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十一章我欲瞎扯淡
    坐下的半天,刘和都在思考,田畴这个人该如何处理呢?说真的刘和的想法不多,跪求谋士的想法也基本没有。但是刘和觉得自己挺喜欢和古人瞎掰,毕竟用超前的三观、谋略、经验,让他们傻眼是很有意思的。所以说这是坐而瞎掰,算不得招募、真香定律对穿越者不现实的。毕竟几千年的经验和阅历,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

    结果就是饭桌上刘和一直在思考怎么说,田畴看着刘和皱眉在思考什么,不时的还漏出诡异的笑容。程绪眼皮直抖,仿佛看到了刘和之前对待自己的恶趣味。

    田畴看着诡异的两个人,气氛似乎有点尴尬:“公子……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刘和这才回神笑道:“不好意思,刚才想到有趣的事情了……”

    “有趣?公子不妨说来听听?”举杯敬酒。

    刘和笑了笑说道:“我在想……田治中你的想法是什么?是辅佐我父亲还是说?读书就是为了现在这个局面?”

    田畴有点傻眼,斟酌了一下说道:“主公待我有恩,身为臣子自然要辅佐。眼前这个局面是……”

    刘和没好气的说道:“来之前我久闻田治中乃是奇人,喜好读书善于击剑。想来也是不多数的人才,文能治世武能安天下。难道看不出来……我父亲现在的局面吗?”

    田畴皱了皱眉头:“主公名声在外乃是天下少有的名士,这天下除了陛下谁人敢对主公动手?这幽州的百姓们都不答应,哪怕是异族也都在老爷的约束下规规矩矩的。”

    刘和有点抓狂:“我是……真的服气啊。”

    心中默念不怪他们,这个时代名声本来就好用。不然刘大耳凭啥凭借一个名声,就能让刘辟等人直接投降,又如何能让刘表出城相迎?他们这么想没有错,刘虞你死的不冤枉了。

    “公子何出此言?”程绪也觉得没毛病啊。

    刘和突然无力的挥挥手:“没啥想说的,反正董卓死了然后天下大乱。陛下被贼人带来带去,然后有些人就喜欢挟天子以令诸侯。再然后老实的人就要倒霉,群雄并起这局面居然还不错?”

    刘和的话突然说出来,田畴猛地起身来到了门口直接拉上了门:“公子慎言……”这信息太多了吧?董卓其实已经挟天子了,无非就是换一个。

    田畴回来之后叹了一口气:“汉室势微天下共知,袁绍等人想要拥立主公,他们想的不也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主公不愿忠于汉室,可奈何天子年幼。幽州之地危机重重,可公孙瓒与袁绍虽然有心思,可他们也能保护一方平安。那乌桓、鲜卑等异族,也只有主公压的下去。可…”下面的话不用说,一旦天下进入诸侯时代,老爷的地位自然不安。

    “哦?感情你知道啊?告辞……”起身刘和就觉得没意思了,这天下聪明人太多了,自己就像个愣头青冲上来。你有梦想么?跟着我一起奋斗?感情自己是个瓜皮啊?

    程绪突然感觉出来了,少公子有大志。一时间程绪还有点惊喜,谁不喜欢自己投靠的人,有大志大能力,仿佛英豪一般逐鹿中原?不然那颍川荀氏、各大大家族至于奔走四方吗?看来公子看的很清楚,所以才来代郡吗?

    田畴这个时候却拦下了刘和:“公子这话不可言,如若被外人知道恐怕老爷有损名声,公子也会不稳……”

    刘和挥挥手说道:“因为知晓你是个奇人,所以才与你商谈。另一方面我晓得你是有原则的人,更是忠于汉室我才会说这么多。这天下乱作一团,如果不做点什么,不说百姓光是汉室就没了。”

    大汉四百余年深入人心,这种深入是后世没办法了解的。所以说汉室没了,这话对于他们触动是很大。但是刘和其实就说说,自己是没啥感觉得。对于刘和而言自己在意的是汉风是这个时代的气节、原则、而不是什么汉室之类的。

    田畴有点尴尬,这帽子一个接着一个带的有点难受:“那少公子是准备如何做?”田畴发现自己有点看不懂刘和了,难不成这位真的有大志向?

