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十七章邀请
    刘和的心思很多,这些天接触下来程绪完全猜不透。前一秒还在说民生经济,下一秒可能就变成了吃喝。前一面还在讲军事打仗,可下一秒就变成了赚钱。总之心思很多,但是很多东西讲出来,程绪只能哑然不知道如何反驳?明明觉得不应该是这个理,可如果和公子讲道理,那还真的是自己傻了。总之目前只有自己被说服的多,并且还一直在被说服……

    “不急……在周围看看,告诉守夜士兵注意帐篷打开一个角,小心煤炭中毒就好了。对了明天就安排两件事,固定下来饭碗和住宿的问题。然后记得让他们都去洗澡,谁如果在脏兮兮的,那做工也不用去了。瘟疫永远是第一要素……这个问题绝对要避免。”空气中一股子酸味,这是他们身上的味道。

    这边看了一会儿,感觉没啥问题刘和才回去。程绪也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是寅时了,相当于后世的三点。对于他们这个阶段的人而言,熬夜是很难得。不过刘和明显没啥不习惯,三点在后世正是活跃的时候。

    回到了住处久久不能入睡,但是又懒得写东西,天色微亮才迷迷糊糊睡去。再次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刘和来到屋外士兵们立刻送来饭菜。一时间有点叹气,说好的软香小丫鬟,现在都是抠脚大汉。

    一碗稀粥下肚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没有注意屋外已经下雪了。悠悠的雪花飘下,天地间都为之安静下来。刘和站在窗边思索着,天气对于自己后面的几个房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无论是生产肥皂、高度白酒、以及火药都没有什么威胁。

    窗外明显有几个临时准备的澡堂,那里专门扩建的不停烧热水。足以让这么多人洗澡了,一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瘟疫刘和也怕的很,别还没有出征自己病死在瘟疫这里,那真的是说理都不知道找谁了。

    稍稍吃点东西,刘和就朝着屋外走去。披风赶紧带上,这才觉得好多了。电视剧害死人,这个时代是真的格外冷。哪怕是毛皮如果不贴身,寒风顺着各种缝隙吹过来。那种干冷仿佛刀割,突然刘和又想到赚钱的商机了。今后军团要行进,这个冻伤也是很大的问题。

    走出庭院来到了城内转转洗澡准备的屋子,肥皂自己也弄了出来。只可惜自己也就弄了几块,先试试能不能成。现在已经发下去了,也不知道这个效果如何。加入了一点点香料,也不知道能不能完美添加融入。

    毕竟用碱和猪油搅拌,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煮沸之后分离出来的甘油也储备起来了,这个东西可是非常的好。一方面可以擦拭一下冻疮干裂的地方,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炸药的储备。

    很多人已经洗完了,然后回到营地打扫卫生。按照刘和的要求,很多牌子都必须树立起立,比如说去厕所的路,比如说各种警示牌。这样后来人的话,应该就更加好的处理了。当然食堂现在是露天的,毕竟是冬季也没有办法。等过完冬季,一切在从新来好了。时间太紧迫,势力也太差这也是刘和目前能想到最优解的方式。

    站在这里没有一会儿,县令宋永宇正在这里视察工作。比起以前他这个县令,现在可谓之忙碌了许多。刘和对他可是每天都要工作汇报,这个汇报工作第一天他写了文章大概就是罗里吧嗦一切都在进行。

    但是刘和却回头给他写了一篇工作汇报该如何写,并且要求必须汇报工作,其它文采篇幅不准有。其后每天都要有一篇,按照刘和的样板对工作进行汇报。这也逼得他不得不每天都要出来视察,身为县令他虽然不需要干活,但是所有的工作流程工作进度都必须要知道。不得不说这么一弄,工作效率就上来了。

    上面有人检查,下面自然就保证质量。刘和询问起来,他基本上都知道,给压力的效果自然就出来了。如果像以前佛系日常,这活计什么时候都完不成。所以说刘和给压力,也不是没有道理。

    “公子这边的人已经安排完了,预计晚上吃饭之前全部都可以洗完。所有的被子已经发下去,过于肮脏的衣服也安排女人们进行清洗了。晚上肉汤炖菜,明天就可以开始按照之前的登记开始分配工作了。”宋永宇擦了一下汗水,他这个县令现在忙碌的让人汗颜。以前他从来没有这般如此过,可是面对小公子的垂问却不得不这么做。这边兵马人手都已经过来,敢说个不字怕是下一秒就人头落地了。

