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四章 机缘
    “尊上。”

    “弟子打听到南边可能有机缘出世。”

    “弟子已经派人前去了,若是能寻回机缘,尊上您定能更进一步。”

    黑衣人跪倒在地,不远处石头雕刻的椅子上斜靠着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雾当中的黑袍人。

    “不过是些凡夫俗子,机缘摆在跟前,他们也未必能够认出,就算是认出来了,也带不回来。”

    全身被黑雾笼罩的黑袍人声音怪异,尖细难听:“你倒是还有些用处,不过也就堪堪入门罢了。“

    ”十几年的时间,方才刚刚入门,本尊当年也是瞎了眼,竟然选了你这个废物。“

    ”若非你忠心耿耿,早就留你不得。“

    黑袍人自顾自的说着,他运道着实不加,想要找几个传人,传下衣钵,虽说原本也没安什么好心,可寻了十几个人后,竟然没一个能继承他衣钵的。

    他传下去的东西,对这些凡人而言,如同天书一般,哪怕他耐着性子去讲解,也是无用,甚至有些人浑浑噩噩,根本记不住他说的。

    真是机缘摆在跟前,却没有福源享受。

    唯一这个属下,十几年了,方才刚刚入门,让他恼怒不已,可偏偏麾下没有可用之人,若非如此,这等废物看着心烦,早就留不得了。

    ”消息可准确?“

    黑袍人靠在石椅上,黑雾笼罩,看不清他的表情,甚至说出来的话,声音恐怕都有所改变。

    ”弟子亲自去看了,虽不敢肯定,可机缘出现的可能很大。“

    黑衣人后背发凉,他这个师父的真正模样,十几年了,他从未见过,他只知道一件事,他这师父并非什么良善之辈,称之为邪魔外道绝不为过。

    可邪魔外道又能如何,最起码让他看到了成仙的可能,让他能够超出世俗凡人,高高在上,拥有凡人所不能拥有的力量,这就足够了。

    “若是机缘为真,本尊自少不了你的赏赐。”

    黑袍人冷声开口,若非他这弟子还有用处,在找到其他替代者之前,轻易不能处死,他早就想把这个废物给换了。

    “退下吧。“

    黑袍人摆了摆手,示意黑衣弟子退下。

    ”机缘。“

    ”在有几桩机缘才能走上那条路啊。“

    黑袍人在石椅上喃喃自语,片刻,不知在扣动了什么机关,石椅后面的石壁离开了一条巨缝。

    从外往里看,浑浑噩噩,什么都看不清楚。

    黑袍人从石椅上下来,一步步踏入了裂缝当中,刚进入裂缝,身后石壁轰隆隆合拢,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的踪迹。

    这绝对不是机关师等人力所能做到的机关。

    石壁后,黑袍人立在一张木桌之前,木桌颜色晦暗,有缕缕道韵流转,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贝,恐怕是用那些所谓的灵木制造而成,方会有如此灵韵。

    木桌上,三个玉盒并排摆放,虽看不清玉盒里面的东西,可玉盒外却用黄纸绘就的符箓镇压。

    这三个盒子里面,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物件。

    “已经三件机缘了。”

    “在找两件,就足够我试一试那条路了。”

    “若是能踏上那条路,自是前路宽敞,自此逍遥自在。“

    黑袍人自言自语,情绪激动,魂绕他周身的黑雾都因他的情绪波动险些彻底散开。

    自言自语之后,黑袍人就在木桌前面的席地而坐,一动不动。

    三边镇。

    赵小欢已经在镇子上停留了三天,夜晚甚至还出来溜达了几圈,都没在发现过什么异常。

    ”道长,等以后有空闲了,我定然会去云山观拜望您。“

    周俊满脸不舍的看着赵小欢,说出的话十分恭敬,若是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这番话是对上年纪的老人说的。

    ”过些日子,我就该下山云游历练去了,怕是你们去了,也见不着面。“

    赵小欢笑吟吟的看着周俊和张宏两人,他是不想和这两位官差牵扯上什么关系,若不然,以后在遇到什么可能牵扯到妖物的案子,前去云山观寻自己,帮还是不帮?

    虽说都是针对妖物,可自己去针对妖物和经过官差这一道坎去对付妖物,是不同的。

    虽说心里有些失落,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周俊和张宏两人仍旧说了许多感激的话,才把赵小欢送上了王老汉的牛车。

    “小道长,你不愧是常德观主的高徒,比咱们村里的娃厉害多了。”

    “赏银可是二十两啊。”

    “咱们村里娃你这么大年纪,还到处跑着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呢。”

    王老汉语气里充满了羡慕,这可是纹银二十两,村子里取个媳妇也才花不完这些银子。

    “你的事儿我在咱们村子里一说,你是不知道,那些家里有女娃的……。”

    王老汉爽朗的笑着,道士是可以成婚的,不忌讳这个。

    “你这娃,是真准备要出去云游?”

    王老汉突然想起了刚才赵小欢在镇子口说的话,毕竟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娃,有时候喊小道长,有时候顺嘴就喊成娃了。

    ”是准备出去走走。“

    ”行万里路,方能有更多的见识。“

    ”总不能呆在山上,闭门造车吧?“

    ”我师父当年也是云游到云山观,才在这落脚的。“

    赵小欢知道王老汉是在担心自己,语气里带着几分轻松:”您也瞧见了,连官差都要对我敬三分,肯定没人能害我。“

    ”娃啊,你还是太小了。“

    ”真害人哪有这么害人的啊。“

    王老汉叹了口气:”听镇上酒楼掌柜的说,害人的都是笑面虎,背后捅刀子。”

    ”不过是该出去闯闯,俺年轻的时候,也跑出去过几年,不过也就是跑到县城里,在酒楼给人打了几年杂。“

    ”别的没学会,眼力见涨了几分。“

    牛车悠悠,王老汉不停的絮叨着,赵小欢躺在车板上,看着蔚蓝天空飘过的朵朵白云,惬意无比,差点睡着过去。

    二十两白银,让师父存着,等以后两位师兄年纪大了,真准备下山讨房媳妇,也有个使唤。观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虽然吃喝不愁,可也没什么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