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十七章 暂留镇子
    “小道长,留步,留步。”

    赵小欢刚到镇口,就被人从后面喊住了。

    张宏身上穿着官差的衣服,大步走了过来,镇上连续发生命案,而且死者都是年轻力壮之前,且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很平静的死去,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这自然而然的就会让人想到了恶鬼妖孽作祟。

    对于恶鬼妖孽,他们这些官差也没办法,甚至他们这些官差也害怕,所以,请道士、和尚这些法师前来作法捉妖,就是最佳选择了。

    如今,镇子内已经有两位道长和一个和尚了,三人都是仙风道骨,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是有大法力之人。

    这几天镇子上的命案也的确没有在出现,可也没有抓到凶手,更没有找到恶鬼。

    命案不在发生,这是好事,可案子不破,他们这些官差就是无能,回去以后肯定会被训斥的。

    如今,见了个穿着道袍的小道士,张宏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了。

    只要是道士,那就是助力,管他年纪大小,先拉回去在说,指不定小道士背后还有老道士呢!

    当然,与此同时,县令已经派人向府里的大人禀明此案了,这几日,恐怕就该有府里的官差到了。

    赵小欢止步,打量着快步走过来的张宏。

    “小道长,这是要出镇子?”

    张宏虽是官差,可也并非是那种凶神恶煞之人,相反,看起来十分的和善,若是换一身青衫在身,怕是会让人误以为书生。

    “买了些东西,是要回去。“

    赵小欢点了点头,晃了晃手里提着的几本书。

    “咋了?”

    “小道长出啥事了?”

    正巧王老伯赶着牛车也到了镇子口,见赵小欢正和官差说话,也顾不上牛车了,直接小跑了过来。

    赵小欢虽然是云山观的小道士,可平时和村里人关系都还不错,且脾气好,王老伯都快把他当成自家晚辈看待了。

    这会见由官差问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人还没到跟前,已经开始囔囔了。

    “这是你家长辈?”

    张宏诧异的看着小跑着过来的王老汉,楞了一下,和他想象中小道士旁边跟着个老道士的情景有些不同。

    “小道长是俺们村子旁边道观的。”

    王老汉在旁边赶紧搭话:“可是不懂规矩?惹了什么祸事?”

    ”老人家误会了。“

    张宏身上没有官差的丝毫狂傲:”只是想问这位小道长几句话。“

    ”小道长可知镇子这几天发生的命案?“

    张宏看着赵小欢,年纪不大就不大吧,好歹也是个道士,真要是有恶鬼作祟,绝对比他们这些官差有用。

    他们这些官差对付普通人还想,可真要是碰到恶鬼,他们过去也是送命。

    “刚在镇子上是有所听闻。”

    赵小欢点了点头:“据说镇子上还请了法师前来坐镇?”

    所谓法师,就是对那些被请来降妖除魔的所谓高人的一种统称。

    “可曾有什么线索?“

    ”小道长,你问这些干什么,咱们赶紧回去。“

    ”在耽误下去,回去就晚了,夜路可不敢走。“

    ”小心你师父揍你。“

    王老汉在旁边拉了赵小欢一把,在他看来,年轻人就是好奇心太重了,殊不知,这是最容易惹祸上身了。

    年轻人不懂这些,他可不能看着赵小欢惹祸上身。

    ”无妨,王老伯,咱们平时也经常来镇子上,既然遇到事了,若是能帮些忙,自然是要帮的。“

    虽说张宏这个官差还没说什么,可被喊住的时候,赵小欢心里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了,毕竟书铺的店家给他说过,官差们请了法师坐镇。

    若是在那些大城内,肯定没人会来搭理他这个小道士,可在这种偏僻的镇子内,能找来几个过路的道士或者和尚?

    ”小道长果然宅心仁厚。“

    张宏在旁边说着戴高帽子的话,心里也因为赵小欢竟然猜出了自己的心思,而对他高看了几眼。

    ”你这孩子。“

    ”你才多大?能有什么能耐,真要是有恶鬼,你过去还不是送命啊。“

    ”不能我把你带出来了,你回不去啊。“

    ”到时候你师父肯定该找我要人了。“

    王老汉急的老脸都皱在一起了,他可不想赵小欢留在镇子里,毕竟也算是从小看着长这么大了,真要出事了可怎么办?

    “你们不是都请了法师来了么?”

    王老汉看着张宏,就想着让张宏觉得赵小欢年纪小,让他跟着自己回去的话。

    “镇子大啊,人多些,总是好的。”

    “老人家你也放心,小道长既然肯留下,心里应该有数。”

    “在者,咱们镇子上也有其他法师在,肯定不会出事的。”

    张宏宽慰王老汉,其实,有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刚才在书铺的时候,他就在远处瞧见赵小欢了,甚至看到他指着书铺内的平安符说了些话。

    等赵小欢走后,他还特意去书铺问了情况,所以才会追着来到镇子口的。

    作为官差,张宏的心思十分的精细。

    “哎。”

    王老汉也知道,他在反对也没什么用了,只能是不停的叹气,这可好,来的时候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成他自己一个了。

    他肯定是不能留在镇子里的,他要是不回去,家里老婆子肯定要着急,指不定在出个什么好歹。

    再者,总要有人道观里传个话吧。

    ”这些书劳烦您老送去道观。“

    ”这事您给我师父说一下就成,我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不会担心的,您就放心吧。“

    赵小欢笑眯眯的把手里提着的用草绳捆着的书塞到了王老汉的手里,拍了拍他的手背:”您老是不知道,我师父其实早就想我下山历练一番了。“

    ”若不独行,如何能验证我在山上所学?“

    赵小欢笑吟吟的说着安慰王老汉的话,这话肯定不是他师父说的,而是他想更多的接触这个世界的借口罢了。

    ”哎,你这孩子。“

    ”你可要小心,我回去就上山找你师父去,小心明天你师父亲自来镇上收拾你。“

    王老汉嘴里嘟囔着,吓唬了赵小欢几句,才提着书籍匆匆去赶牛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