。”

    赵小欢双目盯着法台上供奉的佛像,嘴角微微上扯,脸上露出惊异之色。

    法台上的佛像此时竟然有清光散发,虽然薄弱,可清光阵阵,足以笼罩整个院子。

    “真正的法器么?”

    赵小欢自言自语,法器二字,对于开坛做法所需要的器具,都可以称之为法器,可这只不过是普通的法器,也是世俗之人口中的法器。

    赵小欢所谓的法器,是真正的法器,拥有些许特殊功效的佛、道器具。

    “以香火供奉、以经文祈祷,即可让这尊佛像功效凸显。”

    “难怪这位惠龙禅师有偌大的名头。”

    “有如此法器在,自然不是普通江湖骗子能比的。”

    虽不知这法器所散清光的具体功效,可这法器的功效如何才能展现出来,赵小欢已经一眼看破了。

    毕竟并非是什么特殊的法器,而且,就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在看不破,那赵小欢的眼力就有些差了。

    随着颂经的时间越发的久,香炉内的清香已经被换了三次,法台上佛像所散发的清光也是越发的浓郁了。

    只不过,范围却始终就在方圆数丈内,不在继续扩散。

    这其实才算是正常的,一件法器,能有如此功效,已经很是厉害了,若是在厉害些的法器,也绝对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惠龙禅师能够如此轻易掌控的。

    “这佛像是惠龙禅师带来的么?”

    赵小欢用胳膊碰了碰旁边站着的李大德,轻声开口询问。

    “是。”

    “禅师说着佛像他供奉了几十年,早已有了佛性,自是比其他佛像要好的多。”

    李大德轻声开口回话,面露狐疑之色:“道长可是看出什么了?”

    “惠龙禅师所说没错,这佛像的确是有些佛性了。”

    赵小欢点了点头,他自是不会和李大德解释太多的,能说这么一句,已经很难得了。

    “那我爹是不是无碍了?”

    李大德激动的看着赵小欢,若是连这位小道士也这么认为,那自家老爹此劫也该过去了。

    “还不好说。”

    “继续看下去吧。”

    赵小欢摇了摇头,没说的那么肯定,佛像散发出的清光有凝心镇神之效果,自然也有驱邪的效果。

    可效果到底如何,他不敢肯定。

    因为佛像散发出的清光,他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不知是何种法力。

    赵小欢和李大德两人的声音都极小,尤其是颂经声朗朗,掩盖了诸多的杂音,他们两个的对话,倒是没有其他人听到。

    法台上,第六炷香了,佛像的清光似乎也到了极限。

    惠龙禅师的颂经声也随着第六炷清香的燃尽而停了下来。

    “去把李老爷请出来。”

    惠龙禅师放下木鱼,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双手托起佛像,虽然香已燃尽,颂经已停,可佛像上的清光仍旧不止。

    李老爷子早就在正厅内斜靠在椅子上等着了,这会被仆人小心扶着,走到了法台旁边,被仆人架着上了法台。

    “请李老爷坐下。”

    惠龙禅师开口,有人在法台中央放下了一个蒲团,搀扶着李老爷子在蒲团上坐下,说是坐下,其实是瘫坐在蒲团上。

    若非是心里一口气提着,怕是直接要躺在蒲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