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十九章阉割猪仔
    程绪听到这里:“公子为何不招贤啊?凭借老爷的名声,只要公子开口也会有很多能人异士前来。”

    刘和捏了捏眉心说道:“这我就更不敢了,袁绍此人外宽内忌。一旦他发现身边有一个名声很大,想要成就一番势力的人?那么他就会警惕起来,指不定我这边刚招人,袁绍就会威胁我父亲。上奏朝廷说什么不臣之心,然后就是各种监管和管制。其实这样我也不怕,可那需要等我从长安回来,抢到了一定的钱和人。”

    袁绍会任由刘虞发展么,本来名声就很可怕。这一招手天下不知道多少人要投过来,那还不吓死袁绍了?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这道理袁绍不可能不知道,在初期自己凭什么和袁绍争锋?靠脸吗?

    程绪琢磨了一句外宽内忌,好半天才说道:“袁氏四世三公素有威名,应该……不至于吧?”刘虞怎么说也是一个三公,无论如何都不至于被这么轻易解决了吧?

    刘虞无奈叹口气:“他根本不需要动手,只要切断外界的使者,然后直接状告你想要谋逆,那你已经是百口莫言了。虽然说天下纷乱,但是本质上天子依旧是在长安的。他只要找了理由,直接杀了你又如何呢?”

    程绪想到幽州的地方,顿时一身冷汗:“幽州那个位置……”

    “是啊,幽州那个位置,公孙瓒本身与我父亲不对付。其次袁绍在稍稍阻拦,那么代郡这里我们也过不下去,说不得就要死在黑山军或者乱七八糟的盗贼手中。所以说我绝对不能天下招贤,也绝对不能这么做。”现在就是靠着刘虞卖清高,然后给自己争取时间。

    安排完事情一天的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到了晚间天色都黑了起来。刘和吃了点东西也开始写接下来的事情,比如说自己记得的重要事情。还有那些自己有可能得到的人才,以及某个地方有什么矿产。把自己知道的都写出来,用简体字来写……

    窗外的大雪纷纷落下,这一下真的是很多事情都不能做了。第一年就这么彷徨的过去了,有了一点点的小基础。伸出手接了一点雪花,刘和整个人突然就开心了许多。虽然时机不利,但是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自己就要去找黄巾军了。

    “还是先过年吧,辞旧迎新……”刘和回头写了几副对联,明日就贴出去。

    伸了个懒腰之后,钻入被窝里面刘和一天就过去了。大清早刘和早早就醒了,古代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趣了。刘和查看了一下土豆,千万不要焉了坏了,那自己恐怕要自责一辈子。从枕头旁边的套子里面拿出来,刘和惊奇的发现了上面居然有绿芽了。果然屋内的温度一直都有火炭,所以并没有很冷。

    土豆要小心的伺候着,旁边已经准备好了土盆。等土豆的发芽在多一点,刘和就准备切块然后种下去。稍微弄一点骨粉和尿素(这个东西如何弄大家都懂),只需要喷洒一下就可以了。等发芽长出来七八个之后,估摸着春季也就到来了。那个时候直接在外面种下去就可以了,然后交代一下就好了。

    看着自己的土豆,刘和放好了这个东西。至于古诗词大全,刘和翻了好久,除了缅怀这东西就目前而言没啥用。至于字典更是没用,不过上面有许多元素表,以及这些元素的产生有大概的说辞。这勉强也算是有用了,刘和叹了一口气把这两个东西藏在床的下面。至于最后的钢笔,刘和就更加的无奈了。

    放好了三个东西刘和走出了房间,外面已经白雪皑皑。一时间空气都干净起来了,但是城内的人依旧很忙碌。百姓们已经组织开始铲雪了,这里的水资源过于丰富,根本不需要储存雪作为开春浇地的水。

    “公子今日这么早啊?”刘和专门找了一个府上的厨娘做饭,原本是在刘府上现在也跟着来了。自从用习惯了铁锅,这个早饭似乎也有乐趣起来。刘和专门给他们开辟了一个小窗口,县令他们几个也可以过来吃个早饭什么的。

    包子里面是猪肉和萝卜的,沾上一点醋也算是无上的美味了。黄豆弄的豆浆配合上包子,吃了一上午都有力气做事。坐在桌边程绪刚吃第一个,在看旁边的鲜于辅已经解决两笼了?这让刘和有种错觉,自己给他们开设这个窗口,是不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这是喂猪来了?

