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九章准备代郡之行
    并州的局势可谓是最复杂的,基本可以和汝南的有一拼。黑山军、白波军、还有上党郡的杨奉,在往西边还有不时想秀一下存在感的南匈奴于夫罗。整个并州乱七八糟的一团粥,哪怕是袁绍后来的所谓占据了并州,也并非完全掌控了并州。最多也就是到了雁门一代,南匈奴的问题一直到曹操时代才有所收敛。这种说的好好地盟友,转身在去抢劫百姓,呵呵……走跟我种地去。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刘和也没干啥大事,就是专门制作了大量的马镫。这个东西是真的好使,哪怕是王将这种不入流的武将,踩上去居然也有了潘凤的气势。有了马镫之后,这个感觉就不一样的多了。

    “铁匠居然这么少的吗?”刘和有点牙疼,说好的不是高贵职业,可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就五个吧?这么点人自己还不急死,土炮什么的不用考虑,这个基本没有戏了。

    程绪更是无奈的说道:“公子这已经很不错了,其余的还有木匠、刷漆之类的,他们其实多少也会一点。”

    刘和磨了下牙,真的是大失所望。自己可是工业学科的学生,不说弄点唬人的玩意,弄点马蹄铁都这么难吗?算了算了是自己给自己加戏了,本来就不指望有多少人才,有这么几个也算是值得了。

    “带个铁匠过来吧,对了还有那个木匠……这些人安排明天跟我一起去代郡,这边的事情你也安排一下,然后一起去代郡吧。”短时间刘和没有可以依靠的人,那么就用这个传说中的倒霉蛋吧。

    程绪这几天跟着刘和也算是发现了,这位公子做事似乎有点细。基本上只要布置的任务,每天都会询问一番,其次对于工匠的关注似乎格外的重。当然让人感动的事,果然公子继承了老爷的仁慈,三番五次强调对待流民要好一点,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斗殴的情况。

    站在城内的铁匠铺,这也算是登记造册的铁匠了。刘和已经给这个老头尽力说明了马蹄跌,可是总感觉,他理解起来那么难呢?更何况自己画的还是立体图形,这东西是个人都应该明白吧?做上几个模子,然后直接就可以打造出来,完全不需要脑子。

    “公子老铁匠年岁大了吧?”程绪也有点郁闷,说真的他都看懂了。可是这老头打了一辈子铁,在做刀上真的是有一把好手。可其它方面简直蠢到死……

    刘和有点抓狂:“陌刀这么厉害的东西都能理解,这个马蹄铁怎么就不懂啊?”气的刘和有点抓狂,可对方是一个老铁匠刘和真的是难以对他发脾气。

    这话让人没办法接,有时候不懂就是不懂。收起了两张图纸,陌刀这个东西到时可以打造一下。不过这个东西刘和并不在意,最在意的自然是马蹄跌啊。陌刀的确很厉害,可如果没有长枪手拦下骑兵,陌刀根本就上不去。其次轻骑兵的收割能力,在冷兵器时代更是夸张。

    过了一会儿赵果和马飞过来了,两个人在军营里面收拾东西,可转瞬之间就被士兵们带走了。一时间有点忐忑不安,但是随行的士兵告诉他们这是好事。来到这里就看到远处刘和叹气收走图纸,一边的另一位官员,很是无奈的在苦笑。

    “公子……人带来了。”士兵看着气氛不好,声音都不敢大了。

    刘和回头看着赵果,手关节粗大手上更是有老茧。虽然人瘦了一点,但是看得出来身子还是蛮高大的。这要是吃的壮一点,的确是有打铁的资格。

    拿出马蹄铁的图纸:“这个东西……你看看会不?”这东西真的没难度,有模具的话很容易就做出来。只需要弄一锅铁水,然后就可以制作出来。

    赵果看了好一会儿,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弄好的铁炉子:“这个不难要是有合适的磨具,一天就能产出百十个。关键需要铁料和煤饼用来燃烧……”

    刘和霎时间大喜,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那你在这里先打几副看看,如果做得好回去给你个管事。月钱自然不需要担心……”

    赵果愣了一下连忙行礼说道:“大人小的明白……”回头对着一边的马飞说道:“来搭把手,你来烧火我去赶做磨具。”

    两个人看着应该是经常搭伙做生意,一个开始烧火扇风。另外一个开始在一边的模具改变,毕竟马蹄跌就是很小的一个东西。更何况还有三维图,赵果看了几眼就基本明白了。这里的铁更多的是矿渣,所以在屋内的炉子里面很容易就化开了。这个铁弄好了估计还要捶打,毕竟这个融化太低了。

