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八章一处人家
    马镫的作用很明显,更容易借力更容易平衡,这对于武将的发挥有着明显的提升。尽管看得出来绳子很简单,但是鲜于辅已经可以借力了。绳子非常的结实,如果换成马镫那就不一样了。鲜于辅在傻也知道,这个东西对于辅助自己打斗有着难言的好处。溜了一圈就跑了回来,这东西如果做的好一点……

    “公子这个东西……”鲜于辅词穷了,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刘和点点头说道:“下面用木块,然后用皮革挡住马的肚子。那个时候你踩起来也舒服,战斗的时候随便挥舞武器也可以借力,总之你现在可以马上改造一下。”

    鲜于辅立刻点头起来:“公子这个东西好用,比夹着马腹好借力。身子也不用担心会滑下去,只要固定在马鞍上面,打仗起来我们的士兵更容易冲锋……”

    刘和点点头说道:“这还是第一次改革,等去了蔚县之后,还会有第二次改革。另外我偷偷的告诉你……”说着刘和走进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回去把所有骑兵都装上马镫,然后……过完年随本公子建功立业可好?”

    这话一出口,鲜于辅顿时瞪大了眼睛,激动地有点像表达什么。刘和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说那么多,回去做好事,然后磨炼自己的技巧。别上阵第一回合就被人给斩杀了,那就没意思了。”

    这可是东汉末年啊,是一个武将想要建功立业,文臣想要挥斥方遒的时代。鲜于辅也是武将,其后更是帮助刘虞报仇,而后又跟随着曹操镇守北方。最终成就也算是喜人,没有离开北方也有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如果跟随刘和,那会得到的更多……

    鲜于辅立刻行礼说道:“公子末将一定会做好事……”随后聊了两句他立刻回去点兵了,在他看来这可能是刘虞的意思。毕竟子承父业,在这个时代儿子和父亲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

    看着他激动地离去,程绪心里像是小猫在挠,刚才刘和、和他说了啥他就这么兴奋呢?一时间程绪脑海疯狂的幻想,看着远处的鲜于辅突然感觉到,对方的步伐似乎格外的稳定。仿佛对未来充满了自信……

    刘和也没敢说太多,说话留一线也是好事。这边的事情也开始进行了,这么一看越来越多的流民汇聚过来了,青州的黄巾军还在肆虐,大量的百姓还在远道而来。有一个名声在外的父亲,有时候也有一点好处。远处一群拖家带口的人也开始出现了,看得出来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这一群应该是一个村子的人,男人少了一点估计被抓去当壮丁了。女人多一点,背着衣服和仅有的财富,手里还牵着茫然的孩子。他们的眼神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喜悦,仿佛突然之间生活就有了希望?他们跑这么远就是相信刘虞,相信这个汉室宗亲的口碑。

    “婉儿姐,好像男女要分开排队?”李月儿拉着一边的李婉儿,两个女人相互扶持着。她们本来就是近邻,逃难也算是全村都出来了。

    赵果看了一眼前面的人说道:“月儿你和婉儿姐去那边排队,我和马飞兄弟去这边。我们都是手艺人,按照榜单上的意思,我们月钱有五、六百文呢。”赵果是李月儿的男人,是一个实打实的铁匠。至于马飞则是同村的一个汉子,祖辈是木匠出身。为人虽然木讷了一点,但是手艺还是继承了父业。

    李月儿点头说道:“夫君你们那边人少要快一点……”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她们是流民,本能的还是依靠男人。随着队伍的前进,李月儿也看到了前面的大人物。那是一个少年,身边还站着一个挺吓人的壮汉。

    李婉儿在前面,轮到她的时候女人有点紧张:“我……我叫李婉儿,我会织布很快的,我也认字……”她的男人被抓壮丁了,估摸着已经死了。现在逃到这里,女人急需一个稳定的局面。

    那文士点头记录了:“很好下一个……”

    李婉儿还想说什么,后面的人就已经过来了。这让她叹了一口气,可是这边立刻就有士兵喊道:“你们俩有手艺的这边来,登记好了就过来,是要粮食还是要钱。要粮食的话就去前面的马车那里会有人给你们称,要是要钱的话就去另一侧的马车。”

    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想,直接就朝着粮食而去。这可是乱世要钱有什么用,黄橙橙的粟米才是真的。一个人两石多的粟米,这一石可是二十公斤左右。两石多就是将近五十公斤,可是两个女人生生的拖到了一边。原本麻木的脸色,此刻再辛苦也充满了笑颜。作为一个后世人,刘和根本不理解饿死是怎么一个感觉。是胃部火烧火燎,整个人看到吃的就眼红的样子,还是已经只剩下填饱肚子的感觉?

