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月纪元(暗月纪元) > 第十七章 生天
    毫无疑问,它们会改变唐凌已经计算好的后退路线。

    这种及其不稳定的干扰因素,会带来致命的结果。

    ‘滴答’‘滴答’,唐凌的鼻血开始一滴滴的滴落在冰冷的地面,发挥到极致的精准本能在计算着另外一种行动方案。

    “面对凶猛的野兽时,你手里就算只有一根木棍,也要发挥到极致。相信我,那比赤手空拳要好。”这是张叔告诉唐凌的一句话。

    被唐凌深深记在了心里。

    如今,他的精准本能就是那根木棍,除了发挥到极致,没有别的办法可选。

    而有时,需要把一件物事发挥到极致,是要用尽各种办法,甚至代价的。

    所以,唐凌只是在一瞬间,就忍受了巨大的痛苦,那一刻他眼中的一切几乎变为了黑白色。

    如同死亡的降临。

    这样不要命的计算,换来了另外一个方案。

    没有办法保持曾经的习惯,再做一次精密的预想和整理,唐凌最后一次落地之前,毫不犹豫的开了两枪。

    最后的两次攻击机会,被他一次性用掉,攻击到了大蛇同一个地方。

    此时,唐凌距离爬梯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大蛇只需要做最后的一次调整,便可以毫无阻碍的朝着唐凌游动而来。

    尽管做了拖延,他们之间的距离实际上是在拉近的,只有最后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这一点距离,如果身体能够‘舒服’的前行,只需要不到一秒。

    而借着光亮,大批的黑角紫纹蛇已经朝着唐凌群涌而来,最近的一只甚至不到二十米的距离。

    ‘哐当’一声,出口的铁盖被顶开,一道属于夜的朦胧紫光照进了地道。

    寒冷的气息不要命的灌入,但意味着妹妹已经出去了。

    唐凌深感安慰,咬着已经打空了子弹的沙漠之鹰,借着光亮,一个俯身,朝着爬梯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被完美的调动。

    毕竟,这个看起来就像冲去撞墙的动作,没有强大的控制力,就会真的撞在墙上。

    何况,在中途他要躲掉一条按照计算会挡住他去路的黑角紫纹蛇,且不能放慢速度。

    这是一次极限的考验。

    唐凌彻底放空了大脑,危险的大蛇也好,成群的黑角紫纹蛇也罢,都被他无视。

    他的眼中只有那堵越来越大的墙,十米的距离,以唐凌的速度,做极限冲刺,只需要0.6秒。

    他跑过了七米的距离,脚步完美的跨过了那条挡路的,正准备攻击的黑角紫纹蛇。

    而在他要撞上墙的瞬间,冲击的力量借助双腿的蹬力,变为一股向上的力量。

    在这一刻,唐凌的肌肉与骨骼被他以几乎不能完成的控制力,控制到极限。

    瞬间,他伸出了右手,猛地抓住了中间的爬梯。

    下一瞬,他的双脚踩在了下方的爬梯上,完美的卸掉了巨大的冲击力可能带来的身体晃动。

    再接着,他便可以不停歇的往着上方爬去。

    在他身下,那条被跨越而过的黑角紫纹蛇正昂起了头颅,朝着唐凌撕咬而来。

    但唐凌抓住爬梯的高度,注定它只能一口咬空。

    第一次,夜色在唐凌的眼中如此美丽。

    尽管曾经,每一个暗夜都是充满危险和寒冷的‘恶魔’。

    在出口,月光照着三张脸。

    妹妹,婆婆,和夸克。

    婆婆全是焦急与担忧,几乎半个身体都伏在了出口,夸克略微有些后缩,但到底还是喘着粗气看着下方的一切。

    妹妹非常的平静,漂亮的大眼反射着紫月的光,有一种让人冷冰的空洞。

    在快速上爬的唐凌心莫名沉了一下,但下一刻他就看见妹妹朝着他伸出了双手。

    她要拉他上来。

    唐凌心中涌动着温暖,此时再有两步,他就能伸手抓住妹妹的手。

    接着,婆婆也伸出了手。

    夸克有些犹豫的想要伸手,但下一秒他大叫了一声‘天呐’,整个人竟不受控制的开始剧烈颤抖。

    唐凌没有回头,几乎是看也不看的就单手拿下口中的沙漠之鹰,朝着身后重重的甩了出去。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唐凌腰部一个用力,几乎是伸直了身体,抓住了婆婆的手。

    不用怀疑这个时代老年女人的力量,唐凌的重量不会成为婆婆难以承受的负担。

    她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把唐凌朝外拉扯,妹妹也抓住了唐凌的手腕,跟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短暂的时间,只够夸克伸出一只手,他扯住了唐凌的衣领,几乎是大喊了一声,身体一个翻滚,再配合着唐凌最后踩在爬梯上的力量,把唐凌扯出了出口。

    冷冽的空气瞬间就包围了唐凌,不余遗力的拉扯之力,让四个人都翻滚了起来。

    但还未停下,夸克就开始夸张的大叫。

    因为一个巨大的蛇头猛然从出口中窜出,距唐凌冲出出口不到零点几秒。

    这是唐凌早已计算好的结果,所以在翻滚的过程中,一块有着尖角的石头就被唐凌抓在了手中。

    以爬梯的高度,这条大蛇一定会‘站’起来,然后借助一点弹射的力量,杀死自己的。

    只是自己到底快了一些,甚至比计算的还快上一丝。

    因为其他三人的帮助。

    实际上,唐凌根本就不紧张,他推测这大蛇就不敢爬出通道。

    否则,这些出口的‘门’,哪里会是它的阻碍?

    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只是,自己把它惹到如此愤怒,它会不会铤而走险?

    所以,唐凌抓住了一块石头。

    在翻滚平静下来后,他半蹲着望向了大蛇,身体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婆婆和妹妹。

    在月光之下,大蛇的探出出口的巨大蛇头,表情是如此的‘丰富’。

    怨毒,不甘,愤怒,犹豫...唐凌与它对峙着,握着石头的手不知为何有些微微冒汗。

    他可以死,却承受不起让妹妹和婆婆冒险的代价。

    一只略微有些冰冷的小手搭在了唐凌的肩膀,还不等唐凌反应,脖子就被两只小小的手臂紧紧的搂住。

    温热的泪水和冷冽的空气一相遇,便成了冰冷的水珠,从唐凌的后脖颈滑过。

    “姗姗,快...”极度消耗的唐凌,声音沙哑,可本能却告诉他,要让妹妹躲开。

    可在这一瞬,他却看见那巨大的蛇头,猩红的双眼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畏惧,便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