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三章 第十二周的例会
    第十二周的例会持续时间很短。

    姚教授据说有要紧的事务办,只是遣了一道投影来教室,简单总结与安排后,那道投影便径自散去,留下满教室的学生大眼瞪小眼。

    刘菲菲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

    在姚教授投影消散后,没过几秒钟,她便从座位上跳起来,抱着书本与复习材料向教室外面跑去。她的身后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大家都知道她是去找尼古拉斯复习功课去了。

    自从临钟湖畔那起事故之后,尼古拉斯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现在天文08-1班的教室里了。他所有的功课都由刘菲菲帮忙补习,所有的作业也通过刘菲菲上交。

    紧随刘菲菲之后站起来的是唐顿。

    他大声吆喝着,要之前没有交作业的同学快些交作业,同时重复着最近所有教授都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还有四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这次考试决定大家能不能升入二年级,所以一定要抓紧时间,多刷几遍历年真题!……有没有人申请一起去图书馆或自习室占座?”

    立刻有几个同学举手,响应了班长大人的号召。

    临近期末,不论图书馆还是自习室的位置都很紧张,许多同学便开始组团,帮忙占座占位置。往往一个人抱着七八本书,便可以占下一整张大书桌。虽然吃相有点难看,但紧要关头,谁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除了唐顿之外,班上还有几个比较活跃的家伙。

    比如还在找人签名的萧笑,比如陪小精灵一起跳舞的李萌,再比如张季信。

    张季信正抓着一叠厚厚的宣传单,满教室派发,逢人便塞一张,笑容可掬,仿佛亚特拉斯学院那些宣扬‘主的荣光’的布道者。只不过他的宣传单上并没有关于任何神名或者圣灵的名号,而是张叔智的成绩。

    郑清手中也有这么一张。

    暗红色的硬皮纸上,一半的篇幅是张叔智挥手咧嘴笑着的憨厚形象,还有另一半挤满了这位试图冲击‘雷哲’称号的同学的各项成就——譬如连续三年获得公费生身份、第一大学校猎队副队长、神圣意志副会长、2007-2008年度第一大学校猎赛最佳猎手、连续三年平均绩点4.7以上、《魔杖》小阿卡纳权杖序列一,等等。

    成就之多,令人叹为观止。

    倘若不是张叔智有着一张与张季信相似的红脸膛,郑清决计不敢相信张季信有一个成绩如此出色的哥哥——他很怀疑张家先辈余荫的灵性被张季信几个哥哥占据太多,以至于张大长老脑子里只剩下肌肉了。

    “我觉得长老会让你在他哥哥的后援会里当干事……或者顾问,之类的职务。毕竟你大小也算个名人。”辛胖子抱着笔记本,胖乎乎的脸蛋儿上满是唏嘘:“我就不一样了……你知道吗,长老刚刚嘱咐我写一篇软文夸他哥哥,为此他愿意给我买一个星期的早饭。”

    “很划算。”郑清敷衍的评价着,目光却落在伊莲娜平时坐着的座位上。

    那张桌子空荡荡的,似乎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

    过去的一周,郑清三番两次向先生提出请求,希望能探望一下吉普赛女巫,却都被先生拒绝了。他也曾尝试着撬开D&K旁边那家三有书屋的窗外,溜进去找回家的路。但除了吃了满嘴尘土之外,就只找到几根猫毛。

    黄花狸也不见了踪影。

    据在D&K店里打工的‘耳朵兄弟’说,那只花猫最近一直在找它家老祖的踪迹。

    “那只猫不怀好意!”叮当耳朵略显尖锐的声音还在男巫耳边回响。

    当他回过神,辛胖子还在絮絮叨叨说着刚刚那件事:

    “……写软文,这有违我的职业道德!”

    胖子脸上努力挤出几分严肃。只不过因为平日他的正义感就不甚充裕,此刻强行来挤,只能让那张胖脸变得愈发滑稽了一些。

    “道德?嘿,这真是个新鲜字眼儿。”郑清嘲笑的看了胖子一眼:“校报上前两天不是都刊登赵桥、霍夫曼的软文了吗?和尚写得,你写不得?”

    胖子扬起眉毛,刚想说点什么,旁边便传来张季信发宣传单时的说话声:“请支持张叔智成为新一任‘雷哲’,他与阿尔法打交道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退让!绝对会维护九有学院的骄傲!”

    两个‘绝对’,让原本还想辩解点儿什么的胖子闭上了嘴巴。

    “嘿,清哥儿,你还没走?真是太好了!”张季信抱着一沓宣传册走到郑清课桌边,重重的松了口气:“……例会前我就想找你聊聊,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嗯,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记得你周日晚上都有空的吧……我哥想找你喝喝茶,就在步行街上,很近的……”

    胖子站在张季信身后,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郑清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我晚上有其他事情……已经约好了。”他很没底气的回答道。

    “已经约好了?”张季信怀疑的瞅了他一眼:“你可不许蒙我……平常你周日不是都去图书馆写作业吗?”

    “他今天要陪我去贝塔镇北区,拜访科尔玛学姐,聊聊尼古拉斯的事情。”张季信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

    连辛胖子都被吓了一跳。

    蒋大班长正抱着几本书,站在几位男生身后,看到男巫们回头,她眨眨眼,露出一丝俏皮的微笑:“先来后到……我们要讲规矩。”

    李萌站在蒋玉身侧,恶狠狠的瞪着郑清,她的肩头趴着几只穿着灰色制服的小精灵。郑清感觉自己耳垂有点发烫。

    他小声的清了清嗓子。

    “规……规矩?”听到蒋玉的话后,张季信显然有点措手不及,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你们之前不是已经去找科尔玛学姐聊过这件事了吗?”

    郑清上周末去基尼小屋的事情,已经在宥罪猎队的会议上汇报过了。因为涉及可能存在的黑巫师风险,他需要让猎队的同伴们都提高一些警惕。

    “嗯,上周聊的是把尼古拉斯送过去,这周聊的是把尼古拉斯接回来。”女巫撇撇嘴,显得有点不耐烦:“或者说,你愿意负责这件事?”

    “不不不,”张季信连连摆手,唯恐蒋大班长把这口锅丢在他脑袋上:“只是好奇……刚刚只是好奇。”

    “那郑清同学……”

    “他是你的,”张大长老一把抓住郑清的肩膀,就像捏住一只小鸡脖子似的,把他推到女巫面前:“毫无疑问……他是你的!”

    整个过程中,年轻公费生毫无还手之力,也无置喙之地。

    只能始终在脸上保持那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辛胖子把脑袋藏在桌洞里,肩膀剧烈的耸动着,仿佛一只在偷吃爆米花的仓鼠。郑清隐约可以听到他笑岔气的痛苦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