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三章 不是那么正常的中邪
    客栈的饭菜虽然简单,可味道还算不错,不过这应该是和客人所住房间有关,住的房间差一些,房费低了,饭菜肯定也会略低一个档次。

    入夜,赵小欢打开了窗户,从窗户跳了出去,同时反手推了一下,窗户平稳合拢。

    这个时候客栈也已经关门了,若是想要走正门,除非是喊醒了小二在把客栈大门打开。

    大半夜出门,肯定会招惹怀疑的,虽说对此赵小欢自然是无惧的,可也没必要这么麻烦。

    凭着白日里的记忆,赵小欢悠悠的到了李府的宅院外,这个时候已是夜深人静,街上连个醉汉都没有,十分的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让人害怕。

    赵小欢纵身,进了李府。

    李府内这个时候也是寂静无比。

    循着妖气最终的位置,赵小欢直奔而去,虽说仍旧找错了两间房,才找到李家老爷子的房间,可其实已经方便了许多。

    “并非是妖邪附体啊。”

    赵小欢站在李老爷子的床边,虽然屋内漆黑一片,可他双目如炬,黑夜对他视线而言,没有什么影响。

    “倒是有些奇怪了。”

    “若如那小二所说,不该如此啊。”

    赵小欢低声自言自语,若是真如客栈小二所说的那般情况,绝对不会是冲撞了妖邪,邪气入体这么简单。

    可看李老爷子的情况,面色发白,整张脸都被淡淡的妖气环绕,可这妖邪之气已经快要散去。

    而且,若是简单的妖邪之气入体,年迈之人就算是承受不住,也至多是大病一场,而不会疯言疯语。

    病症和妖邪入体,这是有很大区别的,李家高门大户,老爷子病了,自然会请许多的大夫前来的,若真是病症,总是会看出现端倪。

    想了想,赵小欢从房内悄然无声的出去,又找了几个房间,方才进了李大德的房间。

    想要知道这件事的缘由,也不必那么麻烦,直接问一问就是了。

    “是你。”

    “你怎么……”

    李大德满脸惊惧的看着站在他床头的赵小欢,甚至此时对方的一只手才刚从自己肩膀上拿开。

    李大德后悔了,白天在路上帮忙捎带的小道士,怎么就成了悄然无息进入他房间的歹人了?

    果然,不能太过良善,不然无意中就会给自己招灾。

    “别怕。”

    赵小欢笑着开口,晃了晃手里拿着的灯火:“我若是害你,岂会喊醒你?”

    “你想做什么?”

    李大德见赵小欢后退了几步,在听他说的话,心里倒是略微松了几口气,只是戒备之色仍旧不减。

    “白天正好听到你家老爷子似是中邪了。”

    “想着过来瞧瞧,刚才已经看过了,的确是冲撞了邪物不假,可不该如外间传闻那般严重。”

    “心中琢磨不透,想来问你几句。”

    赵小欢把灯火放在了桌子上,自己也在椅子上坐下,神情缓和。

    “你是道士。”

    李大德从床上彻底坐了起来,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突然想起了赵小欢的身份,虽然年幼,可白天的时候,的确穿了一身的道袍。

    如此,难不成自己真是遇到高人了?

    看来行善积德果然是好的。

    只是这片刻,李大德心间各种念头变幻,戒备之心已经消除了些许。

    毕竟如赵小欢刚才所说,若他真有歹意,何必叫醒自己,他又何必露面呢?难不成是想杀人灭口?

    “若是方便,不妨说一说,或许赵某这还有化解的法子。”

    赵小欢笑吟吟开口,既然褪去了道袍,就不再以贫道或是小道自称,容易露了跟脚。

    “没什么不能说的。”

    李大德起身,拿起床边的外衣穿上,这个时候心里的戒备更是降低了不少。

    “外间的传闻我也知道,虽有夸大,可其实是差不多的。”

    “毕竟李家请了那么多大夫,这事自是瞒不住人的。”

    “我爹一个月前突然病倒,最开始的几天昏迷不醒,请了大夫来看,可也看不出什么,过了几天,竟然自己转醒了。”

    “可醒了之后,说是大梦了一场,梦到有妖怪要吃他,而后就恶魔不断,只要睡觉,必有噩梦。”

    “家里专门让丫环仆人守护在床边,这个时候才发现,每到午夜子时,老爷子都会低语,说些妖魔鬼怪等等不着边际的话。”

    “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种折腾啊,前些日子还能下地走路,可现在,连下地的力气都没了。”

    “都说是中邪了,只能是各处请和尚、道士前来,可也是没用。”

    “这次听闻惠龙禅师大名,特意去了几个城池外捐赠了不少钱财,才算是把他请了过来。”

    “今天慧龙禅师说我爹的确是中邪了,不仅邪气入体,而且被邪物盯上了,普通的术法已经无用,他要准备几日,做一场大的法事来驱除妖邪。”

    这并非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李大德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的确是有妖气环绕,可妖气淡薄,不该如此。”

    赵小欢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你爹病倒之前可曾去过什么地方?”

    “和往常一样,也就是在城内的几家铺子里转一转。”

    李大德苦笑连连,这件事他们早就想到了,若是老爷子真是去了什么地方才中邪的,那倒是好办了。

    “这次请来的惠龙禅师做法师的时候,可否让赵某也来瞧瞧?”

    “你爹虽然中邪,可身上妖气寡淡,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危,甚至,妖气或许在缓慢消退也未可知。”

    李家老爷子身上的妖气的确是在缓慢消散,虽然消散的速度极慢,但赵小欢还是能感觉到的。

    只是,也不知李家老爷子最初时候是染了多重的妖气,一个月左右时间,竟然还有如此淡薄的妖气。

    亦或者,是这其中还有别的诡异,正因为此,赵小欢才想过几天在来瞧瞧。

    正大光明的前来和不请自来,总是会有些区别的,就像是刚才李大德的那番话一样,就能减少许多的猜测。

    “您若是这身打扮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李大德也不想得罪跟前这位年纪不大,可又能耐十足的小道士,只能满脸赔笑:“毕竟惠龙禅师是僧,您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