    “公子末将吃好了,现在去训练士兵去了。”说完飞速的跑出去。

    刘和连忙说道:“站住……你这个头发邋遢胡子乱七八糟的,虽然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是人也要注重自己的形象。你以后好歹是带兵的,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一点。胡子稍稍屡屡,头发也搭理干净。你们是军人不是那蒜头兵,你这样子看着都让人觉得不靠谱。”

    鲜于辅伸手摸了一下,霎时间包子里面的猪油图了一脸。刘和顿时有点无奈:“赶紧走吧,回家让你婆娘给你搭理一下,丢人……”

    嘿嘿一笑鲜于辅就溜了,武将对这个东西真的不看重。但是刘和觉得,一个重要的精气神,对于军队而言本身就是战斗力的体现。如若都邋里邋遢那真的是将熊熊一窝了……

    程绪看到这里实在无奈的说道:“公子这就是个粗人……”

    刘和笑了笑说道:“粗人又怎么了,好好说教都可以的。既然决定用了自然要教会一些基本的道理。这人啊只要好好说,将来都会变得优秀。你看比起最初之前的他,现在不是已经好得多了?”天天晚上念军规,在犯错的时候,自己也会考虑一下或者下意识会注意。

    程绪却是突然说道:“公子等下阉割猪仔,那么多小猪今天要全部解决了。阉割这方面也有高人,前几天有一个老人就做了。伤口也就一厘米左右,然后一挤……”

    刘和突然觉得裤裆下面凉飕飕的:“这事……还是不看了吧?”后世的男人对于下面少点东西,可是格外的害怕呢。

    “咦?公子不是说阉割后的猪仔容易长肉么?这点还是挺重要的,那些止血的药粉都已经准备好了。”程绪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主要是真的如此长肉,那还不是使劲的养?一头牛一年产仔一个,养大需要很久很久。一头羊一年三胎左右,可是重量就差距很大了。但是猪一胎就很客观了,还能这么多产肉……

    刘和嘴角咧了一下说道:“那也行去看看吧。”猪仔的生命力可是很顽强的,只要伤口消毒给点药,基本上问题都不会太大。当然这个时代的杂粮很多,大规模养殖配合上大规模种植一点毛病都没有。其次蔚县哪怕是小冰河时期,这里的水资源依旧是丰富。不像是关中地区,哪里基本上都干涸了。大概在过一年左右,更是大规模的旱灾发生。

    说着两个人就走出了小食堂,萝卜馅的包子并不是好吃。主要是萝卜的口不搭,但是吃习惯还算是凑合了。刘和不喜欢吃萝卜,可这个时代没有的选择。回头大葱肉馅就好,可是程绪他们却吃的很香。一早上将近五笼全部没了……

    养猪场自然是在城外的,这是三个试验点的期中一个。刘和过来的时候这边已经在动手了,看着那些小猪仔嗷嗷的乱叫,想来一定是痛彻心扉。下面没有了之后,猪生也就剩下吃喝了。努力长肉也就不是梦了,这场面一时间多么的喜悦。那个老手艺人一看就是当过太监的,手中一把小弯刀多么的锋利。

    “咦?公子来了?哪一位可是宫中下来的人,这些年回到家乡独自在这里。前几天杀了一头猪仔摸索了一下,第二天就实验了一个。现在那头小猪已经活下来了,这不就招来做工了。”太监没有力气,出了宫之后的日子肯定是穷苦的。

    刘和点了点头,看着那老太监手起刀落,小猪仔就已经茫然的变了身份。一通嗷嗷乱叫之后,一个个就钻进了猪圈里面。然后开始对着那些猪食就是一顿吃,这个伤口一点问题都不大。只要两天时间就可以痊愈了,要知道猪的生长速度特别的快。

    看了一会儿就和不得不佩服这些老手艺人,这手段看的着实让人佩服。看了几眼赶紧溜了,怕不是以后做梦要是想到了,那真是太可怕了。走出猪圈这边,刘和看远处的大雪地,这里铁匠铺那边已经开始烧火了。

    蜂窝煤第一时间供给了这边,经过了水和之后燃烧率提高了不少。高高的青烟升起,哪里一片的号子声。这些铁匠吆喝着在干活,哪里仿佛充满了干劲。一时间刘和忍不住过去看了一眼,一群人在押着一个皮革的鼓风机。汉代是有水力鼓风机的,只是做工不够精细,但是勉强使用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