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一章 有马车
    “这般大雨,出去了也是淋湿,不着急。”

    “左右也没什么急事,不妨在等等,若有过路人带有多余蓑衣什么的,可以买下一副。”

    赵小欢是真不着急,他此次下山,就是为了入万丈红尘游历的,既然入红尘了,虽不说处处以凡人行事,但也不该太过自恃术法。

    “咱们倒是想到一块了。”

    “你这小道士,看着年幼,胡爷今天教你个乖,以后在遇到昨夜那种怪异,有什么手段只管用出来。”

    “你多画几张符,能费你多少朱砂和黄纸?”

    “真要是命都没了,那玩意指不定被谁给捡走了。”

    “到时候成了孤魂野鬼,可什么都没了。”

    虽说心里有气,可胡蛰毕竟年纪大,而且赵小欢年幼,像极了他年轻时候出去闯荡的样子,所以他才会忍不住多说几句。

    “多谢胡大侠提点。”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冲着胡蛰拱手,也不生气,他的脾气极好,更何况,这话虽然说的有些难听,可也是为了他好。

    出门在外,一个陌生人能如此说话,很是难得。

    “你自己一个人么?”

    “这么小就当道士了啊,你师父呢?”

    妙龄少女孙雅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没了昨晚的恐惧之色,双眼多了些灵动,上下打量着尚且年幼的赵小欢,满脸好奇。

    被困在这个茶棚内,暂时不能赶路,总是要找些话的,若不然实在太闷,还容易想起昨夜的事情。

    “下山历练,肯定是自己一个人。”

    赵小欢笑呵呵的开口,看着外面雾蒙蒙的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昨夜那团围绕着茶棚的烟雾,在天微亮的时候就已经钻进了对面的树林,不知去了何处。

    “下山历练?”

    赵小欢这话让一群人都起了好奇心。

    “你是拜在了哪位高人门下?”

    白衣青年嘴角含着一丝笑意,看着比他还要年轻几岁的小道士。

    “非是高人门下,既入了道门,总要历练一番。”

    赵小欢这话说的,虽有几分的道理,可常人难以理解。

    “既然下山历练,你是学的剑法?”

    胡蛰起了逗弄赵小欢的心思,看着他怀里的长剑,笑呵呵的开口。

    年纪大些的人,都喜欢逗弄小辈,并没有恶意,只是玩笑罢了。

    “实不相瞒,带着剑,就是为了吓唬人,没什么用。”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说的话在一群人听去十分的实诚,这么实诚的小道士,着实不该自己下山云游。

    甚至,包括妙龄女子心里都给赵小欢的师父打上了不靠谱的标签。

    “你这小道士。”

    胡蛰叹了口气,至此,心里因昨晚的事情对赵小欢产生的一缕不待见也彻底消散。

    一群人坐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

    “有马车来了。”

    赵小欢看向了昨天来时的路,脸上也多了丝喜色,若是真有马车来了,能挤出个避雨的地方,捎带着进城,自然最好的。

    “应该是商队。”

    胡蛰也看到了拐弯处有先行马车轱辘转动着,一辆辆马车已经出现了在眼线尽头。

    胡蛰赶紧从屋内走了出去,站在外面的棚子下,微风吹过,虽有细雨落在身上,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过路的朋友,可否有多余的蓑衣,我等出银子买上几件。”

    “或是让我等主仆几人在马车内挤一挤,捎带等我进城?”

    “还望朋友能够行个方便。”

    胡蛰在棚子下面站着,冲着已经由远而近驶来的几辆马车拱手,满脸恳求。

    马车在棚子前面停下,车帘掀开,里面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庞,看了茶棚一眼。

    “车内也没多余的地方了,诸位人多,蓑衣倒是有几件,以市价卖于你等就是了。”

    李寿是府里老管家,识人无数,只是一眼就看出了胡蛰所言非虚,棚子下面那几匹浑身湿透的马匹,肯定做不得假。

    “有蓑衣就足够了,如此,多谢老人家了。”

    胡蛰拱手,连连道谢,在这等荒郊野外,虽然靠近城池,可也是有匪类的,很多路过的商队遇到有人求助之人,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会装作没看到,快速离开的。

    哪怕是给些蓑衣,也可能会被埋伏的。

    “出门在外,都不方便。”

    李寿苍老的脸上挤出几分笑意,微微点头,就放下了车帘,后面马车上听到话的人已经抱着几件蓑衣跳下马车走了过来。

    “就四件蓑衣,都给你们了。”

    抱着蓑衣的仆人开口,虽然蓑衣还有几件,可肯定不能都拿出来给人了。

    “四件也好,四件也好,多谢了,多谢了。”

    胡蛰连连道谢,先是掏出了一块银子塞给了送蓑衣的仆人,才从他怀里接过了几件蓑衣,蓑衣其实很便宜,这块银子绝对只多不少。

    “老人家,可否让小道借乘马车至前面城镇?”

    赵小欢赶紧开口,这四件蓑衣,肯定没他的份,而且他也没马,蓑衣只能是开口看能不能上了马车。

    “嗯?”

    李寿在马车内嗯了一声,只不过这次掀开车帘的,是个样貌俊朗的年轻人。

    “还有个小道士。”

    年轻人李大德看了赵小欢一眼,旋即道:“李伯,只是一个小道士,你看如何?”

    “你可会剑法?”

    李寿探出脑袋,看着赵小欢手里的长剑。

    “就是拿着防身,吓唬人。”

    赵小欢嘿嘿笑着。

    “去后面马车上挤一挤,等到了城内,自寻住处吧。”

    李寿微微点头,他是个心善的人,可也不是没有防备之心,若是换做年纪在大一些的想要乘坐马车,而且手里拿剑,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刚才的询问,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可如此年纪的小道士,他是看不出有什么威胁的。

    而且,后面马车内坐着的是随性的护卫,如此年纪的小道士,即时心有不轨,难不成还是那几个护卫的对手不成?

    再者,此地已经临近南州城,马车前行,不过一个时辰左右,自是少了许多的防备。

    且,他们此行并没有什么货物,不担心被有些人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