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三章 高人三人组准备离开
    谁不希望自己村子有可以吹嘘的事情,这是底气。若是村子里出了个朝廷高官,整个村子出去都会抬头挺胸。

    如今出了个连官差都认可的道长,更是如此。

    “我还要在留几天,以防妖物折返,等过几天您在来镇子上的时候,咱们在一起回去。”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王老伯今天能在客栈前面等他,这就是情分。

    “你可小心点,妖物都是没心肝的东西,会吃人啊。”

    ”指不定他在回来的时候,就找了一群妖子妖孙。“

    王老伯拍着赵小欢的胳膊,提前他,只不过他的这个担心肯定是多余的,妖类并不多,十分稀少。

    只是云雾山脉附近山清水秀,独具造化,所以才会多一些妖物。

    而且,在今年之前,赵小欢可是并未曾碰到过妖物的,他也跟随他师父出过远门,其他一些远处的山脉,更是连妖气都望不到的。

    有些时候,妖物看似多,可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聚集在一起的。

    ”您放心吧。“

    “道长法力高强,那妖物肯定不是对手。”

    周俊在旁边跟着帮腔,他可是巴不得赵小欢多留些日子呢,最好是等到这个案子破了以后在离开。

    “那有赏银么?”

    王老汉眼珠转动,突然看向了周俊和张宏两人,虽然脸上有些畏惧之色,可还是强撑着开口:“总不能让小道长白给你们出力吧?”

    百姓对官差都是畏惧的,强撑着说出来这话,王老汉都觉得脑袋有些发蒙。

    “俺家小道长年幼,不知道这些,可你们也不能让小道长给你们白干活啊。”

    “官府肯定是有赏银的。”

    瞧王老汉的模样,若非是心底仍旧对官差有些畏惧,恐怕他都能直接说出来你们可别给私吞的话了。

    毕竟赵小欢打小虽然是在道观内长大的,可也经常下山走动,而且来镇子的时候几乎都是坐的王老汉的牛车,和他相熟。

    王老汉可是非常护犊子的。

    ”给,肯定给。“

    周俊满脸苦笑,他怎么也不敢贪了赵小欢的赏银啊,这可是真有能耐的高人,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找机会交好呢,他岂会那么不知分寸?

    “有就好,有就好。”

    王老汉嘿嘿的憨厚笑着,不在多说什么,毕竟对于官差的畏惧是到骨子里的。

    “老伯,您出来那么早,还没吃东西吧?”

    “快,给老伯要些饭菜过来,他们这鱼不是一绝么?”

    赵小欢扭头看着周俊:“银子就从我的赏银里出。”

    “瞧您这话说的,哪能从您赏银里出啊,这算是咱孝敬老人家的。”

    周俊笑着,就转身进了客栈招呼掌柜的去了,想要交好赵小欢,先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你这娃,费那么多事干嘛,出门的时候我都吃过糊糊了。”

    王老汉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脸上已经挂满了笑意,这孩子,知道孝敬人,没白让自己担心他一晚上。

    “反正又不用咱们花银子,您心疼什么?”

    赵小欢笑着,只觉得胸口一股暖意,扶着王老汉进了客栈。

    百姓都畏惧官差,王老汉若非是心中对他关心,刚才怎么敢和周俊那般说话?

    ’‘妖物退走了?”

    客栈后院,法能三人看着张宏,仙风道骨的脸上也难掩震惊之色:“就是外面那个小道士?”

    “你们该不会是想…”

    “你们该不会是被诓骗了吧?”

    归鹤脾气急躁,话说了一半,就被归一拦下,瞪了归鹤一眼,接着把剩下的话说了出来。

    归鹤缩了缩脑袋,也知道他刚才的话真要说出来,肯定是要惹怒官差的,就算是官差真想贪了他们的赏银,也不能说出来。

    “几位放心,我们这些官差虽然不会什么道法,可眼力见还是有的。”

    “肯定不会被诓骗的。”

    张宏开口,也算是客气了,现在他也彻底明白了,跟前这三位高人,全都是骗子,能这么客气的说话,已经是不容易了。

    “至于赏银,你们没抓到妖物,赏银自是不用在提,还望几位高人看着这几日咱们好吃好喝的招待的份上,勿要动怒。”

    “妖物没有抓到,我等自是无颜领取赏银的。”

    “金银不过是身外俗物罢了,即使没有赏银,这种事情碰到了,我等也不能不管。”

    法能捻动着手里的念珠,面色不悲不喜,常有慈悲之相。

    “正是如此。”

    归一也是高唱了一声道家尊号,应和法能。

    赏银,他们肯定是拿不到了,可这几天在客栈白吃白喝,也算尚可,真要是得罪官差,较真起来,他们三人得到高人的身份恐怕很容易就被揭穿。

    “也不能让三位高人凭白耽搁这几日,赏银虽是不能给,可我们兄弟几个也凑了些散碎银子,就当是几位高人的盘缠了。”

    “还望几位高人莫要嫌弃。”

    张宏从袖筒里拿出了三五两散碎银子,赛了过去,至于怎么分,那就是他们三人的事情了。

    毕竟是他们这些官差请来的人,哪怕因为赵小欢这个真正高人的原因,已经猜出来这三人是江湖骗子,可也没必要把路堵死了。

    几句客套话之后,三人就回了屋子,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至于银子,肯定是按人头均分了。

    ”那小子难不成真是高人?”

    归鹤嘴里不满的嘀咕着:“一个顽童罢了,这些官差真是会找借口,把咱们都当傻子了。”

    “幼童身上,亦有大智慧。“

    法能唱了一声佛号,他虽然也是个江湖骗子,可也颂读了不少的经书,说起话来,也蕴含了些许的禅机。

    想要当骗子,也是要有些能糊弄人的本领才行的,若不然,连一本经文都不会,怎么糊弄旁人?

    ”好歹也有些散碎银子,老衲准备去京城瞧一瞧,看能否有机会降妖除魔。“

    法能念着念珠,看着归一师兄弟二人,道:”两位准备去何处?“

    ”若不然,咱们结伴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如何?“

    他们双方虽然都是老狐狸,可这几日也有所试探,都是游方之人,结伴而行,也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