    刘和没好气的说道:“我能怎么做,肯定是召集一定的人马,然后准备一条财路。稳定把流民安置妥当,作为将来使用。王司徒已经准备动手了,时间已经非常非常少了。所以说……趁着时间赶紧招收流民,这一路流民路过还望田治中帮衬一下。”

    “公子放心即可,这些事不会有问题的。”田畴心里有触动,公子是做大事的人啊。只可惜刘虞却不是,因为刘虞没有野心。无奈自己想要做事,可又希望主公是刘虞这样一个好人。好人是他择人的第一标准,但是刘虞没有什么心思,这也让他现在有能力做不了事。如果说小公子……且等以后看看吧。

    刘和觉得没戏了,这些个文人一个个矜持的像个娘们,不对简直比娘们都坚持。要知道自己在这个时代,这个身份妥妥的出身高贵。既然苗头都没有,我吃完饭就告辞了。

    “吃饭……”闷头想着自己的事,辣椒和土豆自己也带过来了。只是冬天这个季节不太合适,不过在屋内如果发芽了也可以在屋内种植一下。后世华夏北方有非常多的磷矿,不说遍地都是,但是也非常多了。如果有磷矿的话,那么粮食就可以保证了。

    一顿饭吃的挺无趣的,刘和吃过饭队伍今天就在这里过夜了。刘和带着程绪查看了一下流民的队伍,几天的赶路刘和还以为他们已经不行了。可看了一下,这些人精气神还挺高的?一个个算是非常的健康,没有后世的劳累。当然这一路走来,粮食消耗也挺多的。毕竟刘和是给足了吃,有了体力才可以走的更快。

    王将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公子这边已经全部安置下去了,流民也刚吃过饭歇息了。按照这个速度十多天应该就可以到地方了……”

    刘和点了点头在附近转悠了一下,没啥意思就是习惯性的看看古人是怎么安营扎寨的。因为是在城外,只是搭建了帐篷给流民们歇息。至于军中的情况刘和已经三令五申,士兵绝对不准骚扰流民,更不准对女性有什么动手的事情。

    “王将啊,等回去了你们就招募新的士兵,最好是会骑马的。”这些士兵需要训练,刘和一时间没有什么人手。想要给士兵严肃起来,还是要有好的待遇才行。至于军队的规矩,暂时用后世的部分规则,然后在一点点改变。

    第二天刘和就告辞了田畴,这人不好用等以后再说。队伍再次行进了,距离蔚县也快了许多。刘和直接脱离了队伍,两天的时间就到了蔚县。这个时候鲜于辅已经在这里待命了,至于鲜于银没有回来,暂时还不能跟随自己。

    这边蓟县的情况很好,首先这里有很多废弃的房子,毕竟之前有过征兵的情况,再次这里的资源其实挺多的。鲜于辅来到这里之后,马场的情况很不容乐观。一眼看过去,似乎只有数百匹马。

    “公子马场只有数百匹马,加上招收了一下骑兵,勉强也有一千之数。不过新的马匹已经装备了马镫,比起寻常我们的战斗力提高了不少。”说道这个马镫鲜于辅表示很舒服,这几天在这里跑得很舒服。想到接下来,可能跟着刘和去建功立业,这个心思就更加舒服了。

    刘和表示很高兴:“不错,我还以为一匹马都没有呢。对了我听说这里异族不少……不知道羊毛这些东西能不能收来?”

    程绪下马说道:“公子那羊毛有啥用?羊毛油泽偏多味道还大,如果是完整的皮毛到时还不错,可羊毛这个东西并没什么用。”

    刘和点头说道:“别管按照一文钱二斤收吧,有多少要多少来收购,收回来堆积起来等过完年在处理。另外猪这个东西找到了多少?”

    “蓟县这里只有两家屠户,不过百姓们都有养猪。目前找到了一百多头,猪油也找到了不少,已经有百多斤。”这点已经收的差不多了,这可不是熬肉出来的猪油,而是猪身上的肥膘。这个东西在古代可是非常受欢迎的,这可不是现代没什么人要。

    刘和点了点头说道:“鲜于骑都尉你有没有想过养猪有一天有很多财富呢?”

    鲜于辅有点傻眼?自己难不成要去养猪?这不合适:“公子……这末将也不会啊。”

    刘和轻笑:“我有一种办法,让猪可以长的很胖很快,并且肉不会腥臊。一头猪四五百斤,可是值很多钱。你办理一个养猪场,然后一个规模一千头,就是数十万百万的钱财。然后猪油可以全部卖给本公子,你算算一个养殖场就是数百万钱。然后你办个四五个,你们鲜于氏以后还缺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