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第六章招募
    公孙瓒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人家能打啊。前期更是屡屡顺风,后期袁绍崛起才逐渐式微。可是打一个刘虞,那真的不要太简单了。十万大军去抓公孙瓒,因为害怕破坏百姓的房子,畏手畏脚被人直冲中军擒王,这种骚操作古往今来堪比王朗。刘和看过后世的评价,一个神奇的人……

    作为第一个被淘汰的汉室宗亲,刘虞也不容易了,第一个吃螃蟹吃的这么新奇也难为了。公孙瓒此刻大势已成,更有刘备和赵云相助。在曹操没有攻打徐州之前,自己攻打公孙瓒基本就是找死。还不如说等一等,袁绍自己就会去找公孙瓒的麻烦。

    “父亲那公孙瓒如若有异心,父亲当如何处置?”刘和斟酌了一下,却是问了出来。

    刘虞皱眉说道:“那公孙瓒早有异心,奈何最近和袁绍交战。”说完走了两步突然说道:“的确那公孙瓒不是好东西,为父到是可以趁机联合袁绍解决那公孙瓒。”公孙瓒一直在屠杀异族,这是对他的执政方针的蔑视。对于治下的百姓更是多有欺辱,这点简直就没有把他三公之一的刘虞放在眼中。

    刘和听到这里,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自己的父亲也不是太蠢,公孙瓒敢杀刘虞,但是袁绍绝对不敢。如果刘虞配合袁绍主动出击,袁绍出人出力,刘虞配合一下出师有名就可以了。那公孙瓒现在是很强,可大义压下结局就不一样了。

    当然这么做不是没有代价,那袁绍肯定会留心起来。不过袁绍也是四世三公的家庭出身,他断然不会主动去截杀刘虞什么的。父子一番交谈之后,刘和的内心是失望的。果然不是什么人都有野心,这放在任何一个盛世朝代其实都没有错,问题在于这可是三国啊。五千多万人口愣是打的剩余八百万到一千万左右,刘和不认为自己缩缩头就能活下去。

    事关自己的小命刘和不得不谨慎,更何况来到了三国如果不能有一番作为,那三国战略的时候还攻克天下干嘛?紧了紧拳头刘和还是要稳住自己,一定要好好发育,这可没有机会给自己浪。

    “父亲儿进城的时候,发现城外流民居多,这些流民父亲可有良策?”

    刘虞走了两步说道:“这些流民都是慕名而来,青州受到那黄巾贼寇的肆虐,百姓们流离失所。目前为止流民偏多,为父只能暂且施粥稳定一下。”

    刘和心中一喜:“父亲这些流民如果有粮食的话,不如交给儿来安置。”幽州其实是个好地方,至于下一步刘和的目的地就在于代郡。哪里可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首先水资源充足不然也不能是养马之地。其次矿产资源,在后世哪里是一百个重点产煤县之一,更是有少量的金、铁、石棉,这里的少量是相对后世的产量而言。

    如果刘和有一批人,只要全部安置在那里,先开采煤矿发家致富。其后有了石棉就可以炼钢,再次养马制作马蹄跌都是非常的关键。对于吕布这种武将,马镫和马蹄铁的出现,绝对可以提高两三层的战斗力。对于整个骑兵,那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个骑兵还没有达到巅峰的时代,这两件东西出现杀伤力可想而知。可是刘和没有人,所以一切事物做起来就非常难了。流民这个群体很不错,只要给口饭给块地一切都好说。在这个时代的民风相对淳朴,更何况自己还是官……

    “安置?粮食到是有一些?吾儿有何办法?”刘虞有点好奇了,流民可是头等的问题。如果不管放任自由,迟早会成为隐患。可如果安置这就是个无底洞,短时间这个东西很麻烦。

    “父亲,儿准备前去代郡寻一批马匹,同时安置所有流民。只要有流民都可以送过来,儿保证妥善安置。”刘和斟酌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自己的计划。

    刘虞点了点头说道:“可……明日让子然(程绪找不到字只能自己写了)协助与你,快要过年了此事要妥善安置。”

    其后两个人闲聊一番,刘和也回去歇息了。刘虞回到了房内却是有了一番感慨,儿子真的是长大了。最关键是回来知道做事了,不过兵马之事刘虞还是不喜让刘和掺和。可王允的事情如果真的成了那可是勤王的天大功劳。

    回到了屋内舒氏也上前:“老爷文轩可是歇息去了?”