    刘和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流民之中有个女子唤做刘婉儿,还有那赵果和马飞。现在去通知一下,让流民之中的这几个人来见我。”

    肥皂的事情对于刘和而言,赶紧安排出去生产。其后白酒也需要有人帮助自己生产,这东西其实都没啥秘诀。但是刘和还是希望在初期保密,毕竟这些东西真的很简单。不过这也是一个纷乱的年代,谁要是偷了自己的东西。回头就是一套火药大餐……

    县令这边记下之后,刘和也离开了这里。一群人洗澡自己在这里凑合个什么劲?看了几眼之后,刘和转身离去。毕竟洗过澡的男人,还是要帮忙烧水干活的。第一天就在忙碌中度过了,城外的聚集地刘和也过去看了一眼。

    比起男人们女人们洗的慢多了,但是女人们洗完之后已经开始整理自己分的住宿。这里男女是分开的,看着她们拉线晒衣服。打扫整个营地,清理干草保证了这里不是那么乱。刘和带着人在外面看了几眼,拉过来一个士兵吩咐了几句……

    “去传令告知一下,士兵们不得靠近女宿这里,只能在外围巡逻。”古代的士兵有点任性,刘和也只能三令五申。等晚点见了那个识字的什么刘婉儿,安排一下工作再说。

    士兵们匆匆而去,刘和在转悠了一下男人的军营。这边就没有那么多讲究,因为都是男人所以打斗几率更高,这一点需要格外的注意。看了几眼这里就比女人那里乱的多了,刘和只觉得头疼。

    “传令下去横成列竖成排,别弄的这么乱糟糟看的人心烦。”刘和绝对不是强迫症,可也见不得这些拉的乱七八糟的绳索。

    这边看完了,鲜于辅也从远处赶了过来。等他走进一点,刘和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事情。这厮的脸居然白了许多,上面的皮肤清晰可见,不像之前那么粗犷了?

    试着问一句:“肥皂好用?”

    鲜于辅立刻就点头:“公子这个东西好用啊,末将早上试了试,这个脸感觉舒服的多了。”摸着自己的厚脸皮,鲜于辅表示好用。

    刘和嘴角抽搐了还没有说话,后面的程绪就走了过来:“说什么呢?这东西是给流民用的,本来是打算卖的。”用就用了可拿走一块是几个意思,程绪懒得和这种粗货计较。

    真的是无奈:“我是让拿下去实验一下效果如何,看起来应该是还不错的。这个东西还在生产阶段,子然你找个商会去试验一下。价格暂时定的贵一点,这里面我加入了一点香料,感觉应该还不错,推荐给一些贵族富裕人家,等以后产量大了起来,再说便宜点……”

    程绪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简单的多,这里的小商会的确是有几个。”

    刘和捏了捏眉心说道:“我想组织自己的商会,但是……我并没有什么人才,让我想想……”刘和想了许久之后,才继续说道:“待我信一封,你们找靠谱一点的商人,如果去到徐州可交给糜家糜竺。这信有两份,一份交给他们家的老大,另一份说明一下第一封的内容,然后交给他们家老二糜芳。”

    糜竺的历史评价非常之高,雍容大方敦厚文雅擅骑射。绝对的温文尔雅又不失君子之气,所以自己一封信恐怕难以说服他举家来投。但是糜芳这个人就没有那么完美了,在刘和看来糜芳更像是一个平庸的人。有点能力也有点过错,有忠义于刘备的一面,但是面对强敌也懂得审视适度。投降并不可耻,关羽身死反而怪罪于他人,难道不是关羽自己刚愎自用吗?

    所以说糜竺是正面邀请以君子之态,对于糜芳就是来吧跟随我,带你飞的那种态度。没有什么好坏什么人就什么话,简单直白明了。如若可以拿自然是好,如若不行那其实也无所谓。刘和需要去做这些事,但并非是非他们不可。

    程绪对于徐州糜家就知道的不多,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去办事。至于公子为何知道,想来就是在长安时候听到的吧?没有人觉得奇怪,这事暂时也就安排下去了。稍稍聊了几句,刘和带着两个人回去准备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