    不过就这么一小块,稍稍捶打一下就应该过关了。刘和就在一边无聊的等待着,这个时候的袁绍应该也在发愤图强吧?四世三公好大的名头,各种妖孽纷纷前去,看过笑脸的袁绍纷纷逃走。记载中袁绍其实挺帅气的,最起码比袁术帅……

    打了个哈欠刘和看着赵果一点点的倒入铁水,小小的马蹄跌似乎要成型了。程绪在一边一直细细的看着,不明白这个东西的作用在于何处?主要是公子一直不开口,程绪就只能很急。感觉前辈子的急切,现在都花在了这里。

    “公子这个东西……”程绪琢磨了半天,终于是好奇心过盛了。尤其是看着刘和那种,你快问我啊,你问我我就告诉你,你不问我就是不说的样子……怎么就没有老爷的淳朴呢?

    这人这么能忍,刘和起身说道:“骑兵战争的损坏率你可知道有多少?一场骑兵的交锋,怎么说战马的损坏也要在三四层以上,甚至大型战役会更多。主要是马蹄的保护,其次长途行军石头也容易硌了马脚。这个东西穿在马蹄上面……你觉得长途行军,基本不会有马匹受伤,这样一来骑兵才是真的来无影去无踪。偷袭、截断、耍赖的完美兵种……”

    程绪整个人有点凌乱:“那个公子……偷袭和截断下官还能理解,可是耍赖是几个意思啊?”骑兵可以耍赖吗?对不起是我见识短了。

    刘和摸了摸下巴说道:“难道骑兵不是最赖的兵种吗?你步兵行军我就在远处偷袭你看着你们,你说慌不慌布阵不布阵?等你布阵好了,人家拿出水袋拿出饼子吃几口,转身回去歇息了。你说气不气?你这边刚准备收拾回去,人家歇息的差不多了,转身又回来了?说不好听一千骑兵,耍赖一点十万大军能累死。”

    程绪看着刘和,好半天才合上嘴:“意思是……骑兵可以这样?难道不是一鼓作气冲锋杀敌突破中军,斩杀敌方主将吗?亦或者和对方骑兵血拼?”

    刘和仿佛有点无语:“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给你斩杀,万军从中斩敌方上将这事基本是在搞笑。骑兵么就应该发挥特长,打仗也不可能一次性就打疼别人。所以就要让别人记住你,一旦和你交战……那就是痛不欲生。”

    程绪感觉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说起来汉朝的文武还没有那么细分。文臣可以治理地方,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提马上阵。他们并非是完全不懂战争,多多少少这些人都明白一下。想到如果和这种装备了鞋子的骑兵交锋,并且如果按照公子的说法这么玩……告辞。

    “公子的兵法……是在长安学的吗?”程绪突然觉得小公子有点陌生,可似乎又觉得挺近的。更多的感觉是……你怎么这么皮?

    刘和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不你错了,这并不是兵法,只是单纯的打不过。要是我有上百万军队,我就直接碾压过去了,还说这么多干嘛?所以说……其实是我穷。”

    穷……程绪有点茫然,跟在了刘和身后,总觉得今天自己大开眼界了。兵法不是诡道么,怎么到了这里就感觉奇了个怪呢?就仿佛突然变得简单起来了,自己学的那些东西……是不是没有长安的好啊,程绪觉得自己学的东西是个假货。

    接过这个马蹄跌刘和反复看了好几遍,还需要有钉子才可以。不过这个东西也勉强凑合了,硬度也足够应付了。目前只打出来了一个,这个磨具稍微大了一点。不过自己需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回头对照马蹄做一些模具就可以了。

    “很好,非常好,每个人赏钱一千。传令下去告诉流民,凡是能做出一定贡献的人都有赏赐。等去了代郡之后,你…”一时间想不起名字了,赵果连忙说道:“大人草民唤做赵果。”

    “咳咳,赵果是吧,回去之后炼铁本公子会组成一个千人的队伍,你要带好队伍并且月钱提到一千。这个模具有点大了,不过去了代郡之后你对比马蹄在制作好模具。现在回去准备,明日准备跟随本公子起航。”刘和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左右就是赏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程绪恍恍惚惚回到了校场,刘和这边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马车什么的也准备了很多,这一次算是大迁移了。说起来刘和准备了不少的咸菜,在这个时代咸菜的确是有钱人的象征。毕竟盐这个东西很贵,回头在蔚县找到一些岩盐,自己就开始疯狂的卖。回头能占据海边,就让那些豪门大家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