    刘虞点了点头感慨说道:“动乱将至长安真是风云变幻……文轩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舒氏稍稍惊讶说道:“老爷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虞轻笑道:“自然是不会的,长安虽然乱但是老夫尚在,其次文轩可是有自己的想法。”内心而言刘虞还是忠于汉室的,在袁绍等人想要拥立他为皇帝,他断然拒绝了。这个事情好坏掺半,后来拥立他为尚书事也被拒绝了。这就有点意思了……

    夫妻两人说着悄悄话,刘和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距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自己还需要一个月带领一批人赶到代郡。这路段还算是凑合,等下雪就难走了。其次过年这段时间,自己要把工作流程定下来。

    想到深处一时间难以睡下,三国知识自己大概知道很多。所以时间这个问题很关键,目前自己已经处于一个抢不到人的局面,那如果在失去先机,那么只能去投靠曹老大了。这就很憋屈了,与其投靠曹老大还不如去找自己的好伙伴看门狗……刘璋。

    油灯点上拿着毛笔开始书写,因为刘和的记忆自己会写这个时代的字。一开始写几个挺好玩,可写着写着就感觉自己写得是嘛玩意?总感觉自己在写错别字,后来干脆就换成简单地简体字。着实被自己的鬼画符给恶心到了,尽管认识可错觉之下还是不习惯。

    “哎……”一声叹息已经是深夜,乱世命贱如草。这一路流民已经说明了问题,刘和不想做流民,更不想被那几个历史名人当做垫脚石。自己带来的东西基本属于没用,最起码一两年内是没用的。

    次日清晨刘和早早就起来了,活活是被冻醒的。这种被子布料的确是好,可关键在于贴肉的时候很舒服。但是稍稍离开,那把人凉死。夏天穿这种衣服舒服,冬天就真的难受了。

    起身活动一下这才觉得好多了,拿着木棍沾了一点盐开始在最里面鼓捣起来。这种盐一看就是岩盐,杂质太多嘴里不时有奇怪的味道在蔓延。看来精盐也是一门生意,不知不觉中刘和脑海中已经有了很多想法。

    起身刚来到大厅,就有一文士在门口等待了。看到刘和过来,那人连忙行礼:“程绪见过刘侍中……”侍中这个身份其实挺高,但是在挺高人眼中就很低。说是皇帝的马仔不为过,虽有官级却并无实权。尤其是在汉献帝时期……

    刘和拜拜手说道:“程大人客气了,唤我公子即可官职不必在意。这些时日有诸多事情要麻烦大人,还望大人用心教我。”

    程绪连忙说道:“公子客气了……”

    说话功功夫刘和就稍稍问道:“父亲给了多少钱多少粮食?”

    程绪立刻说道:“主公拨下钱二十万、粮五万担,士兵二千人骑兵五百。”

    哎呦喂这比想象中的差一点,刘虞家里应该很有钱。看看家里人的穿着就知道,所谓的清高只是个人喜好,但是并不影响富裕的生活。二十万钱看似不少,但是换成汉朝的物价。一石粮食大概是二百钱,随着购买的越多肯定会涨价,也就是一千石左右。这么看来就真的不多了,不过应付四个月也差不多了。四个月时间自己要是赚不到钱,自己就先一头去撞死算了。

    稍稍思绪之后,刘和立刻说道:“留下十万钱其余全部换成粮食,另外准备去城外以及周边四郡招收灾民。立下四个台子,三个给男人只要有一技之长的全部登记,然后三十天四百钱。其后没有一技之长的男人,按照每月三百钱。最后一个台子招收女人,会纺织的按照每月四百钱,不会纺织的女人有一技之长的同样价格,什么都不会的按照每月二百钱给。对了……全部可以折换粮食。”

    程绪有点傻眼了,这个工钱给的也太高了吧?要知道一个地方的佐史官员,一个月也就八石。这可是有品级的官员,流民有一技之长的就可以四百钱?这可是两石的粮食,这已经不是高低的问题了。

    “那个……公子这会不会有点太多了吧?”这传出去怕不是真的成散财童子了吧?

    刘和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那会打铁的一个月给五百钱,会养马的给六百钱。总之只要有一技之长的,当场就给钱。其后全部送到代郡……”

    程绪有点头疼,这位公子也太会花钱了吧?主公有名号在外流传清高,的确是有仁义之名,可也不至于散财吧?可是这位倒好,快要直接给钱了。