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月纪元(暗月纪元) > 第五章 亲人
    帐篷在第五营各种棚户当中,算是奢侈的‘住宅’。

    这是唐凌有一次弄到一块儿夸克所需要的奇怪石头后,从夸克那里换取的。

    那一次唐凌被一只人纹黑斑蛛的蛛丝缠住,差点儿因此丢了命。

    但唐凌并不后悔,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为婆婆和妹妹换取最好的生活。

    看见熟悉的帐篷,唐凌心中涌动着些微激动与暖意。

    相依为命太久,离开三天都觉得甚是牵挂。

    就在唐凌快到自己帐篷时,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的窜出,一下子就扑入了唐凌的怀抱。

    那熟悉的干百叶草香气,唐凌几乎不加思索,就收紧了手臂。

    “哥哥。”软糯的声音略带一些委屈。

    唐凌轻轻抚摸怀中妹妹的头发,心中满是柔软,抱着她进了帐篷。

    帐篷中一片黑冷,直到唐凌点燃了油灯才发现中间的火塘并未生火,一块儿被啃了一半的营养块儿放在铺满了干百叶草的床边。

    营养块儿——最廉价的食物,由17号安全区提供,只需要很少的铁币就能换取。

    说是营养,事实上只能维持人不死罢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味道,吃起来味同嚼蜡。

    看来自己留在家里的食物少了一些,的确撑不过三天。

    想到这里,唐凌转身,摸了摸姗姗的小脸。

    姗姗一双可爱的大眼目不转睛的望着唐凌,唐凌一摸她,她便笑起来。

    仿佛只要哥哥回来了,一切就都好了。

    火塘生起了温暖的火堆,唐凌挂起了锅子,掰碎营养块儿,加入一些四级饮用水,煮了起来。

    不管生活如何艰难,唐凌必须保证婆婆和妹妹喝的,吃的少一些污染。

    家中藏着的一些物资,足以令聚居地很多人眼红,但那都是唐凌辛苦赚来的。

    姗姗盯着风干的黑齿鼠肉,悄悄的咽着口水。

    黑齿鼠肉不好吃,但在聚居地吃肉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它也是美味。

    姗姗丝毫没有因为哥哥这次只是带回了黑齿鼠肉而失望。

    她只是着急,哥哥为什么还不把肉撕碎了加入营养糊糊里。

    唐凌好笑的捏了捏妹妹的脸,几乎没有犹豫的,把藏在树干里的未污染的,应该是赤纹黑皮蛇的肉拿了出来,撕了好多放入糊糊里。

    姗姗欢呼了一声,她最喜欢喝加了肉的糊糊,这肉看起来比黑齿鼠的肉好吃多了。

    “婆婆呢?”唐凌拿衣袖为姗姗擦着脸,而姗姗一边盯着煮着肉糊的锅子,一边说着婆婆去拾荒了,还没有回来。

    唐凌心中一声叹息,正寻思间,帐篷的布帘动了,一个头发花白,有些佝偻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前。

    是婆婆。

    唐凌连忙站起身来走向了婆婆,借着帐篷内昏暗的油灯光,婆婆看见是唐凌后,眼中流露出激动,神情又是安心又是庆幸。

    三天了,唐凌总算是平安归来。

    自从儿子儿媳的发生意外后,每一次唐凌外出她都是提心吊胆。

    “婆婆,今天收获好吗?”在唐凌心中是万分不愿婆婆再去拾荒,但他还是微笑着,假装期待的询问道。

    困苦的生活,没人愿意没有一点儿价值,婆婆亦是如此。

    除非自己足够强大。

    面对唐凌的询问,婆婆说道:“今天平常,不过还是拾到三斤废铁。”

    说话间,婆婆放下了背上藤条编制的篓子,里面空空的,只有几截锈蚀的铁条。

    不值什么钱,顶多就只能换到两块营养块儿。

    事实上,按照聚居地的规矩,拾荒者都要上缴一定比例的收获给拾荒头儿,否则就连这微弱的收获都保不住。

    唐凌沉默着,婆婆则紧紧握住了唐凌的手,生怕唐凌消失一般,一切的温暖与关怀都尽在不言中。

    **

    唐凌的收获为这个贫困的家带来了一次难得的‘饕餮盛宴’。

    换做以往,能换来一斤无污染的肉食就已经是大收获了,毕竟生活还有别的需要。

    收拾好一切后,唐凌抱着吃饱后昏昏欲睡的姗姗,同婆婆一起坐在火塘边。

    婆婆絮絮叨叨的说着拾荒的事情,说着她对前文明的猜测与向往。

    前文明自然是存在的,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时代聚居地的人们没有学习的权力,自然也是无从知道的。

    但从它留下的种种‘遗迹’和物资,总是能判断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到底怎么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也是让人费解的。

    至少聚居地的人们是费解的。

    关于前文明,婆婆已经说过很多次,每一次唐凌都耐心的,带着微笑的倾听。

    可这一次唐凌有心事,一边听着,一边却有些恍惚不安的抚摸着姗姗的黑发。

    终于,他是下定了决心:“婆婆,明天...”

    婆婆愣住,唐凌的语气和神情让她微微有些不安。

    唐凌长呼了一口气,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对婆婆说道:“明天安全区开始招预备战士了。”

    婆婆的神色变了,手上原本在缝补着唐凌外出挂破的衣衫,都因为失神而落在了火塘。

    她忙不迭的去拣,却被衣服上的火星烫到。

    可是婆婆顾不得了,她一把抓住唐凌的手,紧张的问道:“你要去?”

    唐凌低头,拍灭了衣服上的火星,抬头却已经是决然的神色:“我要去。”

    婆婆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抓着唐凌的手则越发的用力。

    招收预备役战士听来是好事,事实上除了能进入第一,第二预备营的战士,其余的都是‘炮灰’般的存在。

    他们会在训练几个月后,就被匆忙的编入战士营,接下来的事情便是跟随紫月战士外出,或是拓荒,或是收集物资。

    一年内,能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做为代价,他们的家人能进入安全区生活,这也是聚居地的人们踊跃想要成为预备役战士的原因。

    但是,婆婆绝对不愿意用唐凌的生命来换取进入安全区生活的资格。

    她心中太过清楚,聚居地的少年是绝对没有机会进入第一,第二预备营的。

    没被选上,反倒在她心中是一件庆幸的事情。

    可唐凌会不被选上吗?别人或许不清楚,婆婆却是明白。这些年,唐凌对生活的支撑,已经说明了他的能力。

    他如果去,是一定会入选预备役战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