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二章 李大善人
    马车速度并不快,很是缓慢,以至于胡蛰等人穿蓑衣虽落后了几步,可骑快马也是超过了他们。

    胡蛰等人倒是知道恩情,哪怕只是蓑衣之恩,在越过商队的时候,仍旧是在马上拱手,大声道谢了几句。

    “李伯,这几个人倒是有礼。”

    马车内,李大德也因胡蛰等人的道谢而有些高兴。

    “是知礼之人。”

    李寿笑呵呵的点头,捋着胡须:“咱们李家积德行善,老天爷都在看着呢,希望老爷能熬过这次难关吧。”

    “咱们已经请了高人,我爹肯定没事。”

    李大德使劲点头,这话也像是说给他自己听:“惠龙禅师可是有名的大德高僧,管他是什么邪术,在他老人家跟前,肯定不值一提。”

    “是啊,这会想来惠龙禅师已经到了府上,应该已经治好老爷了。”

    李寿眼中也是期待之色。

    他们离家大老爷前段时间病重,药石无用,夜晚低语,噩梦不断,说是中邪了,可附近的高人都请了遍,也没治好。

    听人说这边有位大德高僧,这次更是跨了数个城池来请的。

    惠龙禅师已经被护卫先行一步护送去了府上。

    他们则是按照那位惠龙禅师的要求,去购置了些许珍贵的宝贝,等回去以后,让惠龙禅师给制成镇宅之物,以绝后患。

    所以他们一行才会耽搁了些许时间。

    赵小欢在马车内闭目养神,等进了城池以后,也不见马车停下让他下车,马车在城内行驶,又走了些许的路程,才在一处大宅子门口停下。

    从马车内下来,看着跟前大宅子门上挂着的李府二字,赵小欢不由得微微点头,大门修建的着实气派,李府这二字,更是如行云流水。

    “李伯,大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这,怎么请了道士过来?”

    “前面不是才请了惠龙禅师在府上住着么?”

    府内有人急匆匆的迎了出来,可看到赵小欢这个刚下马车的小道士的时候,楞了好一会。

    “大哥,佛道不同行,怎么带了个小道士回来啊。”

    “大哥、李伯,你们这是糊涂了啊。”

    李大德的二弟李德方满脸焦急之色,这若是让惠龙禅师出来,正好瞧见了,哪怕惠龙禅师心胸宽广,肯定也有所芥蒂的。

    “而且,这小道士才多********臭未干。”

    李德方有些恼怒,他大哥和李伯真是昏了头,怎么就做出了这档子事。

    “这是在城外避雨的小道士,我和李伯看他可怜,就让他坐马车进了城,没想那么多。”

    李大德皱了皱眉头,他这个二弟,平时就有些跋扈,甚至屡屡给自己使绊子,想在老爷子跟前争宠,这次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多谢几位把小道捎带进城。”

    赵小欢耳聪目明,站在原地,冲着李寿等人拱手,说了几句道谢的话,就转身离开了,旁人帮了他,他肯定不能多添麻烦了。

    至于这李家宅院,倒是有几分意思。

    大雨仍旧在下,街上也没几个人,赵小欢找了一家裁缝铺,准备换一件衣衫,这件道士的衣服太扎眼了。

    道门弟子,大多数时候都没那么多规矩束缚的。

    “成衣有。”

    “有。”

    “小道长你看看你挑哪一件。”

    半晌之后,赵小欢穿了一身青衫走出了裁缝铺,手里还多了一柄雨伞。

    虽说身上衣服颜色仍旧是青色,可衣服的款式已经变了,不在是道袍的款式,之前的道袍,也被赵小欢低价递给了裁缝铺。

    既然下山游历,道袍他是不准备在穿了,有些扎眼。

    “客观,您住店啊。”

    “咱们客栈刚好还剩下一间上房。”

    赵小欢刚一步踏入客栈,小二就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大雨连下了一天,许多过路的客人不得不暂时住下,以至于客栈的生意也好了许多。

    “好。”

    赵小欢点头:“头前带路。”

    “好嘞。”

    小二把赵小欢递来的银子放在柜面上,拿了一把钥匙,在前面引着赵小欢上二楼。

    “城南李家是胡什么人家啊?”

    赵小欢随口询问:“看起来宅院颇为气派。”

    “而且最近还请了高僧,可是有什么事?”

    小二陪着笑脸,做出了夸张的表情:“小少爷,这话您算是问对人了。”

    “这事小的还真知道,您说的应该是李大善人的府上,那可是位好人家,大善人,遇灾的时候,总是会施舍吃食的。”

    “咱们附近的好多桥,都是李大善人捐银子修的。”

    “而且李大善人待人也和气,咱们城里没几个不知道李大善人的。”

    “只是可惜,也不知道李大善人是撞了哪路邪神,请了城内好多大夫去看,都看不出个毛病。”

    “后来就有人说是中邪了。”

    “李府就到处请高人去府上。”

    “这都多半个月了,李大善人也不见好转。”

    小二嘴皮子很快,如同倒豆子一般,片刻的时间,就把赵小欢想知道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如此,到真是个善人。”

    赵小欢点头,进了客房:“送些吃的过来。”

    “好嘞,您稍等,咱们客栈入住的客人,都有吃的。”

    小二吆喝着,后退着出去,把客房的门关上,小跑着去了后面,各家客栈都是如此,只要入住的客人,都是有饭菜的,这是固定的。

    若是想吃别的,也可以点,若是客栈没有,可以去附近酒楼买,只是除了酒菜的银钱外,自然是要多给小二些赏钱,当做跑腿了。

    “妖气盘旋,但散而不凝,该是冲撞了什么妖物或是邪神。”

    赵小欢念叨着,邪神,其实就是一些妖物自封为神,甚至要让凡人以童男童女祭祀方可,此为邪神。

    除此外,还有野神等。

    神与仙不同,但又有共通之妙。

    “晚上可以去瞧瞧,也算是长些见识。”

    赵小欢把手里长剑放在了桌子上,轻笑着坐下,原本这次云游就是为了寻找突破的机缘,见一见可能存在的邪神,也是不错的,机缘何处,无人可知,甚至有些机缘应在世俗之人身上,也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