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九章 一张就够了
    “有人么?”

    “过路人借宿一晚。”

    “外面暴雨连绵,还望行个方便。”

    “砰砰。”

    外面敲门声连绵,一声比一声大,可借着火光,根本不见屋门有丝毫颤动。

    妙龄少女已经惊醒,双手紧紧抓着她表哥的衣袖,火光照应之下,面色惨白,心中恐惧。

    原本半夜敲门就让人惊恐,更何况还是在荒郊野外,尤其是大雨连绵了七八个时辰,而非是刚下暴雨。

    难不成外面敲门的人一直在冒雨赶路?

    “屋里也漏雨,挤不下了,你去别的地方吧。”

    敲门声不断,胡蛰手握长刀,冲着屋门大吼了一句,他留着山羊胡,手握大刀,此时大吼出来,气魄十足,可借着火光看去,他面色惨白。

    外面的敲门声停顿了足足有几个呼吸的时间。

    除了赵小欢外,屋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唯独赵小欢缓缓从长椅上直起了身子,屋外无人,从一开始,屋外就没有一个人,只有一道雾蒙蒙的烟气在屋门外飘荡。

    “荒山野岭,且暴雨滂沱,千万不能开门啊。”

    店家裹着身上的被褥,压低了声音,看着仍旧手持宝刀的胡蛰,其实心里是有些埋怨的,刚才就不该出声,任凭外面喊就是了,可偏偏这话他不敢说出来。

    “哼。”

    “真要是有不长眼的东西,胡爷手里这把刀也能染血。”

    胡蛰冷声哼了一句,不过面色也缓和了不少。

    “砰砰。”

    “有人么?”

    “过路人借宿一晚。”

    “外面暴雨连绵,还望行个方便。”

    敲门声陡然响起,和刚才敲门时一模一样的话传进了屋子。

    火光映红了屋内所有人的脸庞,可所有人的后背都有凉气上涌,这个时候任谁也觉察到不对劲了。

    胡蛰握着宝刀的右手青筋迸出,双眼圆瞪,想要张嘴说什么,可又不敢开腔,这个时候最好是不说话。

    店家扶着床板慢慢起身,走到了火堆旁,拿起一根烧的正旺的木棍,双手颤抖着把带着火焰的木棍扔在了门后。

    屋门早就被雨水打湿,甚至地面也早就已经湿透了,根本不怕引燃屋门。

    “啊。”

    烧着的木棍落地,隐约间,众人似乎听到外面有惨叫声。

    “我怕。”

    妙龄女子抓着白衣男子的袖子,声音中带着哭腔,可也知道分寸,没敢太大声音说话。

    这个时候,任谁都不会觉得外面敲门的是普通投诉之人了。

    甚至,外面敲门的到底是人还是鬼他们都不知道,这门,肯定是不敢开了。

    “加柴,加柴。”

    “把火烧旺一些,弄些火把出来,摆在屋子四周。”

    胡蛰猛然晃了一下脑袋,放下手里的宝刀,把包袱里换洗的衣服撕烂,拿跟棍子缠了上去。

    简易火把做成之后,引燃,小心翼翼的插在屋子四周,不过片刻,屋子内一片红光闪耀。

    至此,屋内众人才算是略微安心了一些。

    只有赵小欢眉头紧皱,外面的那团烟雾仍旧没有退去,而是在棚屋周围盘旋,只是畏惧屋内散发的温度和光芒才没敢在次靠近。

    想了想,赵小欢解开了包袱,他这次下山,肯定是随身准备了不少物件的。

    几张裁剪好的黄纸摆在桌面上,又是一盒朱砂被摆在了桌子上。

    “小道士,你这是要画符?”

    胡蛰看着赵小欢的动作,.

    不由得脸上带了几分喜色,若屋外是有歹人在搞鬼,他们自然是不怕,可就怕碰到恶鬼妖物之类的。

    刚才心里紧张害怕,一时间竟忘了屋内还有个小道士。

    道士、和尚可不就是专门对付这些邪物的么?只不过赵小欢年纪过小,所以方才众人才没想起这茬。

    可这会赵小欢已经把黄纸和朱砂都拿出来了,其他人肯定已经反应过来了。

    “小道士,你行不行啊?”

    胡蛰平时虽然稳重,可这会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虽然屋外没有敲门声了,可低声耳语连绵不断,这个时候任谁都明白,他们肯定是遇到邪魅了。

    若非是屋内火光摇曳,恐怕那邪魅已经冲进屋子了。

    “跟着师父学过几年,应该有用。”

    赵小欢笑着,执笔蘸了朱砂之后,已经落笔成符,是一张驱妖符。

    轻轻吹了口气,黄纸上的朱砂印记风干。

    赵小欢手持符箓,大步上前,贴在了屋门后面。

    屋外的邪物,在赵小欢眼中不堪一击,一声怒吼甚至就能把那团烟雾震散。

    可,外面大雨,他也懒得出去。

    而且,这世间妖邪或许不多,但也不少,他不可能一一铲除。

    就如同外面那团邪物一样,分明是亡魂执念作祟,还未害人,若非如此,早就闯入了屋内。

    这等亡魂执念,让凡人畏惧,可又并无多大的威能。

    若是有阳气充足之人对其大喝,屋外的邪物定然恐惧退却。

    只可惜,面对这等邪物,凡人心中恐惧,早就不知该如何反击。

    可这等邪物,伤不了人命,至多是吸取部分阳气罢了,甚至除非机缘足够,若不然,哪怕吸食阳气,也会逐渐消散的。

    而外面这团亡魂执念所化的邪物,分明就是处在飘散之间,除非碰到养魂宝物,否则数日之后,自会消散。

    见赵小欢画了一张符箓之后,就准备收家伙,胡蛰有些着急了。

    “你多画些符箓啊。”

    胡蛰焦躁的看着赵小欢,他不认为赵小欢的符箓有多大的用处,可这个时候肯定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一张足够了。”

    赵小欢笑吟吟的收起了纸笔,面色平静,不见有分毫惧怕之色:“若是这一张符箓无用,在多的符箓也是无用。”

    若是其他倒是,肯定是要多画些符箓贴遍整个屋子四方的,可赵小欢不同,他这一张符箓,足以安定整个棚屋。

    “你这道士。”

    胡蛰急躁,双眼通红,有些恼怒,可想到现在的处境,最终还是忍了下去,只是冷哼了一声。

    出了这档子事,众人早就被惊的浑身冷汗,若非是在火堆旁边坐着,怕是已经浑身冰冷了。

    哪怕刚才有多大的困意,这会也是清醒的很,在也睡不着了,一个个盯着火堆发呆,心里只盼早些熬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