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八章 雨夜异动
    “这雨来的太快了。”

    “可要赶紧停了,不然我这屋子里也该下小雨了。”

    茶棚掌柜的也可以称之为店家,是个头发花白,穿着粗布衫的老人,满是褶皱的脸上挂着苦笑:“这棚子是我家几个娃娃搭了以后,平时让放些干茶用的,或是真有事回不去了,将就一晚。”

    “搭的时候没怎么用心。”

    “想着能卖几年茶?”

    “可这茶棚都有七八年了,生意也还算成,就舍不得断了这门生意。”

    外面狂风暴雨来临,屋内除了一张木棍拼就的破床外,也就赵小欢所在的这张桌子旁边有位置了。

    而且赵小欢年幼,面色和善,店家坐下以后,闲扯起了家常。

    “当初搭的这棚子,到现在也还没倒,可就是遇到这种大雨天,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也就是我那破床的位置,特意又修补了几次,真要是雷雨天不想回去,睡下也不怕淋雨。”

    店家说话的时候,已经能听到屋内有水滴落下了。

    好在落下的水滴并不大,只不过正好落在桌子上,所以声音略显清响,就连旁边桌子坐着的六人也看向了这边。

    水滴虽然不大,可滴答不停。

    果然是应了店家刚才的那句话,屋外大雨屋内小雨。

    “表哥,茶棚会不会塌啊?”

    旁边那张桌子旁边坐着的妙龄少女开口,声音清脆如百灵鸟,语气却带着粘人的味道。

    “塌…塌不了吧?”

    穿着一身白衣的青年面色略微有些难堪,抬头看着屋顶,虽然别的地方还没有开始漏雨,可也有一股凉风入内,漏雨也就在顷刻之间。

    “塌不了。”

    店家嘿嘿笑了起来,应了一声:“前些日子我还特意看过了,木头都还结实着呢,没烂,肯定不会塌。”

    “真要是木头都烂了,我肯定也不敢住了啊。”

    “就是有些漏雨。”

    店家这话也算实在,除非是活够了,或者真的被迫无奈,不然没谁会住在一间快塌了的屋子内,难不成想久眠不醒?

    “又滴水了。”

    妙龄少女惊恐开口,一滴水正好落在她小巧的脸蛋上。

    对于少女而言,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天气,真若是身上衣服全湿透了,恐怕也没脸见人了。

    “滴答。”

    “滴答、滴答。”

    屋内滴水声不停,着实是外面暴雨太大了,这破旧的茅草屋根本就阻挡不了太多的雨水。

    “小姑娘,你要是怕水,就先到老汉我那破床那坐着。”

    “也别嫌脏,那肯定不漏水。”

    店家憨厚的笑着,整个棚屋内,也就他放床那块地方不漏水了,不然也不敢把床摆在那个位置。

    “年纪大了,儿孙又在别的地方帮工,实在不想折腾了,这棚屋漏雨是不假,可一年能有几次大雨?”

    “能有点遮风挡雨的地方就成了。”

    “平时都是凑合。”

    “前些日子,放床的地方都漏雨,回不去的时候,我就抱着被褥缩在角落凑合一晚。”

    “老了,老咯,第二天腰酸背痛的,孩子心疼我,特意把放床的角落给收拾了下,才算是不漏雨了。”

    “整个棚子要都收拾了,肯定要耽搁好几天,我干脆把他们都给撵回去了。”

    “就是个破棚子,弄那么好干啥用?”

    店家端了个茶味,喝了口自己烧的茶水,絮絮叨叨的说着。

    年纪大了,都喜欢絮叨,尤其是平时自己一个人呆着,这话一开头,就更停不住了。

    “荒郊野外,能有个避雨的地方很不错了。”

    “哪能和自家一样,收拾的那么利索?”

    白衣青年旁边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喝了一口茶,笑着搭腔,暴雨来的快,可去的未必就快了,最怕的是暴雨过后小雨不停,没法赶路。

    在这茶棚内坐着,屋门关着,几乎没什么亮光,着实是有些憋屈,和人闲聊还有些解闷。

    “店家,要不然把屋门打开吧。”

    “也没火把什么的,太暗了,心里别扭。”

    白衣青年一手敲着桌子,虽说顺着门缝有几道亮光进来,可昏暗无比,根本看不清东西,实在是有些憋屈。

    “是啊,店家,把门打开吧。”

    “至多是吹些风,也进不来多少雨水。”

    山羊胡中年人也声音沉闷的开口,原本他们是急着回家的,遇到暴雨天给耽搁了心里就有些为难,屋内还这么憋屈,心情更差了。

    “小道长?”

    店家看着赵小欢,试探的喊了一声,他这么大年纪了,自然不怕这么大的风,可看小道长细皮嫩肉的,也不知道经不经的住狂风呼啸。

    “透些亮光总是好的。”

    赵小欢面带笑意的点头,他喜欢听着雨声入睡,可现在肯定是睡不成的,看着暴雨倾盆也还不错。

    “那成。”

    要是觉得风太大了,我在给关上就是了。”

    “我这破屋内也没啥东西,不怕被吹散了。”

    店家嘿嘿笑着起身,过去把门后插着的门栓拿掉,还未开门,狂风已经把屋门给吹开了一半。

    瞬间。

    棚屋内凉了许多,可也亮了许多。

    店家拿着几跟木头,把门顶在了旁边。

    夹杂着泥土和暴雨味道的气息已经席卷了整个棚屋。

    “果然,开门以后心情好了很多。”

    深吸了口气,赵小欢轻叹,刚才屋门紧闭,屋内又这么多人,浊气有些太重了,现在屋门打开,狂风席卷,片刻间,屋内的浊气已经散去。

    “也不知道今天这雨会不会停了。”

    店家看着外面雾蒙蒙的一片,有些忧心,这里离城池不算太远,晚上他大多数时候也都回家的。

    而且现在屋内这么些人,真要是暴雨不断,谁都走不了,今晚他肯定也没法抱着被子睡觉。

    “希望能停吧,不然今晚只能啃干粮,找个角落缩着睡一会了。”

    赵小欢苦笑着开口,看外面的雾气,暴雨一时半刻肯定是不会停了。

    “也没多少干柴了啊,晚上真回不去,肯定是要受冻了。”

    店家愁眉苦脸,哪怕现在天气炎热,可暴雨倾盆之下的夜晚也是有些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