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二十章 真仙二字的威力很大
    “可否带小道去看一看遇害之人的尸体?”

    赵小欢开口,妖物的话,不能信,有些事情他亲自看一眼,或许能看出些端倪,毕竟客栈后院的那几个所谓的高人法师,也就是平时画符作法,有些糊弄凡人的手段罢了。

    而且,人类的面孔,却散发着妖气,而且明显并非是妖物化形所致,这就有些奇怪了。

    若是妖物化形,除非对方道行极为高深,若不然从面相上是能看出一二的。

    ”难不成是妖物附体?“

    赵小欢沉吟,有些捉摸不透,毕竟虽有黄庭经在识海内沉浮,可有些事情,是需要去经历或者是在一些奇闻异志上才能看到的。

    黄庭经虽然神异,可正因为他神异,不可能什么都有记载。

    ”当然可以,只是,现在大晚上的。“

    张宏等人开口,缩了缩脖子,他们虽然是官差,见过不少的人命案,可大晚上的让他们领着人去看尸体,他们也有些害怕。

    “要不然等明天?”

    张宏试探着开口:“等天亮了,看的也仔细,晚上借着烛光肯定也看不清楚,指不定有什么遗漏呢?”

    他这其实是害怕,不想大晚上过去,所以才找的借口。

    赵小欢又不是仵作,他看的情况和仵作看的自然不同,只是,这事也不急这一时半刻。

    “也成。”

    赵小欢点了点头,没有强人所难,他现在也不急着离开,而且妖物已经逃遁,不急着一时半会的。

    ”道长,你刚才用的是仙法么?”

    张宏旁边的官差周俊双眼火热的看着赵小欢,白天的时候,他还对张宏带回来个小道士抱怨不已。

    他们是官差,哪怕需要些法师来坐镇,也是要顾及面子的,怎么能找一个乳臭未干的顽童前来滥竽充数。

    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成了他们这些官差还不如顽童?

    甚至因此,他还说了些许风凉话挤兑张宏,只是那个时候在赶人走,有些不合适,才算是没开口。

    可没想到,这个顽童年纪的小道长,竟然是有真本领的高人。

    虽然看起来不如之前请来的那三位仙风道骨的模样,可在真本领之前,模样并不重要。

    那三位虽然看起来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可已经来镇上这么多天了,除了有些所谓的推测,画了些鬼画符外,还有什么用处?

    若非是想着安一安镇上百姓的情绪,这三个所谓的高人恐怕早就被客气的轰走了。

    这会见赵小欢这个小道士竟然真赶走了妖物,用了仙法,周俊就差过来提醒赵小欢走路的时候慢点,别被地上的石子给绊倒了。

    ”雕虫小技罢了,算不得仙法。“

    ”仙法浩荡,威力无穷,岂是小道能掌控的?“

    赵小欢这话并不算是谦虚,他虽然已经踏上求仙之路,在世人眼里,他的一些手段和仙人无异。

    可毕竟还未成就真仙,但凡稍有感悟之人,就决计不敢以真仙自称。

    若是凡人,戏言为仙,到也没什么大碍,不过玩笑话罢了,听者哈哈一笑作罢。

    可如赵小欢这般踏上求仙之路的人则不同,他们一言一行,皆有因果,尚未成仙,既已真仙自称,这份因果,绝对承受不住。

    真仙二字,既是因果。

    世俗之人误会,以真仙相称,哪怕赵小欢默认都无大碍,可决计不能从他自己口中说出。

    而他现在所修术法,其实是仙法的简化版。

    真正的仙法,可翻天覆地、可吞云吐雾,他现在是远远做不到的。

    “能驱走妖物,这就是仙法了。”

    周俊双眼火热不减,若非是不熟悉,恐怕他都能拉下脸来拜师了,别说他这般想法,就是其他几个官差也是如此。

    这可不是那些走江湖的骗子戏法,而是真真正正的仙法。

    学会了这个,日后还愁什么吃喝,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当今朝中虽然百官不认为这天下有妖魔仙神,可是历朝历代的皇帝向来都是喜欢修仙问道,求那长生之路。

    尤其当年圣上年迈,更是如此,若是能学会些仙法,皇帝肯定是有重赏的。

    “些许小术罢了,上不得台面。“

    ”世间诸事,皆有缘法,搀和的越多,因果越大,此事切不可外传。“

    ”若不然,因果落下之时,就是小道也救不得诸位。“

    赵小欢这话里就带着一丝威胁的意思了,他两世为人,自然看的出来这几个捕快眼里的火热。所以先给他们浇一壶冷水,免得他们到处宣扬。

    有人喜欢名声,可名声大了,也是一种累赘。

    而且,赵小欢可不想和官差搀和上太多的因果,官差虽然算不得朝廷官员,可也算是最底层的一部分组成。

    若是真和这些官差搅合过深,日后难免会和其他朝廷官员打交道,一旦牵扯进国运当中,那就是大劫。

    数百年前的封神大劫,西岐伐殷商,牵扯进去了多少的仙神?更有多少仙神登上那封神榜。

    所以,轻易之下,求仙之人是不愿和王朝气运有所牵扯的,除非是已经成就真仙之位,无惧人间因果。

    成就真仙之位以后,除非是皇朝更迭等大的因果缠身,若不然,些许皇朝小因果,自是不染仙身。

    ”我等知道了。“

    ”我等记下了。“

    周俊等官差连连点头,心里火热的小心思去了不少。

    不过,这小心思尚未断绝,毕竟他们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官差,可平时和三教九流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他们。

    察言观色,也是他们的强项,在他们看来,这话不过是赵小欢不想被旁人知道了,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赵小欢被簇拥着回了客栈,后院那三位所谓的高人,仍旧酣睡沉眠。

    第二天一大早,赵小欢就推开了屋门,面色平静淡然,仿若昨夜无事一般,而那三位高人已经在院内打坐。

    ”道长,您先吃些东西垫下肚子,咱们在带您去看那些遇害之人的尸体。“

    周俊恐怕在哪个角落偷偷盯着赵小欢的屋门,这会恰巧端着放菜的托盘满脸堆笑的跑了过来,恭维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