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二章 看不懂
    所谓的茶铺,其实就是间用树桩搭了个简易框架,外面盖了些茅草等杂物,遮风挡雨的简陋屋子。

    “你们也真是胡来。”

    赵小欢忍不住苦笑着摇头,这可是进出镇子的一条道路,结果,竟然把尸首停放在这,这是不准备让人走夜路了?

    十一岁的年纪,说出来的话十分老城,可张宏和周俊听了虽然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能接受,毕竟是高人!

    高人总会有些异于常人的行为。

    “其实这样也好,毕竟凶手没抓到之前,虽然不能让镇上百姓恐慌,可也要防止那些胆大包天的人夜里四处溜达。”

    “万一在出几条人命,就是我们上官也扛不住啊。”

    周俊在赵小欢跟前没什么阴谋,把他们官差的小心思也说了出来,他们官差也不容易,真要是有官差坐镇,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几条人命。

    到时候他们这些官差有一个算一个,肯定也要倒霉。

    “我去开门。”

    张宏快走几步,拿着钥匙,把门锁打开,双手推门,破木板拼凑成的屋门出发吱呀的声响,随时都会倒地。

    若是夜间前来,单是这碰一下就吱呀作响的破旧屋门,就能让胆小之人背后生寒。

    屋内停放着五口棺材,都是死者家人给准备的,总不能案子没查清,就把尸身给停在地面上吧?

    周俊和张宏两人一起掀开厚重的棺材板,幸亏现在天气不算炎热,停放几天尚无大碍。

    ”那三位法师说是面色惨白,嘴角含笑,肯定是被妖物幻化的美女吸干了阳气所致。”

    周俊在一旁把归一等人的推测给说了一遍。

    “荒唐。”

    赵小欢忍不住冷笑,那三位装作高人模样的法师,还真是满嘴胡诌。

    “道长,您看是怎么回事?”

    周俊和张宏两人盯着赵小欢,就等着他给个定论了,这位可是他们亲眼所见的高人,给出的定论肯定没错。

    “是妖物所害没错,但未必是被吸食了阳气。”

    “看不透啊。”

    赵小欢道行虽然不低,可终究没有什么经验,他也只能判断出来,死者并非是被吸食阳气而亡。

    若是被吸食了阳气而亡,绝对不会如此这般的。

    “倒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一般。”

    赵小欢轻声嘀咕着,只不过,这话没让周俊和张宏两人听到。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还是不乱传的好。

    几具尸身,可以说是大同小异,都没有被吸食过多的阳气。

    ”这倒是奇怪了。“

    赵小欢自言自语,妖物害人,总是要有所图谋的,要么吸食阳气,要么是为了其他,不可能单纯为了杀人。

    这种情况也有,但是极少。

    ”我在镇子呆上一天,若是没什么情况,我先行返山。“

    从停放尸身的屋内出来,赵小欢想了想,没急着回山,而是准备在三边镇多停留几天,妖物的话,不可信。

    “道长,您是怕妖物在回来么?”

    周俊满脸担忧,真要是在出人命,他们这些坐镇的官差肯定也要受到责罚,而且,昨夜他们几个可是亲眼目睹了妖物的。

    面对此等妖物,他们这些官差没有任何的用处,就算是瞧见了也不敢过去,若不然就是枉送了性命。

    “应该不会回来了,只不过是防个万一罢了。”

    赵小欢这话并非全都是为了让周俊他们安心,毕竟妖物的话虽然不可信,可妖物毕竟少,人类多。

    如今三边镇这边有自己露面了,就算此地的命案真是昨夜逃走的妖物所为,可他也没必要盯着三边镇下毒手,除非是有什么秘密。

    “不回来就好,不回来就会。”

    周俊和张宏两人连连点头,不管是为了什么,妖物只要别回来,这就是好事。

    “小道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还真和他们一起去查案了啊?”

    王老汉今天一大早就赶着牛车来了镇子,生怕赵小欢出了什么意外,打听了官差的住处以后,就赶了过来。

    可他毕竟是要先去酒楼把干柴卖了的,所以来晚了几步,赵小欢他们已经去了镇子另外的一个出口,所以只能在这等着了。

    “老伯,您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见王老汉在客栈门外的牛车上坐着,赵小欢赶紧迎了过来,这会天还早着,往常王老汉这个时间也就刚从村子赶着牛车出发。

    “不过来能行么?”

    “你小子留在这不回去,是老汉我把你带来的,要是真出个什么好歹,我心里过意不过去啊。”

    王老汉不停的嘟囔着:“昨晚我给你师父说了。”

    “你师父真是年纪大了,也糊涂了,竟然说你也该历练一番了。”

    “哎。”

    “你师父才比我大多少?这就老糊涂了啊。”

    “你看看老汉我,天天赶着牛车……。”

    王老汉年纪大了,平时就喜欢啰嗦几句,在常德真人的跟前,他肯定是不敢说这些话的,哪怕心里这么想的,也不敢说出来。

    可在赵小欢跟前,就没这些顾忌了,若非赵小欢是道观弟子,放在村里其他娃娃身上,他都能直接上手去打。

    “老伯,案子已经破了。”

    “没什么事了,我留下也没什么危险。”

    赵小欢安慰王老汉。

    ”你就骗我吧。“

    ”案子破了,还能让你这娃娃留这?“

    ”镇子上也没人说案子破了啊。“

    王老汉瞪着赵小欢,他虽然年纪大了,可还没老糊涂呢。

    ”大爷,案子真破了,昨天晚上破的。“

    ”还是道长出手吓退了妖物。“

    周俊上前一步,替赵小欢解释,他是官差,他说的话,王老汉应该会信。

    “真破了?”

    “真破了。”

    王老汉不可思的看着赵小欢,仿佛不认识他了一般:“你竟然真有这手段?”

    “我就说,你这孩子看着聪明。”

    “你师父也是高人,什么妖物敢来……。”

    “好啊,好啊,你师父后继有人了啊。”

    王老汉兴奋的连连开口,在他看来,自己村子旁边的道观有高人,这可是好事,最起码以后村子不惧怕妖物鬼怪了。

    而且,这还是官差亲自开口承认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