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十九章 人面妖物遁走
    “小道士,你想多管闲事?”

    黑袍妖物声音嘶哑,但听的出来,不是女妖,而且其灵智颇高,比起灵青的智商不知道高出多少。

    “镇上的人命是你害的?”

    赵小欢虽然面上带着笑意,可眉宇间却是一片清冷之色,他对妖物没有仇视感,可若是害了人命,有业障在身,那就不同了。

    黑袍妖物身上戾气缠绕,业障寥寥,戾气竟然比业障都要多,这也是他没有着急动手的原因。

    面对灵青的时候,是赵小欢第一次面对妖物,心境不同,一身道行能用出十之二三,就已经很是不易了。

    而如今面对黑袍妖物,他没有半分的紧张。

    若是胆小之人,恐怕已经被黑袍妖物的模样所恐,可赵小欢双眼当中只有探究之色。

    “不。”

    “是我那孽徒。”

    “我杀了他,算不算好人?”

    黑袍妖物嘿嘿怪笑着,话不多,可内容却颇为让人震惊,尤其是他最后那个人字,更是让赵小欢诧异不已。

    “你是人?”

    赵小欢皱了皱眉头,妖气、戾气、业障缠身,怎么可能是人。

    若是人,哪怕有滔天业障也不可能有妖气缠身,即使和妖物同处时间过久,沾染了妖气,但也和妖物自身妖气不同。

    “小道士,等我吃了你,你就知道了。“

    黑袍人怪笑着,身子周围升腾起烟雾,快速盘旋,-冲向赵小欢。

    ”放肆。“

    赵小欢大喝了一声,声音中所蕴含的正气,竟然把黑袍人面部缠绕早就混为一体的妖气、业障、戾气这三种恶气给吹散了一些,依稀可以看到黑袍人的面孔,竟然真是人类的面孔。

    赵小欢手上法印掐动,还未曾打出,就先引来了狂风阵阵,呼啸而来,护持己身。

    “小道士,咱们有缘在见。”

    黑袍人哈哈大笑着,如黑烟一般,竟然逆转了方向,飘荡而去,原本就是夜色,虽有月光普照,可夜色迷离,不宜追踪。

    赵小欢面色微变,手上掐动的法印变幻数次,终究是没有实战出来。

    想要留下那或是人类的黑袍妖物,肯定是要动用更强道行才行,所引动的法印也是极强。他从未真正全力施展过,这是他的弱点。

    若是在野外,全力实为,自然没什么,可这是在镇子内,万一伤到凡人就不妙了。

    这也是之前降服蛇妖的时候,他为什么连法印都没掐动,只是拿了一把弯刀。

    其一是他不想在世俗展露太多的仙迹,对世俗而言,一切道法都是仙法,其二,他怕控制不住力道,毁了太多的宅院。

    心境不同,道行不同。

    还是要淬炼心境方可。

    赵小欢站在原地,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喃喃自语,有黄庭经在识海内沉浮不断,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今道行几何。

    世家或有其他同样踏上仙路之人,可他不认识,无人和他印证仙道。

    面对灵青的时候,他第一次面对妖类、恐惧等诸多因素,以至于他紧张无比,甚至内心太过谦卑。

    如今面对黑袍妖物,心境不同,他展露出了更多的道行。

    “或许,这才是我真正的道行?”

    赵小欢深吸了口气,周边无风自动,气息出尘,此时,他已大致知道自身道行如何了。

    只是无人印证,他知自身道行几何,只是日后遇事之时,心中更有分寸罢了。

    “小、道长。”

    客栈二楼临街一扇窗户大开,张宏等人全都挤出了一个脑袋,震惊无比。

    他们既然是坐镇三边镇,不可能只是在这住下,晚上也偷偷出去巡逻,甚至晚上在客栈内还有值守。

    刚才赵小欢和那妖物的动静虽然快,甚至片刻间妖物就去了踪迹,仿若从头到尾只有赵小欢一人在街上站着。

    可他们这四个负责值守的人,已经听到了动静,开了窗户,看到了最后妖物逃走的一幕和赵小欢周边清风徐徐。

    张宏一个小字出口,意识到不妥,赶紧咽了回去,喊了声道长,随即客栈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张宏等人已经出现在了街上。

    几个人面带狂热的看着赵小欢,妖物仙人,传说颇多,可谁又真曾见过,可现在,他们见了。

    ”道长,那妖物跑了?”

    张宏深吸了口气,浑身精神无比,问这话的同时,更是看了眼其他几个官差,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他办事莽撞,竟然带了个顽童道士回来。

    现在瞧瞧,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院子里的那三位倒是被请来多日了,可这会恐怕还在屋内呼呼睡大觉呢。

    真要是指着后院那三位仙风道骨的高人出手,恐怕镇子上今晚又该多出一条命案了。

    “是跑了,不过,据他所说,害命之人非他,但也和他有关。”

    赵小欢把刚才黑袍妖物的几句话说了出来,至于真假如何,镇子上的事情该是可以告一段路了。

    至于怎么结案,是这些官差们该考虑的事情。

    ”跑了。“

    ”这…。“

    官差面面相觑,怎就跑了,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在请法师高人前来捉妖吧?

    “他已为我所伤,该是不会回来了。”

    赵小欢自然看出了几个官差的心思,出声安慰他们,他的一声高呵,蕴含了法力和他自身的正气。

    迎面而去,吹散了黑袍人面上三种恶气的同时,其实已经伤着对方了。

    业障和戾气,戾气或能被特殊手段用作威压,可业障乃天地降下,不可掌控。

    业障和戾气和妖气纠缠在一起,环绕全身,只不过是因为对方业障和戾气太重的原因造成的。

    而真正能护持黑袍妖物的,就是他自身的妖气,可他不防之下,被赵小欢一口正气迎面而去,不仅吹散了妖气,更是击中了他的面门。

    面门被极,神识动摇,这也是那黑袍妖物逃走的原因之一。

    如此情形,黑袍妖物肯定是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不敢在来镇子这边的。

    “不会回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

    “不回来就好。”

    差役们面色好转,连连点头,只要妖物不回来,那就是好事,这个案子怎么结,那是他们上官该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