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黄庭真仙 > 第十三章 仙路难
    “只是没想到,除去世间这传说中的三大仙宗外,竟然还有仙缘流传,为师虽无这福分,可收的弟子有这福分,为师欣慰不已。”

    “然,仙缘不同,你若日后外出行走,切不可轻易暴露了自己的底细。”

    “虽不知道三大仙宗如何,可他们的传承,极大可能是传自古仙神,是古仙神留下的传承,而你的仙缘,却是有仙人入梦。”

    “两者相较之下,自是你的传承更胜一筹。”

    “毕竟虽说三大仙宗都传闻有仙神坐镇,可到底真假,无人得知,世人传闻所见,怕也是如你这般,正踏求仙之路的人。”

    “人心复杂,不可不防。”

    常德道长满脸凝重的盯着他这个小弟子,都说老年得子最为宠爱,小徒弟也是如此,在他眼里,这个小徒弟太过年幼,不知世间狡诈,可又得了仙缘,肯定是不会在窝在云山观内一辈了,有些事情,要提前嘱咐他,免得招惹什么祸端。

    他已经白发苍苍,真有什么祸端,送了性命也是不惧的,可他这小徒弟不同,尚且年幼,更是得了仙缘,日后甚至有可能成为真仙,自是要小心行事的。

    ”师父你放心吧,我都知道,这事我都没和别人说过,就你和两个师兄知道。“

    赵小欢嘿嘿笑着,心里暖洋洋的一片,虽然幼年就被送上了道观,可那也是家中实在养不起了,怕他饿死。

    倒不是这一世的父母狠心,而且观主对他更是如父子一般,两位师兄对他也如亲兄弟一般。

    这一世的幼年,赵小欢也算是被人捧在手心里过的。

    若非如此,他两世为人,这等事情又岂会轻易说出来?

    ”你两个师兄虽不稳重,这事他们也该知道轻重,为师会和他们细说的。“

    ”这世间仙人传闻太多,没谁会去验证真伪的。”

    “日后,不得在轻易于俗世展露你的跟脚了,就算要展露,也不可在提咱们云山观之名。”

    “如此,就算日后你下山云游,旁人也不好寻你跟脚。”

    ”好。“

    赵小欢点头,他知道师父担心的是什么,是怕有人以世俗亲情作为威胁,这世间缤纷,切不可小瞧了人心。

    从大殿内出来,赵小欢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身干净的道袍,然后也一溜烟跑去后院了,他那两个师兄可是不靠谱的很,最初或对灵青十分惧怕,可若没了惧怕,不知道会如何折腾灵青。

    “灵青,你成妖多久了啊?”

    “灵青,你在山里,见没见过上了年份的药材。”

    “灵青……。”

    青可和青本师兄弟两人围着灵青打转,甚至已经上手去摸灵青身上的蛇鳞了。

    蛇妖如此庞大,身上已经开始生长出鳞片了,只不过现如今的鳞片,还只是蛇鳞。

    而灵青的跟前,一大盆的肉类摆在那,还带着血腥气,道士不忌荤腥,后院养的还有鸡鸭甚至是猪,这两个家伙为了和灵青拉近关系,竟然杀了好些鸡鸭。

    不过,效果也是明显的,灵青这会已经把他们两个当成是自己人,或者说是自己妖了。

    毕竟灵青不过刚刚诞生灵智没多久,不懂什么叫做戒备。

    ”师兄,以后你们两个可要负责灵青的启蒙了。“

    赵小欢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这几日我下山买些启蒙书籍回来,你们两个轮流教他。“

    ”平时也要让他听些道经,他听不懂没关系,但道经能够慢慢磨去它身上的妖气。“

    道经,玄之又玄,哪怕不懂其中意思,其也仍旧有意想不到的功效,当然,单凭听道经,不可能把蛇妖身上的妖气全部磨去,哪怕时常接触香火也不成。

    但是能够磨去足够多的妖气。

    世家对妖物的评价,妖气遮天蔽日,此为大妖,但此类妖物,几乎绝了登仙之路,唯有那些自知收敛妖气的大妖,方有成仙的机会。

    以妖气论妖物实力如何,这实在是一大谬论。

    ”放心吧,以后灵青的事情就交给咱们了。“

    青可拍着胸脯,蛇妖啊,虽然有妖气,凡人若接触太久会有损害,可也有防备的手段,更何况,他虽然对蛇妖敢兴趣,可也不会真的整天和蛇妖呆在一起的,所以这个完全可以不用在乎的。

    妖气虽然对凡人是大害,可也没有传说中那般危言耸听,除非是妖物刻意以妖气伤人。

    “以后你就在道观后院住下,我两位师兄会教你人类的识字,让你如孩童般启蒙。”

    蛇妖毕竟是蛇妖,什么都不懂,不像是那些传说中有高等血脉的妖物,天生就有传承藏于血脉,知道很多事情。

    单是启蒙这两个字,在回来的路上,赵小欢就已经给蛇妖解释了很久,它才算是勉强明白什么意思。

    “好。”

    蛇妖歪着三角脑袋,点了点硕大的脑袋,这会,它已经完全相信赵小欢了,在没什么怀疑,有这么多好吃的送到它跟前,怎么可能是坏人。

    蛇妖的心思就是这么简单,谁给它好吃的,不打他、不杀他,那就是好人。

    ”我准备给他搭间屋子,或者给他腾出来一间屋子,总不能在咱们道观给它挖个地洞吧?“

    青可看着赵小欢,征求他这个已经踏上仙路的小师弟的意见,这会他已经被蛇妖给吸引了,还顾不上好奇赵小欢,等兴奋劲过了,就该去缠着赵小欢了。

    赵小欢并非藏私之人,奈何黄庭经在他识海沉浮,其上所记载的内容,在他心间潺潺流过,无时无刻不在感悟。

    可偏偏,这些经文秘法,他说不出、写不出,提起则口不能言,这或许就是仙缘二字的奇妙之处。

    或他日后真正修成真仙以后,方可撰写成仙法。

    ”也行,反正后院足够大,砍树的时候,可以让灵青跟着过去帮忙,它一个卷身,定能拔起一颗巨树,让它把巨木拖回,更是容易。“

    ”只是,切不可能让他在常人跟前显露了踪迹,若是吓坏了旁人,总是不好,也会为它招来灾祸。“

    赵小欢叮嘱他这两个师兄,灵青毕竟是蛇妖,踪迹还是隐藏起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