    两个女人死死的守在粮食旁边,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表现得有点紧张,远处的男人们却是一个人带着钱财一个人带着粮食过来了。两个男人明显分了一下,为的自然是接下来去代郡能置办一点东西。突然得到了这么多粮食,他们一伙人显得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夫君接下来我们要去代郡,这么多粮食咋办啊?”李月儿有点头疼了,刚才兴奋劲过后,她们才发现整个人都是懵圈的。百多公斤的粮食,这要是抗到代郡岂不是累死了?

    马飞指着原处的告示说道:“上面不是说了,三日后第一批前去代郡的人,自然有官府来进行安排。这些粮食到时候可以有官府帮着带去,一路上还有士兵保护,等去了还会安置住处和活计。”在榜单处就有一个士人,在那不停的念叨着。

    “这三天要去城外的校场,粮食可以寄存在官府哪里,官府会发进行登记。”站在哪里的文士简直要累死了,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也读了很多遍。可是更多的人还在过来询问。好在是旁边有人轮换,之前的人也在旁边帮着说。

    这一看众人心情都放松了下来,只要有地方安置就好了。外面的校场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毕竟走了两千步兵和五百骑兵,也算是可以安置不少人了。初期流民在这里已经汇聚了很多,三天足以带着蓟县大部分的流民。甚至还会有人在不断赶来,其后就看情况送过去了。

    军营已经打扫过了,空旷了许多作为临时的运转。刘和派人过来维持一下秩序,虽然都是流民,但是也要预防出现什么问题。三天后刘和也要出发了,人数似乎超出了刘和的预料之外,毕竟这可是真的给钱。

    一群人跟随着来到了校场,这里果然布置了施粥的地方。看着那一口口大锅已经燃烧了起来,里面的粟米已经开始散发香味了。这边只有登记过后的人才可以过来领一下粥,至于他们的东西却是直接登记在这里。等去到代郡之后,刘和自然会还给他们。

    一路从青州逃过来,他们这个小团队总算是安歇了。第一次有了心安的感觉,尽管军营之内男女分开,但是外面有了值班的士兵这就是安全感。其次这里有了火炭,晚上也算是凑合着过了。

    代郡很多人都在打听,从这里过去要多久,那里生活怎么样之类的。他们其实很迷茫的,不过看看远处堆积的粮食,还有藏在赵果怀里的钱财,似乎就有那种魔力,可以让人迅速安定下来。官府说出来的话,真的就做出来的事,极大的让他们安心了。一时间关于刘虞的好名声,简直让这里的百姓们吃了一记安心丸。

    浓粥里面加了盐和菜叶,虽然不伦不类,但是却真的能让人吃饱有力气。一时间军营里面都是蹲在一起的流民,抱着个碗随便找个树枝就开始扒拉了。不远处的刘和就这么看着,说不出来是啥感觉。

    人其实都有心软的一面,很多人说着自己多么无情,可是看到苦难的时候还是会同情会心软。刘和此刻就是这个感觉,说起来有点可笑,只是一点粮食就收买了这么多人吗?可在东汉末年这个时期,真的就是一点粮食就能收服数之不尽的百姓们。或许自己收不到妖孽的谋士武将,但是人心即天意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呢?

    一天的忙碌,登记了大概有五千多人。流民的数量远超刘和的想象,最关键的是能跑出来的基本都是青壮力。哪怕是老人也都在四十多岁,依旧是有一把子力气。这在刘和看来都是劳动力,只要不是七老八十,基本上到了自己手里都能干活。

    随着第一天的结束,仅仅是蓟县内的流民基本被肃清了。整个城内仿佛突然清净了许多,接下来就是为了前去代郡的事情了。马镫和马蹄铁要跟进提升日程。对了火药也要开始试验了,如果不拿点大杀器,自己凭什么得到并州呢?时间虽然紧迫,但是刘和已经有了良好的规划,只要计划顺利那么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代郡距离黑山军还有段距离,但是黑山军并没有前来骚扰的意思,大概代郡太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